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济:作为大学的本质/大玮韩 | 返回首页 | “媚俗”正义/屋子  >>

2007-03-13
诗歌草稿/ncim
TAG:ncim 丽泽门

ncim詩歌草稿
 


ncim


《脸》

我推门的时候
你的脸埋在汤盆里

你惊恐地抬起头
菜叶拖在嘴角上

我视而不见地微笑着
微笑着
在你调整表情之前
轻轻把脸转到一边


《吃》

吃下往事,
吃过期的时光。

吃别人的粮,
吃自己的过错,
把自己嚼成湿碎的形状。

吃滚滚烟尘;
你像肮脏的兔子,
耳朵蒙住红眼睛。

吃下这个影象。

吃戎马生涯
和缚住你的马。


吃一生的不安,
直到四方空旷。

贫穷是无敌的,
当一个人渐渐老去。

再吃亲友,和故人。
要是没有他们,
又能拿什么来

吃。

吃到死。

在弥留的一际,
从干瘪的嘴里,
他把柔情轻轻放下。

 

《战争》
 
天气渐渐枯干
城池老了,膝盖僵冷
岁月紧抵言谈

“这首诗是够不到的”
从昏沉的门楼向外看
逃亡之船已经备好
而也有人一抬足
便擎上一副珍贵的马鞍
 
像蒸汽一样翻滚和嘶鸣
 
拭剑者
从镜象纷呈的锋芒
析出温存
和令人欣喜的敌意
 
祭起更艰难的智慧向后走
过去是光明的
从回眸的那刻起
他灰色的瞳孔大张——
 
《水滴》
 
不断地死
死于差别
死于树叶的
不同大小
死于根与花的
间距
死于体重
死于异族的追诘:
松弛地奔跑
制造濡湿的暗道
用行程替换身躯;
翻入天空的一只白眼
在化身水银的梦里
聚起最闪亮的睡眠

在阳光下开放

从波纹的边缘
倒回秋水长天

死于不能分辨

《赠礼》

棉花铺满花园
铁轨开上蓝天
粉红的婴儿在襁褓里
发出新鲜的低音

钻入鼠尾草腐烂的根部

受惊的客人
佯装爱抚一块雪
擦拭自己黯淡的晚年

鲜花入睡的时候
目光变得忧郁
他的手伸入裤裆
而那捧雪遮着胸怀
 
培植更多的云彩
塔尖轻悄抽动
雨迹印满悬崖
直到地衣层层剥落

初飞的雏鸟
被拉开嫩红的骨节
远古的地图才刚刚开启

在园中恣意地屈伸
直到松鼠呲啃完山谷
父母从迷雾中醒来
他再次向摇篮折身
将一捧陈旧的甘霖洒下
 



发表于21:29:41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同济:作为大学的本质/大玮韩 | 返回首页 | “媚俗”正义/屋子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