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隐诗数首/光隐 | 返回首页 | 奇怪诗十一加N手/小南  >>

2007-03-13
豆腐和尚诗数首/豆腐和尚
TAG:豆腐和尚 丽泽门

窗台

夜半
每当酒醉后复活
一豆台灯啊
总是惊醒我窗台的金鱼
那插满鲜花的窗台
你静静的
亦如我沉睡的妹妹
让我无明的哭泣

你也许不会告诉我
象这样能复活几次
为什么我会流泪
泪水是你的眼
我的眼是故乡的泉

谁让我这样孤独
孤独的如田头的坟
我知道
那田埂是坟的皱纹
如醉后小人的眉头

坟是金鱼的缸
金鱼没有远方
远方除去过去就是死亡
那酿酒的人啊
不要把你的泪酿成酒
不要把你的汗酿成酒
那样太易醉

醉后
妹妹说
让我们走
根本就没有方向

走离这窗台
走离这梦乡
走离泉水和泪
走离故乡
让我们用步伐去丈量
没有意义
只有远方
走出这里就是醒来
没有无边
更没有疑惑
更不需要方向
定义都是路牌
我们不需要路牌
星星是索道
天空是远方

远方就是天明前的一抹白
我以你为白天
我为黑夜
我以我为父
你以我为头
灯光是头的笔
尽管是那么小
也会把你击碎
河床里都是你的碎片
我贪婪的拣拾
我的妹妹
给我刀
我不死
我会把黑夜划开
还你黎明

黎明啊
你是我的伤口
伤口是梵高的耳朵
徐渭的锤
李白的舟
老舍的大明湖
是石头和妹妹的泪
泪是星星
繁星是伤口的血

血是头的历史
头是本子
断头后是失序本子
本子可以收起
亦如把妹妹和金鱼
收入坟
一豆台灯
照亮远方和伤口的灯
我酿酒的坛子
划破夜的刀
请让我为你的旅行定义
定义在窗台
因为窗台和远方只隔一窗

鸽子
在窗外
2007年2月28日早4点

 

徙鸟
 
 旁人
 她现在已是旁人
 冷眼
 我现在冷眼旁观
 飞鸟
 你现在应是迁徙的时候
 信札
 不知寄向何方

 

下午
 
 鱼儿挡住了春天
 绿水挡住了我
 使我们只有欲望
 不能相交
 风 吹来玻璃外的风景
 女孩
 弯腰拾起碎片

 

行僧之舞

        稻田埂上
        行者赤足而行
       
        七只乌鸦
        左右飞翔
       
        天
        挑起一丈高
         月亮 避人
         太阳恨人
        都没有出来

        村庄就在眼前
        行者抬手远望
       
        前面是鼾声
        后面是鼾声
        于是
        就把幕布撤了撤
        天黑了许多
        还抖落了几颗星星
        掉在村庄

        行者静静坐在田埂
        把心系在树梢
        空空的开始舞蹈
      
         一舞
        双手直向天空
        头向地
        二舞
        足向天空
        头向地
        三舞
        慢慢的摇动手臂
        袈裟
        轻轻的
         轻轻的
         飘起——
         绛红的袈裟覆盖了许多农夫的梦境

 

无常

你问我
有一天太阳不再发光怎么办
你用你满是皱纹的手紧握着我的手
眼睛里充满了恐慌
悲哀但没有泪水
但那眼中
比有泪还悲伤
眉头凝结在一起
象井边那凝在一起的绳子

我只有紧紧的握住你的手
脸上含着堆砌的笑
和你相拥
你那陈旧的衣服上的气味
直刺我的鼻子
与其说你和我在一起
不如说这气味和我在一起

伸手一拉
灯亮了
拿起水瓶
水还温
窗外阳光依然懒洋洋的照进
蚂蚁依然大摇大摆的爬上炕头儿
衰老的花猫依然熟睡在被角
你依然也是
静静的

人们漫漫得走出走入
哭泣
似乎并没有什么音量
人在静静的动
泪在静静的流
什么是你的
好多人追问我
叫我给你带上
我也是
于是在你耳边低问

当最后一个看望你的人嘴里叨念着你的往事走出
我恍然觉得一切刚刚开始
你在笑
你在用自己双手舞蹈
你在跳跃
你在歌唱
你在同伴手中抢了一个最大的苹果
你在灯花里
一动一动

