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13
笔记二则/槛外人
TAG:槛外人 本质 存在 岳麓门

人是什么、向何处去

发表于12:20:42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2008-03-15
赫拉克利特的逻各斯之路/槛外人
TAG:岳麓门 槛外人 赫拉克利特 逻各斯

对赫拉克利特来说,逻各斯存在根本毋容讨论、根本毋须讨论,故决不会拿“逻各斯常在”作为开场白。

发表于12:40:32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2008-03-06
巴门尼德的求真之路(一)/槛外人
TAG:槛外人 岳麓门 巴门尼德

“廖廖数语就像古代希腊雕像在此矗立。我们拿到手的巴门尼德箴言诗无非是薄薄的一卷,却足以质疑整个希腊文献图书馆存在的所谓必要性。凡熟知这样一种思想性话语标准者必然会打消一切著书立说的念头。”

发表于23:22:12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2007-12-08
海德格尔释《安提戈涅》/槛外人
TAG:岳麓门 槛外人 安提戈涅 海德格尔

《形而上学导论》节译

发表于16:49:31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2007-01-31
五十咏怀/槛外人
TAG:槛外人 五十 丽泽门

读陈家琪教授七律,遂鼓余勇,贴一首五言古风,不避附骥之嫌。

发表于14:14:41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2007-01-13
日暮乡关何处“是”——浅论Being的译名之争 / 槛外人
TAG:槛外人 海德格尔 Being

海德格尔在Being and Time一书的卷首题辞中写道:“‘当你们说Being(德语Sein)这个词时,无疑你们早就熟悉它的意思;虽然我们曾经以为自己是懂得的,现在却陷入了极大的困惑。’(柏拉图,《智者篇》,244a)当我们说Being时意指什么?我们今天对这个问题有了答案吗?没有。所以现在要重新提出Being的意义问题。然而我们今天竟还因为不懂得Being这个词就困惑不安吗?不。所以现在首先要唤醒对这个问题本来意义的重新领悟,具体而微地把Being问题梳理清楚。”(参见陈嘉映译《存在与时间》,三联书店1999年版)


发表于23:03:47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2006-11-25
海德格尔克服形而上学的路标——从导言到教授就职演讲 / 槛外人
TAG:槛外人 海德格尔 形而上学 路标 无之无化

《路标》是海德格尔晚年(1967)自编的论文集之一,意在让读者对一条道路有所体察,这条路既敞开又隐蔽,只在途中向思想显露;这是一条通向思想之实情的规定的道路。问题是,什么东西作为规定性的实情推动思者——仿佛从背后战胜了思者——走向这个实情?不是别的,正是在“本是”(Sein)这个语词名下、这个“老中最老者”名下,被思考和有待思考的东西、被揭示和被掩蔽的东西。[1]人只有在回首以往足迹时,才有所谓的路径或路标,故本文从研读海德格尔的“《形而上学是什么》导言”(1949年)起步,途经“《形而上学是什么》后记”(1943年),最终到达海氏的弗莱堡大学教授就职演讲《形而上学是什么?》(1929年),尝试疏理海德格尔在“克服形而上学”(Űberwindung der Metaphysik)名下对本是和本无(Das Nichts)的追问和思考。

发表于22:33:22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2006-11-20
夫子何为者,栖栖一代中——《论语》臆说 / 槛外人
TAG:槛外人 论语

孔子之学不单是升舍听讲、章句相授之学,而是一种“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的人生选择(《学而》,1-14)。以“学”为志业,即是以弘孝道(家族伦理)和政道(政治伦理)为志业,故“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述而》,7-19)。孔子自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为政》:2-4),可称以“学”为志业者的人生典范。


发表于22:22:31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2006-11-06
在“形而上学”名下思什么?——读柯小刚《形上学与形而上学》/ 槛外人
TAG:槛外人 柯小刚 形上学 形而上学 道学

 柯小刚的《形上学与形而上学:道学与形而上学的先行预备性考察》(以下简称《考察》)提出了一个值得追问和值得一思的问题:在汉语名下思西方的东西,例如在“形而上学”名下思metaphysics、在“存在”名下思being,或在“自由”名下思liberty、在“民主”名下思democracy,已经发生、或者将会发生什么样的思想事件?用作者的话说:“在用固有的中文词语翻译西文概念并随即把这些通过翻译而改变了的‘新文化的’中文词语作为我们唯一可以借用的思想词语的时候,中文,你得到了什么?丧失了什么?在命定的丧失中你又将重新得到什么?”正是这个问题引发了或可能引发汉语读者逐行细读《考察》文本的浓厚兴趣。

发表于14:05:16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分页共1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