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孔子別立新宗/少翁 | 返回首页 | 同济:作为大学的本质/大玮韩  >>

2007-03-04
重建中華文化主體之一---------信仰篇〔徵求意見稿〕/皮介行
TAG:书院 东林门 文化主体性 皮介行

重建中華文化主體之一---------信仰篇〔徵求意見稿〕

皮介行

 

◎前言

 秦漢聲威去已遠.唐宋才情風煙冷

長江兵艦夷氛熾.黃龍大旗落平沙.

百年苦難洗山河.兩岸華冑誓奮起!

復我儒宗大氣度.鑄就神州再輝光!

孔子2558年2月16日[07]

「犯我大漢者.雖遠必誅!」 據說漢朝使節陳湯出使西域,名為“使節”,實際上卻是以“大漢天朝命官”身份尋視諸國,以特命持節全權方面大員之威儀,自律自信自持,時時將此上國戒命宣之於口,以鎮懾西域諸統治者。以兵威.財富加上持節大員的德威智慧,竟可以用少數屯兵號令西域。甚至可以持節令西域國家出兵懲罰背離天漢國際秩序者!

所以“持節”.“使持節”成為爾後的正式官銜,一種權威與榮耀的象徵,持中央朝廷之皇命令節,不但代表政治權威,也代表道德尊貴,代表浩蕩的氣度,而為人間之華表,正義之使者。我想此即為中國王道政治的一個側面,王者必效法於天,奉行天道,以天之戒命與德愛,做為自己統治合法之依據。而其臣其將,則必須是王者之相,王者之將,以道德正義,做為自己官威官勢的內核,持此以負荷風教,為民父母,視民如傷,匍匐以救,為官一任必造福一方!這樣的王道政治,這樣的父母官,親愛精誠,拳拳真心,豈不崇高尊貴,有益人間?當然此為王道政治之理想,未必真能達成,但此理念框正權力,導引善良的價值卻是不可否認的!惜神州子孫忘其先德而盲信西方,一切之正義美善,必以西方為標準,而嘲笑自己的政治哲理為“封建”,為“落後”,為“野蠻”…..。

近年來,中國各方面都有深刻的轉向,國家面臨復興再起的大好機運,此實為全球華人所同歌同舞同欣慶!吾人添為神州子民之一的儒者,既欣喜於國運再昌,更盼能為社會家國盡其個己之棉薄,故特提出中華文化主體重建問題,以就教於山河四海之各方君子,並盼國魂重歸,士魂再振,而禮樂仁義文明之再建也!

◎信仰的儒學.儒學的信仰

人間究竟有沒有神聖界域?有沒有神聖空間?如果沒有,那麼我們日用云為,哭哭笑笑,吵吵鬧鬧,可見可知,平平淡淡,時憂時喜的生活,就成了人生的全部,就成了我們一切夢想,一切希望,一切追求之所能有與所能在了!這樣的人生顯然太貧乏,太單薄,太缺乏神奇與驚豔,無法滿足人心魂靈深處最顫動人的渴望!所以靈性世界,神鬼天地的一切信仰,不是一個有沒有的問題,也不是一個真不真的問題,更不是“人民的精神鴉片”這樣負面的判斷問題,而是生命從萬古走來,一代又一代,一年又一年,生生死死,生前死後,繼繼繩繩,到底如何確立其崇高意義,如何涵括天地人間萬事萬物之精神.之美感.之偉思.之無邊心念摯愛,於一種信仰念力之中,使人知所感恩,知所安居,知其所來,知其歸往,並知生命之尊貴。而且天地有情有義也與人間同其悲歡憂樂….這一切都需要人間信仰世界去涵泳創造,這就是人的宗教需求,是與人生命同在的一種匯小我於天地,證私愛以成大愛的靈魂需求。

當然天人合一,陰陽共建共成又共在,世界既必有其分岔,自亦有其歸同。雖人間不能一味追求天地大愛,因為人畢竟是人,人不安於人,人不成為人,必成悖反。而且天地不言,天地大愛之何所是,畢竟人言人殊,眾說紛紜!若於此天地神靈世界,執一以求,執人見以統天機,又是人的一種狂妄錯亂,既未必能框限無邊神奇,幽冥玄奧之天地,更將因人人之各偏各執,而更增人間的爭戰對立。據考古所知,中國商代以前,社會政治世界的神鬼信仰特盛,處處要求神意裁決。神鬼世界廣大,無處不有神鬼,既推崇神鬼,也就同時限縮人間,壓制人的地位.尊嚴與價值,表現一種神權社會的特徵。這樣的神權社會也就出現以活人陪葬.殉葬,並用活人祭神,在奴隸臉上刻字…等等不尊敬人生命的作為。

