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02
“文”的重新开端——读柯小刚《在兹:错位中的天命发生》/七种白
TAG:七种白 白鹿门 茎典书写 柯小刚

这部文集中的思想行动自始至终注意的都是“文”。因为“文”本身同时意味着思想与行动,以及思想与行动之间的亲和疏。

发表于21:55:58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2007-06-02
读柯小刚《在玆:错位中的天命发生》/李虎群
TAG:李虎群 茎典书写 白鹿门 柯小刚

这种身处古今中西之间的“尴尬位置”而“有所权变地”“主动担当”起“在玆的文命”,构成了《在玆》书的基本情绪,以及也许奠定了全部“茎典书写”事业的基本情绪。

发表于21:48:26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2007-06-02
洞见与洞穴之见:评一行《词的伦理》/熊提
TAG:熊提 白鹿门 茎典书写 一行

《词的伦理》所具有的是一个独立的批评家的立场,一行正是站在这样一种立场上,试图为他所理解和热爱的中国新诗辩护。

发表于21:44:56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2007-06-02
天下思想的文化意义:评《天下或天地之间:中国思想的古典视域》/陈雪雁
TAG:陈雪雁 茎典书写 白鹿门 陈赟

作为中国政治思想的最高目标的“藏天下于天下”,其实正是将天下归还天下的智慧,也就是把天下这样的境域总体归还给作为“人生天地间”的“天下”。

发表于21:38:10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2007-06-02
无头共通体的茎典书写/杨不风
TAG:杨不风 白鹿门 茎典书写

生于这样一个文化荒蛮的时代,复兴的努力不得不需要一些草莽的气魄与冲劲

发表于21:32:37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分页共1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