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数首/qywang | 返回首页 | 入夜诗两首及其他/光隐  >>

2007-06-17
在思的道途中/归来子
TAG:归来子 丽泽门

在思的道途中

我们能够看到什么?我们能够说出什么?  

    这个淳朴空疏的标题,“在思的道途中”,它在向我们说出什么?我们能够听出什么?也许“思”并不能担保为我们带来什么。但是它已经将我们置入到一个独特的境地中,它使我们倾向于某种事物的特有本质中了。“思”可能意味着:处于有待思虑的事物中,最可思虑的事物中,置于某种事物的中心且寓居于其中。我们把自身投融于对事物的兴趣之间。这种对事物的兴趣为我们构建一处温暖的小屋子,在某个日子,某个时刻或某些严格确定的场合,我们可以打开它并永久而诗意的住进去。而“在思的道途中”,这个短语向我们所开启,它向我们所露示出,我们在向着思迈进中,在寻求生存的根基中。由这个短语而兴起,我们必须特别的观照这个短语中的两个小词,微细的,中性的词,思和道途。它们也将是我们在本文中不断活跃的,颇富生命活力的词语。思本身就是一条道-途,我们就是在这样的道途上走着,看着,想象着。我们的思即是在路上,在道-途中开着路走向那精神的旷野。路有许多条,有种种,林中路,田间路,乡村路,柏油路以及水路海路铁路,络绎不尽,无有穷竭。斑驳错杂形状各异的路把世界与人,物与人,以及世界与物彼此接通。人通过路,走向世界,接近物。路的意蕴在于,路是人-世界-物之关系的疏导者,同时,它还是人-世界-物之关联紧张/冲激的稀释者。路提供一些逃逸线,从内部凿开切口,人-世界-物任何一方都可藉助它而逃遁,从他者的剿围中隐逸。作思就是上路,在路的创辟中,走在道-途中。

    思之发生    

    为什么谈思而不说其他?为什么要思?是什么促发了思的运作?我们凭藉什么走上了这条思的道路,并栖遁于其间?这些问题将我们导入到一种问题的(思的)情境中,我们必须带着这些问题来写作,以使我们的写作更加的安全和稳靠。思的道路即为精神的道路,我们必须付诸百般精神去运思,坚韧不拔地去开出那思的道路。精神的道路意味着我们由一段从世俗的世界中隐遁的时期而开始,从世务俗累的困扰中超脱而出,静观我们的生活,慰抚我们的心灵,就如同一只受伤的鹿在找寻一处偏僻安静的地方医治它的伤口。思是在的表象,思的作用也是表象的工夫,它标明我们还在着。我们行思,行思的经验奠基于我们遭遇物与人,在于我们感遇物与人的审美过程。过程就是生成,在思的生成中,将生命变为某种属于自我的东西,将生命从禁锢中解放出来。思就是试图找到一根有力的线,把生命中散放的滑落在地的珍珠重新串接起来。 

    林中路  

    我们寄身在(技术的)建筑和(自然的)树林的交会处,有几座零零落落的楼房傲俗地耸立在树林边上。这条晦蔽未明约隐约现的交接的地带也是区隔世俗烦累和逍遥出尘的标记。白天我们在图书馆或教学楼中学习,课余的时间在食堂或体育馆中吃饭或休闲锻炼,而更多的时候,在午间夜晚,我们安躺在宿舍楼中酣睡和围坐在一起愉悦嬉乐。我们无往不都栖居于现成的宽敞的建筑楼宇中,在这里取得安身休歇的处所。但我们还要提起“林中路”。林中有路,水泥路,石子路,泥巴路。有红色的砖墙。有尖顶的草亭。有灰白的屋子。有庄严静穆的禅院。有干涸的沟岸。林中路是我们在世间旅行的本质。林中路悄然安顿我们,支托我们。许多条林中路在林间蜿蜒盘曲,这些路多半延绵在无限远处,消失在人迹罕至的地方。 

    林中路就是暴露在外的土梁,硬实突出的土梁,上边已很少有花草生长。林中路支离弥漫在树林中,要更深些地穿行在草木岩石之间,它因两边树木芳草的掩蔽而取得本真存在的位置。林中路是林间流淌的河流,人就是这些河流上的船。林中路把各奔前程的人输送到各个不同的地方。绿黑的树林里有许多的路,每人各奔前途,但都在同一林中。当游心问道于林中,任情放诞于林中,心游于天庭云霄,凌空蹈虚,汲风饮露,它的全部目的,就是漫步于林中路上,找寻安身立命的根基,获得成熟的技-艺,倾听神明的灵示,并将这些灵示向世界投射出来。林中路体现着一种对道的亲熟,物自身与道的融会。 

