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个人/老达哥 | 返回首页 | 道路与世界:海德格尔《艺术作品的本源》疏解之第二部分/柯小刚  >>

2007-04-22
《春天的心志》阐发——冬天与春天/七种白
TAG:七种白 岳麓门 课堂发言 春天

《春天的心志》阐发——冬天与春天

 

 

《礼记·王制》:乐正崇四术,立四教,顺先王《诗》《书》《礼》《乐》以造士。春秋教以《礼》,《乐》,冬夏教以《诗》《书》。

 

 

1、冬天与春天

 

潮热的汗气从冬衣的厚领里面蒸腾出来,我闻着非常高兴。(《春天的心志》开篇)

 

与《我的平原》、《静坐日记》对参:“五月我的平原还覆盖残剩的冰雪,不久阳光就会蒸腾出湿气”,“我的平原蒸腾着湿白的雾气,满是荒草”

1)注意其中“蒸腾”一词的不断出现。

2)蒸腾是冰雪的转化:冬天向春天的转化。或许所谓春天就是冬天向着春天的转化本身?“然而在这之间却杳然无物,仿佛春天就是这‘杳然无物’的‘之间’本身。”

这冬天是一个死寂的冬天。否定的冬天。叔本华的豪猪们的冬天。佛教的冬天。尼采蔑视但却能体会的冬天:“萬物根本是靜靜地停住”——那是一種適用的冬天的教理,一种不生産的時代的善,冬眠者和爐火旁邊的懶漢的優良的慰藉。“万物根本是靜靜地停住”——但自來的春風,反對了這種教理。現在看吧,萬物不是在流動了嗎?(《查拉圖斯特拉》“舊榜與新榜”第八節)

参考其他诗人对春天的感受,春天在冬天之转化过程中得到理解:

 

春底降临

 

穆旦

 

现在野花从心底荒原里生长,

坟墓里再不是牢固的梦乡,

因为沉默和恐惧底季节已经过去,

所有凝固的岁月已经飘扬,

虽然这里,它留下了无边的空壳,

无边的天空和无尽的旋转;

过去底回忆已是悲哀底遗忘,

而金盅里装满了燕子底呢喃,

……

而命运溶解了在它古旧的旅途,

分流进两岸拭着疲弱的老根,

这样的圆珠!滋润,嬉笑,随它上升,

于是世界充满了千万个机缘,

桃树,李树,在消失的命运里吸饮,

是芬芳的花园围着到处的旅人。

因为我们是在新的星象下行走,

那些死难者,要在我们底身上复生;

 

《在兹》后记:

 

作为附录的《静坐日记》当然不是一篇成功的作品,但没想到正是这篇残缺的东西规定了后来几年的思想行动。未名湖畔的静坐是在1998年的秋冬时节。下坐的时候有些雪没掸干净,于是有了后来这些文章。

 

没掸干净的雪,“于是”……

[存疑:3)寂-感的思想。

也许有两种寂感?

一方面是作为死寂的冬天的寂与春天之兴发的感。

另一方面是作为“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的寂感。

第一种表达了冬天向春天转化的事物顺序,第二种是人的心性之常态。]

 

2、痛苦与高兴(还是“兴”)的互搏:每一个出生都带血

 

我的平原积满大雪,人衣缟素。乌鸦在我头顶,伴我痛哭。(《我的平原》)

潮热的汗气从冬衣的厚领里面蒸腾出来,我闻着非常高兴。(《春天的心志》开篇)

 

贡献一个大一时的失恋经验:死与生。

死与生的痛苦与快乐在冬天-春天之纯粹过渡中相与而戏(春天的一条阴爻一条阳爻):想想春笋的破土而出,想想生孩子,想想仓颉造字“天雨粟,夜鬼哭”——文化的创生。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艾略特将四月称为最残忍的一个季节,而艾略特看见的那个荒原失去了希望半死不活(艾略特最擅长描写半死不活:麻醉在手术台上的病人,空心人,我想要死,一阵呜咽):

荒原·死者的葬礼

 

