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31
形上学与形而上学:道学与形而上学的先行预备性考察 / 柯小刚
TAG:柯小刚 道学 形而上学 形学

翻译是一件危险的事业。但是对于现代中文思想来说,这场危险是必须蹈赴的重生之焰。这个文化,这个语文,这个我们从之而来、正在其中写作着并且为其未来而写作的语文,这个中文的道-德文教[1]传统太老旧了,以至于无论在其开端之初多么富有创始的活力,近百年来它显然已经面目全非了——即使没有西方文化从外面强加而来的变容改写,它自身也早已经模糊了源初的容貌,而到了不得不自我革面的时机。

“六经责我开生面!”这个文教传统的最后一位伟大导师王夫之的这句话早在三百年前就已经发出的革面号召,直到两百年后才在西文殖民者的文化暴力压迫之下得到不情愿的和扭曲的施行。一百年后,我们看到这个被迫的施行是极度缺乏原创力的、仓皇失措的,无论于中于西都只知舍本逐末,取用其中各种浅薄的东西混杂成殖民地文化特有的各种半成品和怪物。

现在,这个语文以及必将生发于其中的思想必须面临这样一个抉择:要么借助外来利剑的革面再造之力,在焚烧了传统文化的殖民地大火中重生,要么继续殖民地文化,继续萎缩下去、败坏下去,坚持它作为西方主流文化附庸的地位,直至最后灭绝于博物馆收藏。

问题的关键将集中于如下问题:在用固有的中文词语翻译西文概念并随即把这些通过翻译而改变了的“新文化的”中文词语作为我们唯一可以借用的思想词语的时候,中文,你得到了什么?丧失了什么?在命定的丧失中你又将重新得到什么?所有这一切问题,现在到了刻不容缓的审查时刻。

 


发表于13:08:49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分页共1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