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池之祭/李竞恒 | 返回首页 |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的某种主题暗示/李竞恒  >>

2007-07-23
何谓中文/sqianz
TAG:sqianz 岳麓门 中文

何謂中文   


前此曾有一跟貼講何謂"文"  現再稍為增飾一下  獨立另貼  顏曰: 何謂中文 


“自然”與“精神”之間謂之“中” 
“宇宙”與“世界”之間謂之“文”

 

“音/聲”的“世界”仍可是“在而不在”的“世界” 

“文/符(形/理)”的“世界”才成了“必實/必在”的“世界”

對動物來說  “音/聲”的“世界”可以就是它們全部(或至少大部份)的“世界”(其它的官覺都是原始的或輔助的) 

對人類來說  “斷象出聲”… “斷聲著符”… “斷符成文”… “文”緣“形/理”(“情/實/物/事”之“形紋/輪廓”即“形/理”)… “形/理”固定  (成為“型/理”[或理/型])  則是“世界”“存在/成立”之起源  與“宇宙(自然/本體)”中斷處

(“世界/事/物/情/實”之“存/在”可有“邊緣/輪廓”?  豈有“邊緣/輪廓” ?   但若無“邊緣/輪廓”  “大化[宇宙/自然/本體]”之滿盈流[continuum/plenum]中  “世界”如何“脫/離”出來  而“獨/立/存/在[成/立]” ?)

我們以“符號(文/符)(形/理)”符“宇宙”(使“宇宙”“存/在”  成為“世界”)

但我們能以什麼符“符號(文/符)(形/理)” ?

曰: 我們以“宇宙(自然/本體[或所謂“物自身”])”本身符符號

這就是“宇宙”與“文/符/形/理”----並“由“文/符/形/理”所形成的“(實/在之)世界”----的“體/用”關係

“文/符”以“宇宙”為“體”  “宇宙”以“文/符”為“用”

“文/符(形/理)”使“宇宙”“存/在”  成了“世界” 

但離了“宇宙”  何來“文/符(形/理)” ?

“文/符(形/理)”即是人類“世界(精神/世界)(人文/世界)” ---而不只是與動物同的“意識/世界”---唯一真正的載體  (“人文”既是“等於/=”  亦是“載著”“精神”  “精神” = “世界”)

(人類的大智慧系統中  所謂“[超越的]理型世界”  所謂“上帝/天國”  所謂“涅槃”  或所謂“自然”  所謂“獨化”  所謂“逍遙”等等  也都是人在“精神/世界”中對“精神/世界”[已成立了的“宇宙”即“世界”]”的反省/追溯/回想所生  但人必已“創/生”了“宇宙”  使其“存/在”  成為“世界”  人才得有此反省/追溯/回想  耶釋道三教與柏拉圖傳統皆未得其全  其正  唯儒得之  宗之)

故“文”亦即可是“(宇宙/自然/本體之)德/得”(即“世界”之“確/定/存/在”)  在“聲/音”中之“世界”(或“聲/音”即為“世界”)仍未得其全  未得其“確/定”之“存/在”

故何謂“中文” ?

“自然”與“精神”之間謂之“中” 
“宇宙”與“世界”之間謂之“文”

“(宇宙/自然)本體”因之而得其最確定/適當之“(世界/精神)存有(存在)”者謂之“中文”

因此  “中”既不是只能指“中國”  “文”亦不是只能指“中文”  而是指一最普世的  最須要為人類所共同追求  能確定  並調和“宇宙/自然/本體”與“世界/精神/存有”之別的“人文/文化(人文化成)”事實與概念



发表于13:04:05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秋池之祭/李竞恒 | 返回首页 |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的某种主题暗示/李竞恒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