四月最残忍,从死了的

土地滋生丁香,混杂着

回忆和欲望,让春雨

挑动着呆钝的根。

(穆旦译)

 

3、这样一种破土而生(乾从坤中升起?)在气象上必然是大的:唯气象、心志之大方能破土。所以元的正诂为“大”。开始总是具有一种大气象,没有这种大气象破土之开端根本是不可能的。

所以新店开张总是大放鞭炮,声势浩大。

 

4、春天作为纯粹的兴发态势:幾

注意汗气(《春天的心志》开篇),玉米须英气勃发(《我的平原》开篇)等词。

这是蒸腾之气,元之气:《公羊传》何休注:“元者,气也。”宋李觏《删定易图序论》之五:“元以始物,亨以通物,利以宜物,贞以干物。始者其气也,通者其形也,宜者其命也,干者其性也。”

如果说“始者其气也,通者其形也”,那么相比于夏天的草木贲华,蒸腾之开始就是气的状态,就是形之前的状态,就是未形(不言无形)的状态。从蒸腾之气之气象,理解何谓起兴:蒸腾、元、气作为纯粹态势:

 

春天是一个有着强烈趋向性的时节,在这个时节,时间逸出时间,从而成为源初的时间性本身,因为时间正是那逸出自身的东西,或者乃是一切逸出和生长的增益性本身。(《春天的心志》)

 

春天作为纯粹态势其实是未露形迹的。这种“趋向性”(物理学的势能就是有趋向性却没有发生位移),“逸出和生长的增益性”之所以要加一个“本身”就是为了强调它不是别的,不是任何一种有形有迹的存在物,而纯粹是一种态势:

 

春天之所以总是要被寻找,乃是因为春天这个时节或许根本上并不存在。(《春天的心志》)

 

所以人们要发问:春天在哪里?(但是我们之所以又认得出春天的到来,是因为春天作为态势本身总在不可遏制地,不断地,转化为形迹。)

理解态势的例子:满弓。这种纯粹的态势还可以对照庄子《逍遥游》的大鹏之南徙:“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水击三千里,搏扶摇而上者九万里……”怒而飞之“怒”,搏扶摇之蒸腾起兴。

 

5、整个冬天-春天之纯粹过渡本身,死亡-出生,蒸腾之痛苦-快乐的嬉戏,都可看作是对华夏文明活到如今之生命状况的大隐喻,现代中文的真实处境。

 

 

附:

我的平原


 

柯小刚


 

五月我的平原还覆盖残剩的冰雪,不久阳光就会蒸腾出湿气,在我的平原。我的平原上玉米叶子宽博而葱郁,玉米须英气勃发。

 

我的平原春天人家用马车播种;我的平原冬天行走千里,只看见一驾马车坐一户人家,坐满粮食,迎面驶来又忽远,只留下一双眼神。

 

我的平原上,早晨乌鸦从西边的村庄飞进南边的树林,晚上乌鸦从南边的树林飞回西边的村庄。夕阳与乌鸦一起归巢。

 

我的平原积满大雪,人衣缟素。乌鸦在我头顶,伴我痛哭。我的平原长满白桦,红松,黑松,云杉和白杨。我的平原蒸腾着湿白的雾气,满是荒草。

 

早上我穿越平原,来到树林打柴。湿气在林间缭绕,太阳在树梢升起。下午我怅望窗外看我的平原。晚上我钻进昏黄的大棚摘带刺的黄瓜。我说:你吃吧,我再给你摘番茄。

 

春天我带你来到我的平原。我准备了好多话不知从何说起。你微笑着低头不语像一株美丽的狗尾草。我从来没有这般局促,在我的平原,自小我就撒野。

 

秋天我收割秸秆,把它们捆成一堆。小狗远远跑来,炊烟升起。我遥望你用我的秸秆烧出的烟火,站在我的平原。从来我没有这般幸福,在我的平原,看你炊烟升起。



发表于17:20:37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另一个人/老达哥 | 返回首页 | 道路与世界:海德格尔《艺术作品的本源》疏解之第二部分/柯小刚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