我急忙走到
你陪嫁时带来的柜子前
匆匆打开那已磨圆棱角的柜门
探手取出了你的像集
一页一页的翻开
上面都是泪
是你流的还是我流的
柜门上的铜扶手还在来回的摇摆

屋子里只有你和我
你躺着   我坐着  
你不讲话 我也不讲话
我知道
你累了   我也累了
我在今天失去了时间
所有都变得模糊
一切都变成等待你醒来的附属品
可你依然这么贪睡
就象我们依然年轻

我看着你的照片
我知道你在照片里偷笑我
我也笑了
所有人都在看着我们笑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
我望着你
就象刚刚认识
怎么这多人送你上路
泪泉一般涌上我的眼睛
我一把抱住你
就象当年第一次

人们把我和你分开
我没力气了
我这次留不住你了
我知道
其实我只盼着你能早一点回来
就向你上次去女儿家一样
能吗
太阳依然懒洋洋的照着
我抬头望了一下
然后
按你家乡的规矩
把一枚洁白的银片放在了你嘴里
生前清贫
死后含银


          2003年11月13日   梦
 

趁着春天还没有来

12月31日   醉了
头里都是酒
酒里一半是她  一半是她的笑容
这就是春天吗

春天还没有到
一半是星星  一半是梦里的低吟
总有理由叫我等待
树是三十年前那棵
在窗外
没有叶子   象是个影子
自己的影子

从树到我十米
从我到你中间隔着春天
如果可以
我说
我们一起看花去
趁着春天还没有来

一匹马
负着春天
我听到了它的蹄声
一半在酒里  一半在她的笑容中
笑容也有了距离
淡成了影子
影子就是窗外那棵树

一颗尘埃也有土地的厚度
我把自己葬在尘埃里
谁也寻不到  我的悲哀
春天还来吗

尘埃中
一半是酒    酒是泪的沉酿
一半是低吟  低吟是梦的沉酿
尘埃在树下
是影子的一部分
一部分的影子里
藏着许多树的事
枝杈

夜来了
是春天的马头
影子立起来
树是笔
夜是笔墨
趁着春天还没有来
我要给你写信

12月31日   真的醉了
信   里面是树的叶子 

 

祷告(2007年2月26日夜)


(一)呻吟

“你以黑云遮蔽自己,以致祷告不得透入”

百病百态

我倒在地上

我便成为他

树的根穿透我生长

我呻吟

树是我的

你要向光生长

你是光的新妇

呼求他

“不要惧怕”

让影子再清晰些

因为

那是我的果子


(二)求告

我主啊,求你怜悯

取走那穿过我梦境的玻璃茬子

那碎片已经化做了零星的诗句

每一句都是钉子

我是惊蛰的虫子

不能眠睡

主啊,求你怜悯

醒来我却发现

自己是如此荒诞

荒诞到毫无意义  如烧过的纸

最终我发现

我是语言的靶

从零到九我是间隔中寻不到的数字

“鼎为炼银,炉为炼金,惟有耶和华熬炼人心”


(三)雅歌

“北风啊,兴起!南风啊,吹来!”

我在自己的肩上歌唱

以为虚妄的自高

我亮亮的眼睛

是迎娶你的红毡路

我的好妹妹

你的舞蹈是你的马

你的裙是马的颜色

“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

让我扶你入房

但你何在

不要让我苦寻  我的心已粉碎

亦如土末

不要让我焦急

焦急的唇已经干裂

树都在齐唱

季节变换  季节变换

“我身睡卧,我心却醒。这是我良人的声音。”


(四)哀歌

主啊!

“求你观看,他们坐下起来,都以我为歌曲”

连影子都离开我遁藏

荆棘是我的日记

我的妹妹

我的影子

饮酒让我睡去

让我去捕风

给你做装饰

你的话语是你的马

马躲藏在楼道内

楼道是钢琴的键盘

主啊!

