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译诗两首/大玮韩 | 返回首页 | 寻神/归来子  >>

2007-03-27
柯小剛寫《學記》章句|七种白“開而弗達:仁的距離辯證法”
TAG:柯小刚 七种白 岳麓门 礼记 学记

八行信笺纸,原大。

寫《禮記·學記》兩章文句:

君子既知教之所由兴.又知教之所由废.然后可以为人师也.故君子之教喻也.道而弗牵.强而弗抑.开而弗达.道而弗牵则和.强而弗抑则易.开而弗达则思.和易以思.可谓善喻矣.

学者有四失.教者必知之.人之学也.或失则多.或失则寡.或失则易.或失则止.此四者.心之莫同也.知其心.然后能救其失也.教也者.长善而救其失者也.

 

开而弗达

——仁的距离辨证法

 

七种白

 

遠和近

 

顧城

 

一會看我

一會看云

 

我覺得

你看我時很遠

你看云時很近

 

1980.6

 

 

1

《礼记·学记》:故君子之教,喻也。道而弗牵。强而弗抑。开而弗达。
孔颖达疏:开而弗达者。开谓开发事端,但为学者开发大义头角而已,亦不事事使之通达也。

 

2 仁似乎也是一個難以“通達”的東西


仁的遥远:

《论语·公冶长》:

孟武伯问:“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问。子曰:“由也,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也,不知其仁也。”

 

任重而道远。

 

子曰:“若圣与仁,则吾岂敢?抑为之不厌,诲人不倦,则可谓云尔已矣。”[述而]

 

可是孔子又說:

子曰:“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述而]

 

所以徐复观说:

 

 

3 弗达而思

 

爲什麽要“開而弗達”呢?

礼记:道而弗牵则和。强而弗抑则易。开而弗达则思。和易以思,可谓善喻矣。

孔颖达疏:开而弗达则思者。但开发义理而不为通达,使学者用意思念,所得必深。

 

在“用意思念”中,所學的東西——在這裡,我們限定它為“仁”——與我們切近起來,如此,則“所得必深”。

我们来看海德格尔,这个离我们遥远抑或是切近的西方人怎么说遙遠與切近與思念的關係:

 

《筑·居·思》:

如果我们全体现在从这里出发来回忆海德堡那座古桥,那么,对那个位置的怀念决不是这里在场的诸位心里的一种纯粹体验,而毋宁说,我们对这座古桥的思念的本质就包含着下面这样一回事情,即:这种思念在自身中经受着那个位置的遥远。我们从这里出发寓于那座桥而存在,而不是寓于我们意识中的一个观念内容而存在。我们由此出发甚至能够更切近于那座桥以及它所设置的空间,能够比那个日常把那座桥当作无关紧要的河上通道来利用的人切近得多。

 

《物》:

近化乃切近的本质。切近使疏远近化[Naehe naehert das Ferne],并且是作为疏远来近化。切近保持疏远。在保持疏远之际,切近在其近化中成其本质。如此这般近化之际,切近遮蔽自身并且按其方式保持为最切近者。

 

切近不是一個現成的等你跑過去一把抓住的木楞楞的切近,切近是在“近化”之中到來的。這種到來才成爲切近的本質。仁在远方,由不达而生思念,由思念而反复,经常,持恒,往来(学如不及,犹恐失之;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三月不违仁;善人,吾不得而见之矣;得见有恒者,斯可矣。[述而])

君子于是在绵延的思念中自强不息[如同棉里藏针],反复,经常,持恒,往来,而仁,则在这种遥远之中现身来到同健行者前所未有地切近(大曰远,远曰逝,逝曰返)。

 

如此説來,我們也許可以把顧城的《遠和近》作這樣的改寫:

 

一會達到

一會弗達

 

我覺得

達到時很遠

弗達時很近

 



发表于11:18:15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译诗两首/大玮韩 | 返回首页 | 寻神/归来子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