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建中華文化主體之一---------信仰篇〔徵求意見稿〕/皮介行 | 返回首页 | 诗歌草稿/ncim  >>

2007-03-11
同济:作为大学的本质/大玮韩
TAG:东林门 大学 大玮韩

同济:作为大学的本质 
大玮韩

  2007年5月20日,同济将迎来它的百年诞辰,这对同济人、对中国上百年的教育事业来说,都是一件大事。我们作为同济学子,如何来回应这一事件,不仅仅是一个姿态的问题,更是一个自我认识,自我定位的问题。

与师长、学友一起生活在这个校园里,即意味着我们不但要共同在这一文化境域中生存、呼吸,也意味着要共同为营建、丰富这一文化境域而努力。海德格尔在1933年5月27日的德国大学节所宣讲的《德国大学的自我主张》中追问:我们,这座高校的教师和学生,是否真正并且共同扎根于德国大学的本质?这里,在一个中国大学的百年校庆之节点上,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如此追问:我们是否真正扎根于中国大学的本质?然而,何为中国大学的本质?我们似乎可以通过回答何为同济大学的本质,来进入这个问题。要了解同济大学的本质,我们就有必要立足当下去深入它的历史,从而看出它会有什么未来之朝向。

1891年,埃里希·宝隆(Erilch Paulun)随着德国军舰首次来到上海。他与这一东方古国的结识就这样伴随着西方的对外征服而展开。武力,这一带给当地人民痛苦、愤慨与失落的东西,却是外来者在这块土地上进行大胆试-验的保证。这些外来者与中国的精英知识分子一起,依托着不同的文化背景,着手中西结合的试­-验。或许就是这一大胆试-验的可行性牵引着宝隆在回去进修了两年医学后,再次选择了这个承载着十里洋场的地方:中国,上海。同济大学就在这历史的偶然性中开启了她的可能,并于1900年“同济医院”挂牌后,敞开为一条蜿蜒地通向远方的道路。

1907年,德文医学堂设立(次年更名同济德文医学堂)。德文、医学的教育传统不正好暗合了古老文明在面对自我弊病时,向西方寻求医治的近代旅程?那些千百年来拴系于此,麻木而又热情的人民正是在外来文明的冲击下,感到一种面对现代化的紧迫感和国际竞争的危机感。他们一个世纪的焦虑与彷徨已经深深地积淀在我们的史册上,积淀在我们民族的深层情感结构中。五年后更名的同济医工学堂,更体现了早期同济人意欲在寻求医药良方的同时探索着建设的可能。“同心同德同舟揖,济人济事济天下”,正是这种同舟揖的团结与济人事的参与精神,打造出了前期同济扎实的教育步伐。

如果说从1927年“国立同济大学”成立到1937抗战开始是社会对同济的肯定与接纳的话,那么从1937年起始的抗战迁徙对同济来说,则是一次伴有血与泪的直面内地原生态民生的机会。只有在与原生态民生打交道中,同济大学方才成其为真正意义上的国立大学。因为这才是大学里“学”的根子所在。《礼记·大学》中言:“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明明德就是最终要明这里之德,新民也正是要新这里之民,只有经过它的验收,大学之教才能通往至善。

新中国成立后,同济大学在院系调整中失去了大学之大,而在文革时又断失了大学之学。所幸的是,在改革的新时期,同济有了重铸其大学之实的机会。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综合性大学的定位使得同济的工成为文理之工,理成为工文之理,文成为理工之文。立足中西,是以同济有学;学讲综合,是以同济为大。“大哉圣人之道,洋洋乎发育万物,峻极于天”(礼记·中庸)。

然而,这是否就是意味着明晰了同济之作为大学的本质,作为大学的承担呢?在年复一年的学子进出之间,她是以何种方式行使作为文化守护者的职能?韩愈在其《杂说·龙说》中言:“龙嘘气成云,云固弗灵于龙也。……然龙弗得云,无以神其灵矣”。大学正是在对求学者的教中完成其文化的守护,又在求学者的学中得到被守护,“其所凭依,乃其所自为也”。是以,大学就空间而言,她必然是教-学关系的承载;就时间而言,她则涉及着对这一经典关系的传承。大学的本质也因之与如何更好地承载与传承这一教与学的关系相关。

说文释:教,上所施下所效也。学,篆文为,,觉悟也。学,才能知道自我的不足,知道了自我的不足,就是觉悟。教,才能知道切已的困境,知道了切已的困境才能进一步地自强。所以,“教学相长也”。怎样才能让求学者开启觉悟,教学者更加自强呢?那就是诚,即,教诚,学诚。《礼记·中庸》有言:“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只有心诚,才能格无穷之物,以至无限之知。诚心的教,是为了解决自已的困境;诚心的学,是为了觉察自我的不足。从这方面看,教,就是学。教是济世,学是修身。教学得当,就是大学之诚,也是大学参天地之法门。

同济百年盛典,是一个中国大学在历史的开合中自行构设开通的一扇大门,或一段具有国际性难度的隧道。这扇门或隧道会在开启之时就自动关闭。它的后面,是一个世纪的珍藏,是五月狂欢的依凭。而在它之前,则是文化守护责任的担当与履诺。

《庄子·齐物论》云:“夫大块噫气,其名为风,是唯无作,作则万竅怒呺”。或曰:大学之道如大风,风吹万物,和者之声各不同,皆自为也。或曰:东南西北的兄弟姊妹同聚在这大学之舟上,同聚在这大风中,是以互相扶携,如左右手。前者是修身,后者是济人。至诚的修身济人,应是我们针对同济百年,面对将来之未来的回应。



发表于22:21:09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重建中華文化主體之一---------信仰篇〔徵求意見稿〕/皮介行 | 返回首页 | 诗歌草稿/ncim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