周朝代商而起,也正是華夏文明璀璨的開始,周公制禮作樂,以道德配天命,將神意道德化,而道德來自祖先德行身教,來自聖王之聖言戒命,來自民風民情與民俗。這種對神權做道德天倫的轉化,就是先秦所謂“君子以為文,百姓以為神”的偉大人文化成。既承繼先民之神性歸依,又將人間之道德教化,借神鬼之圖式而取得強大救贖力量,再將地方賢哲豪傑,以及鄉里家族之先人,盡歸之陪祀之列。融私情私愛於邦國之大愛,匯幽渺千古之先人,於當下馨香默禱之旁。如臨如在,如聽如聞,如庇如佑,如視如見,合天人而一之,共祖先而同其德愛,擁鄉里而親親仁民,共同成就一個有天有地,有神有鬼,有萬物有人間,有先民有子裔的禮樂天人世界。這就完成中國式的啟蒙,融神性與人性而同在,合感性理性而共成,成就“郁郁乎文哉”的周文化,開啟春秋時代的百家風華。這雖然是中華文化的璀璨風標,卻不是歷史的終結。人間有成有毀,歷史有興有亡,社會有起有落,文明的道路還很悠長。但我們認為中華文明的特色圖式,以及其文化之主體精神已然定形,從而成為一種文化心靈的DNA,長久指引中華文明創造的方式。

這本來是各朝各代之憲章大法,為全民族所共成共守的常道常德,但在近代以來,被西方文化及武力打破,中國人一旦失去故守,失其武力自衛能力,失其文明的驕傲與自信,失其挺立天地人間的志氣德操,於是一切先聖先祖之文明教化,遂都失其威望與光輝,被其子孫視為垃圾破爛,任隨黃口小兒踐踏謾罵…..。而一切唯西方馬首是瞻。

甚至在人類心靈最深處的信仰領域裡,老百姓還繼繼繩繩,持守一定的常道,但知識份子讀西方書,受西方觀念之浸潤,已經根本遺忘禮樂文明的神人同格,”是人性的必是神性的”信仰體系。他們暈眩於西方耶教信仰之嚴整條貫,遂以之為”宗教”的法定圖式,用以判定中國之無信仰無宗教。更以為西方近代憲政體系來自宗教的哺育,無宗教之中國必不足以談憲政,於是紛紛信教入教,盼望西方耶穌為我們送來憲政。此一信教派方斥過中華文化,以為中華文化太理性.太人性.太平常.太缺乏幽暗意識,不懂得信神,所以永不能得救;而另一理性派又上場,從進步史觀.個體至上.理性至尊的角度,斥中華文化為蒙昧,為原始,為封建,需要西方理性來啟蒙教化。就這樣兩方從不同角度出發,卻得出同樣負面的,同樣旨在貶抑醜化中華文化的結論。

固然耶教信仰體系,有條貫的教會機構,有專職人員,有聖歌聖樂,有儀式,有其殊勝特質,但就其信仰之核心義理來論,恕鄙人庸劣,實在看不出有何高明!

儒學所謂“默契於心”的天何言哉!禪宗所說「當下就是」的自性真如,其根依據正指向無法言詮的最深真理──存在本身。存在就是當下的基本事實,是一切生命,是萬物與天地是其所是,如其所如的真實,不勞言詮 ,也不是任何論述可以替代與詮釋的,故只能付之以無極與無言。但西方傳統總偏愛“實體”,一切的真理,以“實體”為尊,不論有限無限,超越不超越,都必須實體化,具象化,使之可觸可摸,可見可有。

