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道路与世界:海德格尔《艺术作品的本源》疏解之第二部分/柯小刚 | 返回首页 | 老子道论的现象学阐释/水随天去  >>

2007-04-22
记一位英文教师/七种白
TAG:七种白 教师 岳麓门

记一位英文教师


 


 

 

战争结束以后队伍解散,长方形的他被遗留在黑夜中。无可挽回的近视慢慢长进眼里,他侧着耳朵仔细摸每一道曲折。

弯腰,陷在角落,对一群aggressive youngs讲授英文修辞,像跑道上磨旧的轮胎,黑炭的声音有条不紊升起又接二连三坠落。

 

他也许是小说里的角色。据报道辉煌的火曾经支配一切而现在已残,摧残时间的风启出了灰笼罩由世界和他自己绞手铸成的笼并在其中旋转和移动。

 

他不憧憬,身后记忆的光照定型了他生命的格式塔。

 

嘲笑或愤怒?这是个办法,只是断壁残垣里温和的古老德性令他无法学会这所有。力量于是停在内部要求他承受。他咀嚼每日里并不新鲜的痛苦,隔着面具冷冷看外界变化。

他想他可以这样生活。

 

他是谁?被罚在这里面对石头,双腿压成弧形。

 

偶然,迈动起的步伐像在追赶却步步脆而易折。他是伊万和格利高里的混合?看起来,前者冷漠,没有多余的力气走进并佑护头顶的至善,而后者卑微、倔强,作为仆人把身体嵌进墙里,和这修辞过的墙一道崇高,一道倒塌。

 

他并不同情别人,于是也没有别人同情他,在队伍解散以后,同情是多余的。

 

 

2007年4月18日,英文课上

4月21日修改



发表于17:25:06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道路与世界:海德格尔《艺术作品的本源》疏解之第二部分/柯小刚 | 返回首页 | 老子道论的现象学阐释/水随天去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