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媚俗”正义/屋子 | 返回首页 | 光隐诗数首/光隐  >>

2007-03-13
蜿蜒/七种白
TAG:七种白 丽泽门

蜿蜒

 

我有我要去的地方

那地方在远方

我迈开大步

向消去的冬日吹起贝多芬

 

我并不走在地图上

所以我不能

端把尺子,找出两点间最短

老天,实际上我根本不晓得那地方在哪儿

我只知道,它叫做远方

 

听老人说

那里的鲜花只开一夜,人们纷纷守候,为花开欣喜,之后也不觉可惜

而每一个白天是节日之舞,或者只是静静地坐

那里的人们睡在涟漪上,边走路边亲吻

在那里你分不清左和右,蝴蝶与老鹰

那里的月亮天天哭泣

威猛的老虎会打喷嚏

 

我把老人的话写在信里

托鸽子为我捎向远方

而那远方的画面印在我心里

时而模糊,时而实在

 

所以我备足了干粮

去憧憬

沿途化缘的生活

还有风里晾着的

被单一样的微笑

我也带了短刀

害怕野狼与狗熊

黄昏时的出没

可我指不定,会像每一个有蓝色眼睛的人一样

有好运气

碰上往来的朋友和他们身后的云雀

他们送我西瓜,而我以花朵相赠

我们会在同一个帐篷入眠,窃窃私语,把胳膊伸进别人的梦中,香气扑鼻

偶而整晚计算星星,或是为虫子织衣

在排列成线的白天与夜晚间,云彩忘记了时间

而我们分散

而行,脚步更加轻盈

 

我想在我心里有一根直线指着那地方

它闪闪发光

于是没什么了不起的事,能叫我停止蜿蜒。

 

2007年3月5日星期一1:46

3月6日改



发表于21:41:28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媚俗”正义/屋子 | 返回首页 | 光隐诗数首/光隐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