求你把妹妹安放在我的影子里

在田头

就是我们俩

恶人已被我锁在梦的笼子里

我是田头的王

你是光的王


(五)太阳

主啊!

当太阳洒满我的田头

当你手轻抚我的窗台

妹妹是我的马

太阳是父亲

妹妹说 我家在太阳花

田头

我播种

我将何时结束

我是梦里诞生的

我忍受不了星星的诘问

真理和真理之间到底有多少光年

我浸泡在夜里

妹妹是夜里的鱼

我知道

其实未来早已经过去

过去本来就没有意义

主啊!你是太阳

在我随着夜消失前

让我归到你那里

妹妹是晨曦的一束光

我看到了!

 

正月十五 爆竹和雪(一)

正月十五 爆竹和雪
十几年没见过的大雪

在这初春
由夜雨化成了雪
我听了一夜

母亲在医院
一本<圣经>   一副花镜

父亲和我一起步行去送饭
相扶着如同兄弟

一串脚印
如同走入母亲的话语里

妻子是鞭子

(二)


我是你的奴隶
在夜里还在为你出力
我背着夜跋涉
一整个夜

汗和泪

母亲在医院
一本<圣经>   一副花镜

女儿带着泪睡去
妻子很胖
鼾声是她的鞭子

父亲屋的灯还没有关

(三)

正月十五   爆竹和雪

雪很厚
下面是我的愤怒和哭

麻衣神相
运成已定
盲人含笑比我更自信

我也是鞭子
我抽打我自己

雪很大 本来是饮酒的日子
路灯的影子很长
更长的是我的脚印

我在墙边跺步
没有酒  我心里有好多话说不出来

今天不是睡觉的日子
爆竹和雪
 

搁浅

我能哭泣吗
不能

一些事情总在我的眼前
就如指间的烟
总在恰当的时间点燃

我真的应该走了
在夜半就出发

我不能哭泣
就让话语哽在咽喉

我没有行装

因为我是妹妹的奴隶
我一无所有


不要停歇
你正好将我埋葬

你这无知的狗
不要再向我咆哮
从今天起
我   不在向任何人乞讨

女儿 你要和我一起上路
在我背上睡去吧
雪里我是行进的船
你是爸爸的帆
 
好多已有的事 和即将发生的事情
已经宁成了绳索
就让我用愤怒再加上一股
这样不多  不多
如果我有权利的话
还有怨恨和沉没

我要去那
在雪里    站住
愤怒突然休止
上帝啊请你给我 这雪中行进的船一条绳索

我之忧伤与疼痛的背
在这个日子里  我不是纤夫
我是搁浅的船

2007年3月4日

 

唐山


今天
北京只有我
但我不是北京
我是唐山

黑压压的唐山
瓦砾可以变成公园
但依旧是黑压压的

在四环路上
我是北京的驴

我以为自己是王
堕落的皇帝
但没有片刻堕落的机会
我想你了 父亲

无数的灯光
从窗子射出

月亮确是朦胧的一片冰
这冰融化在唐山

拿出全部力气思想
三十年
瓦砾
三轮车
父亲

在北京
我吃力的行走
黑压压的唐山
和夜融为一潭

干渴

谁知道怎样写诗
快告诉我!

别想在我面前逃过
早已有人把路中砌满了石头
这是我的心结

2月16日
这天什么也没有
没有雨
没有风
没有颜色
除了我

2月16日
是一块干涸的稻田地

你若经过
请带一点水来
并且你真的要告诉我
走入我空白的人啊

怎么写诗
你快对我说!

 

一些事情

邻居的狗生病了
没有了毛

父亲夜里一直在咳嗽
吭   吭

没人起床
温情的被窝

我与同样很累的人一起做梦
一起做梦行路
是驮夫

"也许愤怒更好些"
朋友说
一颗烟
一亮一灭

在广平路13号屋檐下
一面粉白的墙上划着红色的圆
里面是一个拆字

邻居的狗死在屋檐下

路人叹息
"反正是要拆了"

父亲不停的吸烟
天上飘来了小雨

 



发表于21:57:26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光隐诗数首/光隐 | 返回首页 | 奇怪诗十一加N手/小南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