    清晨时,我行在林中路上,美景目不暇接,欣以为乐,鸟儿在林间欢快自在地鸣啭啼唱,湿气在林间漫漫缭绕,白云悠悠的清静,禅院的晨钟仙乐在林间起伏跌荡,清风吹打树木的声音在枝叶间沙沙的流出来。黄昏时,林中路渐渐昏暗,沉默,荒草离离,十分幽寂。在每个人都回到他的住所之后,林中路终于复归其清虚幽眇平静安谧的本质。在夜间,我常常有一个意愿,推开窗户,让幽远深妙无边无际的世界冲进屋来,让自我融入到世界的缤纷幻丽中。有一个意愿,就似有一条道路,一条条平远开阔的道路向我们开放。 

    此在之馈赠  

    此在即存在于此,挺立于此,“此在”应许我们植基于脚下的土地,这块肥渥厚重的热土。我们共在一片蓝天下,共属一片蓝天。我们原先从祖国的四面八方而来,挟带着不同的期许和想往,在这里扎根安居下来。我们接纳此在亲密的滋养和照看。这就是说,此在馈赠我们生存的根基和思的天命,以及完全清醒的意志。给我们以赠礼的此在就是我们的校园,这地儿的风气,阳光的温度和土地的气息。这里的特征就是勃勃生气,生生蕴藉,日新益新,新新相续,健动不息。我们弥浸在校园给予的美好风气中,沐浴在校园赋赠的温和阳光下,与校园合为一体,犹如轻快自乐的鱼畅情适意于水的世界中。  

    褶皱之舞

    一切都在褶皱之中,展平,折叠,裂开,再褶皱,再拆散,皱叠,折曲……。褶皱镌刻在大地的表面,粘着在皮肤的浅层,在精神的深处。处处有褶皱,组织,头颅,大脑,皮肤,心脏,脸庞,岩石,江河,大地,森林,高山,精神或思想,庄稼地里的犁耙,衣服的褶子,少女的花格裙,所谓的雕塑木刻的作品……无处不在,无所不有。每个事物都有特属于他自己的褶皱,我们利用起褶皱来辨认出其他不同的事物。世上没有褶皱相同的两个东西,没有褶皱相同的两个手纹,没有褶皱相同的两个大脑,每个褶皱并不相同,事物内里的褶皱也无任何规律。

每个事物在自身褶皱中树起内在的面,画出内在的场,以构成自身,标画自身。因人而异,每个褶皱-灵魂只有极小一部分被照亮,人们只能领受到极有限的世界一小部分。只是由于世界被折叠进灵魂中的方式不同,我们具有的世界也不一样。我们至今看到的只是世界的细枝微末,就如同一个举着火把的人,在漆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沿着崎岖山道赶路,他只能看到火把所照亮的区区几米远的地方。他甚至很难清晰的看到近在眼前的山脉的轮廓。我们需要世界的热切愿望,远远胜过世界需要我们,可以说,我们对世界的无知,反激出我们对世界采取更多行动的渴望。这种向世界展开的行动,其潜在的天命就是对我们自身褶皱的展平,劈开或拆分,延长。这是一种“褶皱的”哲学,或者一种“褶皱的”艺术。每个时代,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有关“褶皱的”形象。每个人可以在完全不同的时代生活,长大,消遁在他热爱的向慕的时代中。一阵风,一场雨,一个声音,一次旅行……都生成于褶皱。依禅宗的理念,禅是反“褶皱的”,至少是反对制造“褶皱的”。禅宗的十六字心传: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本根上,就是对“褶皱的”否隔,它甚至弃绝一种“褶皱的”现实。他们认为,起心动念间就是一种褶皱的萌出,有念头念想就是内心里生起了褶皱,本心自性暂时受到了褶皱的遮拦包裹。如清风徐徐拂过湖面,荡起层层细细的波(褶皱),绵延在碧碧悠悠的水面上,这些波痕遮盖了整个浩瀚平静的湖水。而清风远逝,湖水复归平定。若佛法得以亲证修行,无知无念,即可成就大道。

思,生于斯,长于斯(斯即此在),它是对此在之褶皱展开复又叠皱的慕盼。思就是寓于褶皱,神秘而黑暗的褶皱中,在自身的褶皱内戏游娱玩。而褶皱也是道-途,一条褶皱即是一条道途。寓于褶皱中,也是居于道-途之中。这些事物和字词唤召我们本真的去劈开,去作思,走在思的道-途上。



发表于17:44:25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诗数首/qywang | 返回首页 | 入夜诗两首及其他/光隐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