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柯小剛寫《學記》章句|七种白“開而弗達:仁的距離辯證法” | 返回首页 | 诗两首/茱萸  >>

2007-03-31
寻神/归来子
TAG:归来子 丽泽门

寻       神

    

    我们企图在道说中寻神,找寻神的踪迹。在道说中辟开通往神的道路。或许,我们在这个道说中能够距神更近点些。
    神无处不在(是),无所不在(是)。我们时刻在体验它,我们给予过它许多不同的名字。如上帝,真理,天道,弥塞亚。我们在用许多不同的名字来称指同一个事物,在这些不同名字的内在照看下远远地行进着它的历史。但这也许使得它的面目更加隐微而恍惚,被遮没在历史深处的广漠之中。人的光辉遮蔽着神的存在,这种光辉所说的无非是人的狂妄和愚蠢而已。由于人的狂妄,神远离我们;由于人的愚蠢,我们觉察不到神的存在。也许,我们能理解的就是黑暗了。神寓于神秘之中,黑暗之中。
    试图去具体界定神的努力必然导致虚假的神的生出,或者任何具体的界定都在造成一种虚假的丑怪的神相,必须蹈赴的危险处境。因为神并不被掌握在个别人/某一类人的脑袋里。我们可以说他们的脑袋还承负不起神的力量和身躯。集体的界定也许能减轻这种界定工作错误的程度。经过集体的精细规划可以让神的形相更为清晰和细致些。可惜,我们很难再去听到人们的大合唱了。在古希腊的文学典籍里,尤其是那些精彩神话和传说的描述中,我们还能模糊地辨认出曾有这样一个大合唱的时代。我们仿佛可以轻轻地触摸到奥林波斯山上诸神忘乎所以的舞蹈和热闹非常的聚会情景。奥林波斯山是诸神的活动中心,诸神之王宙斯就寓居于此。他在这里向诸神行使他的权力和职责,以维护这里正常的秩序。我们说那时的古希腊人离神并不遥远,而且神已切入他们的生活当中。
    在这贫乏时代里,我们如何唤召神?如何去找寻神们曾经遗落的踪迹?“贫乏的时代”,是诸神和上帝缺席、神性之光黯然熄灭的时代,是世界丧失了神性基础而达于深远的时代。(邓晓芒:从诗向语言的突围——读《诗人何为》)是什么造成了神的隐迹?神们的缺场呢?是这个称为贫乏的时代吗?是这个不断萎缩和败坏的世界吗?而这个时代和它的世界正是人类自己创生的作品啊。人类自己把神们遣回到原地?还是神们早已厌倦了人类常常的欺骗和堕落?总之,神们为何隐而不显,是得让我们花功夫来探究的了。我们自己去找路,通往神们的道路。也许神们就是一切开辟道路的道路。而关键在我们的走,永不停息的走下去,在道路的本质深处去走下去。在这道路之中迎视神们的到场/显身,在道路中为神们的到来辟开出道路。但可怕的是我们自始就不在这样的道路上。我们从来就没有遵道而行,就没有预备好求神问道的技艺。甚至我们本来就没有任何线路可走,没有任何的路径是直通神们的。也许神就在我们的身中,在刚健的生生不息之中,在我们的呼吸之中?
    而我们究竟是没有看到神的啊。它在禅宗的顿悟之中?在涅磐之境中?它在术士者的法术之中?一度我们不是相信灵魂可以升天的吗?也许真的有人升入天堂了呢?也许这里真有神助呢?也许我们的任务就是把神们的“原形”从天上拖回大地呢。或者,从我们的观念中撑开一丝微小的缝隙,开辟出一条艰难的道路,以让神们闯将进来?而我们的观念是如此的坚固牢实,打开一个小小的缝隙是多么的艰难。人类的观念得以植根的土壤,最为基本的土壤,其实是先辈们,上一辈子,上上辈子的老人们留存下来的,即是我们的语言的结构和实事的技艺。由于我们的观念视野的狭窄/有限性,神的身躯很难挤入进来。由于我们实事的技艺的粗糙和低劣,已使神们够为难堪的了。人的观念是块坚硬无比的,牢不可破的,密不透风的岩土,人就在这样的岩土上经久不易的生活着生活和死亡着死亡。生活/死亡都大不可测,深不可测,就象我们头顶上的天空,以及天空遮盖着的深沉的大地。人只能从自己的生活这个小窥孔向里/外窥望神们可能的状貌。前提是我们必须保证这个窥孔足够纯净清洁。而我们要迎视神的来临,就必须要将我们的那块坚硬的岩土变为松软和温厚。所以,人类自身阻滞着神们,人类就是神们到来的路途上的魔障。而一切障碍在摧毁神,同时也在摧毁我们。我们都在找路,绕过障碍或摧毁障碍。



发表于13:13:35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柯小剛寫《學記》章句|七种白“開而弗達:仁的距離辯證法” | 返回首页 | 诗两首/茱萸  >>

评论

fireflyzheng (http://湖北武汉) 发表于2007-04-06 21:17:53

如果你比神大,神听你的召唤,如果你比神小,寻神就只能等候着,用虔诚和敬畏等待神对你的召唤,有如基督教的神起初呼唤亚当:你在哪里?

中国人总相信人能成神,当然做些小神或假神自我安慰也无可厚非,只是千百年来,追求者无数,成神者几人?虚荣已经让国人不堪重负,还要妄自尊大当神仙,岂不荒唐?!

老子言道可道,非常道,岂不开头道出人认识及言说的局限性,也即人最值得自豪的智慧再到面前是苍白贫乏,人还可以值得骄傲吗?所以弱者道之用!上善如水!人找神的精神固然可敬可贵,难道不是累吗?轻松些,等候从上而来的呼唤,何乐而不为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