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入夜诗两首及其他/光隐 | 返回首页 | 秋池之祭/李竞恒  >>

2007-07-12
巨兽及其他/老拍
TAG: 老拍 丽泽门


◎ 小记消逝譬如昨天
 

昨夜雨大  闪电
划过天空偶发的皮炎

那些竹叶
今春重新蓬勃  夏天写着个字
清晨
它们青绿的手指轻抚朝阳发烫的额头

 

◎ 雨聚


雨下下来了
雨珠拍打着相聚

雨珠相互拍打
是亲热的

还有同时或先后落下的雨珠
隔得远  无法碰触
其实也要落下的

一场雨是夏天渴望的凉
还有空气中上瘾的湿味


◎重复


锄草者来了  戴着旧草帽   锄
去年的蔓草  这地方  他去年来过
不止一次  夏天盛大得响  草汁忙于
寻觅安身之地  青蛙在晚上  
宁鸣以死  不默以生 
蜻蜓明早又来
它固执的爪子抱住小荷 
屁股翘起  有弹性的拒绝


◎ 面壁


在事物的实体面前
我信仰梦想

在物象面前
我喜欢泡影

或者说  我喜欢事物和它的倒影

甚至还可以说
在哪里不是面壁呢

但是我不
我仍然不能放弃差别


◎ 灰烬之诗


灰烬是所有事物的灰烬
也可以说成是大众的或者是集体的灰烬

灰烬是我的归纳法
但先被别人演绎
这正好让我和他人相对走近
彼此用灰烬般的身体磨擦
结果可想而知  也不会磨擦出什么

但灰烬是相对于腐败而言的
灰烬拒绝了安静的死亡   按部就班的死亡
它不是荒原上动物的枯骨
或者沼泽里横着的一两截朽木
我还想说  灰烬是所有的生命经过了夏天之后留下的两个字
它在河里是沙
在陆地   它是被焚化的诸物
在灰烬里
肉体和草木不仅彼此莫辨
还一起清凉下来


◎ 江南春雪夜咏


草在春天还可以冻成翡翠和玛瑙
它们终于不再是皮相   有血有肉
江南的溪水还在卷曲着白沫
它们饶舌不休   再加上雪的鱼脑冻
在雪中    我看到到处都是众生的灵魂被撕碎的纸屑
这些化生   胎生和卵生的灵魂
在一辆汽车前灯行进的灯柱中   照出飞舞的蛾子
象它们在路灯的刺激下不知疲倦地走向毁灭
沉溺于被指引的命运
童年时我把雪的皮肤摁下去   期待它复原后现出我的指纹
明天我将面临一个洁白的早晨
我所能做的就是热爱它们


◎ 巨兽


巨兽恐怖

巨兽是深山里的老虎和豹子
传说中的红毛野人
吓得孩子止住了哭声
巨兽是解放牌卡车
飞快开过山里的土路  铁屁股
甩出一阵浓烟和灰尘
路人捂鼻蹙眉  弯腰咳嗽
巨兽是火车  尖叫着引发一场地震
轧死人没有责任
巨兽是彩电生产线  啤酒生产线   空调生产线 
手机生产线及所有相似的生产线
是矿井  屠宰厂车间  大超市  博览会
是工地  是港口  是高耸入云的机械
和飞动的机械
巨兽是纽约和上海的高楼
是股市  是商人  是官吏
是银行家电脑数据库中的资本

巨兽恐怖

但最恐怖的巨兽可能只有一个
那我们心脏中跳动不息的野心和贪婪
 



发表于21:50:58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入夜诗两首及其他/光隐 | 返回首页 | 秋池之祭/李竞恒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