2009-11-19
道学导论外篇序/柯小刚
TAG:柯小刚 岳麓门 道学

这里只需补充说明一下,道学导论为什么要从外篇开始,以及道学导论外篇的结构。


发表于13:15:54 | 阅读全文 | 评论 (6)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2009-11-19
道学导论外篇内容提要/柯小刚
TAG:柯小刚 岳麓门 道学

道学之导入的四条道路


发表于13:10:59 | 阅读全文 | 评论 (4)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2007-06-12
《道学導论》讲稿之一:“道学導论”的语-文处境和它的任务/柯小刚
TAG: 柯小刚 道学 岳麓门

这是对拙著《道学導论》(列入“茎典书写丛书”出版计划)的一个比较口语化的讲解,希望这个口说的讲解成为那本书写之作的必要补充。

发表于22:32:22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2007-06-12
海德格尔《艺术作品的本源》疏解第18、19节/柯小刚
TAG:岳麓门 柯小刚 海德格尔 道学

    但“阻断了作品之作品存在的通路”的,除了“惯常的物概念”之外,还有惯常的艺术家概念,或者更一般地来说,惯常的人之概念——在现代主要是从主体方面而来得到规定的人之概念。

发表于22:21:22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2007-04-22
道路与世界:海德格尔《艺术作品的本源》疏解之第二部分/柯小刚
TAG:柯小刚 海德格尔 岳麓门 道学

为回答philopan课上提问而作。

发表于17:23:44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2007-01-21
精神、存在与道路:海德格尔的《精神现象学》解读[导论部分] / 柯小刚
TAG:柯小刚 道学 西方哲学

孔子2558年(2007年)是黑格尔《精神现象学》发表200周年。在这个纪念的时节阅读海德格尔对这本书的解读有着特别的意义。这个意义的特别之处还主要不在于“200周年”这个数字,而在于“精神现象学”这个书名及其“发表”。因为正是200年前这本书的发表所带来的书名的改变——简言之,从“意识经验的科学”到“精神现象学”——,启发海德格尔找到了一条解读这本书的隐秘道路。从上世纪30年代到50年代,海德格尔先后尝试的三次《精神现象学》解读之旅,无一不是行进于此道路之上,并受此道路之导(道)引:行其所能通达,亦止于其所不能逾越。(西方)哲学道路之短长与开阖,于斯可见一斑。这于是也构成了我们重新解读海德格尔之《精神现象学》解读的意义。

发表于12:41:50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2006-11-06
在“形而上学”名下思什么?——读柯小刚《形上学与形而上学》/ 槛外人
TAG:槛外人 柯小刚 形上学 形而上学 道学

 柯小刚的《形上学与形而上学:道学与形而上学的先行预备性考察》(以下简称《考察》)提出了一个值得追问和值得一思的问题:在汉语名下思西方的东西,例如在“形而上学”名下思metaphysics、在“存在”名下思being,或在“自由”名下思liberty、在“民主”名下思democracy,已经发生、或者将会发生什么样的思想事件?用作者的话说:“在用固有的中文词语翻译西文概念并随即把这些通过翻译而改变了的‘新文化的’中文词语作为我们唯一可以借用的思想词语的时候,中文,你得到了什么?丧失了什么?在命定的丧失中你又将重新得到什么?”正是这个问题引发了或可能引发汉语读者逐行细读《考察》文本的浓厚兴趣。

发表于14:05:16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2006-10-31
形上学与形而上学:道学与形而上学的先行预备性考察 / 柯小刚
TAG:柯小刚 道学 形而上学 形学

翻译是一件危险的事业。但是对于现代中文思想来说,这场危险是必须蹈赴的重生之焰。这个文化,这个语文,这个我们从之而来、正在其中写作着并且为其未来而写作的语文,这个中文的道-德文教[1]传统太老旧了,以至于无论在其开端之初多么富有创始的活力,近百年来它显然已经面目全非了——即使没有西方文化从外面强加而来的变容改写,它自身也早已经模糊了源初的容貌,而到了不得不自我革面的时机。

“六经责我开生面!”这个文教传统的最后一位伟大导师王夫之的这句话早在三百年前就已经发出的革面号召,直到两百年后才在西文殖民者的文化暴力压迫之下得到不情愿的和扭曲的施行。一百年后,我们看到这个被迫的施行是极度缺乏原创力的、仓皇失措的,无论于中于西都只知舍本逐末,取用其中各种浅薄的东西混杂成殖民地文化特有的各种半成品和怪物。

现在,这个语文以及必将生发于其中的思想必须面临这样一个抉择:要么借助外来利剑的革面再造之力,在焚烧了传统文化的殖民地大火中重生,要么继续殖民地文化,继续萎缩下去、败坏下去,坚持它作为西方主流文化附庸的地位,直至最后灭绝于博物馆收藏。

问题的关键将集中于如下问题:在用固有的中文词语翻译西文概念并随即把这些通过翻译而改变了的“新文化的”中文词语作为我们唯一可以借用的思想词语的时候,中文,你得到了什么?丧失了什么?在命定的丧失中你又将重新得到什么?所有这一切问题,现在到了刻不容缓的审查时刻。

 


发表于13:08:49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分页共1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