上帝是個超越物,是個無限,所以必是一個“無”與“空”,只有“無”與“空”,才能包容萬有,如其所如,化生萬物,使其自生自成自得自樂,一切莫不是道之用。但是西方心靈,卻絕不能忍受“無”與“空”的語言象徵,而必須建構一個具萬能大力的神,且此神還得化為一個可觸可摸,可見可有的人,而且是一個西方人,以其形象造人,使西方人成為天然合格的上帝選民,東方人則必須先通過一番上帝代理人的教化,先洋涇邦化之後,才可獲得恩賜入教而選民化!。但是“人”如何能創生天地萬物呢?為了使此人具有神的萬能大力,又必須論說“此人”其實是神,而且是“唯一真神”。又為了成就“此人”之為神,不能接受陰陽交合以生的正常程序,而必堅持無交合之處女,孤陰獨生。忙來忙去,忙了半天,也不過成就一種借語言以成就的造神運動。神出來了,又為了凸顯神的至善至真至能,就必須貶抑人!說是人永不能得救,除非信神!信任何其他神都不能得救,不但不能得救,還成了“異教徒”,成了撒旦的爪牙, 註定要下地獄。所以必須且只能信“唯一真神”──耶和華。只有這“唯一真神”,才有權有能給人救贖。但是好好的人為什麼必須耶和華來救呢?神學家又造說詞曰“人有原罪”,因為伊甸園只有人類始祖亞當.夏娃兩人,他們雖天生有性具,但未得上帝許可而交合,遂成了非法性交,被上帝處分驅離伊甸園。不但此也,此非法性交更成了人類全體子子孫孫,生生世世永遠救贖不了的罪惡!亦即所謂的“原罪”。神學家更造論說,此“原罪”論,使人人都成罪犯,永遠需要上帝的監管。更有人說,這樣徹底否定人,奴化人的一種信仰,充分考慮人的幽暗意識,在制度設計上處處防制人,才終於形成民主體制,使西方文明昌盛發達。

 

這樣從罪惡之論斷出發,最後竟正反合的辯證出民主體制,如此不可言說神妙論式,真是玄之又玄,妙之又妙!遂更引得中國自由派人士,羨慕得口水直流,而頭暈目眩!他們說中國必須基督化,神州必須歸主,才可能瓦解中華文化人性本善之信仰,進而才能建立民主政治!這樣的論斷也特奇怪,所謂“民主”不過是一種體制模式,為了要學取這樣的模式,竟需要大動手術,換血換DNA。先讓中國人成為基督子民,說必須是這樣的子民才能建立民主,這使我人想起〔莊子〕書中“邯鄲學步”的故事,該人迷好邯鄲新步,一意模仿之,結果新步沒學到,反忘其故步,結果只能用身體匍匐而歸……。

近百年以來之中國,既是血淚倂流的救國史,也是全盤西化的學步史,雖然百年之學習與奮鬥,自有其重要意義與價值,但這樣的換血.換DNA的學習模式,究非學習之常道,而且通過先民萬千年所鑄就的文化心靈,天人信仰,畢竟是華夏文明的最後依托,最後根據。這既不是輕易更換得了的,而此更換的設想,所謂“全盤西方”的進行,不但不足以成就一個有主體性,有其特殊才情的文化民族。更將瓦解此民族才情.智慧.自信所依托的信仰體系,一個民族一旦失其民族心靈,失其價值與意義所根據的信仰體系,則心魂迷離,價值飄流,自信喪失,創造枯萎,成了“亡天下”,失去精神家園,無家可歸的可憐虫.喪家狗!

人不能沒有信仰,不能不創立公理公設以建成人文世界,所謂的“科學”.所謂的“理性”.所謂的“個體”,說到底仍是一種信仰!不是信仰,不是類同於神的位格,“科學”.“理性”.“個體”,又何足以評斷一切,進退天下萬事萬物呢?西方的信仰核心畢竟在基督教,無論“科學”.“理性”.“個體”之論說何等張揚,其人生根本戒律仍然以上帝為依皈。科學無從侵犯信仰之領域,“理性”無能超越神性,“個體”畢竟得經常在神前認罪呼救!但是,西方“科學”.“理性”.“個體”這幾個言說符碼傳到中國,竟成了不許質疑與反思的太上神!人人都可以用此符碼標籤,框視中華文化的道德魂靈與證悟,指其為封建迷信,斷其為中古蒙昧,罵其為禮教吃人,判其為野蠻落後一無是處!而必乞求西方啟蒙小兒前來收拾中國聖人,以為儒家聖人規定了一種“獨斷性質”的生命流程,從而剝奪人的自由意志,故得請西方上帝來解救!但他們所依憑的“理性”言說,究竟有什麼真理性?有什麼神聖性?而可以隨意指點萬古,否棄歷代聖哲之明慧德愛呢?

我們認為,信仰體系是個源代碼,是支撐社會禮俗.政治心靈.家庭倫常.人間秩序.以及生命之意義結構與價值的基石。信仰體系看起來空泛而無用,但正因為其浩瀚,所以似空泛,正因其含蘊人間萬事,所以需借無用以成大用,變換出千種才情,萬種行思,而成為人間感悟致知之核心基架。所以西方科學家之科學追求,其核心意圖與根本心願,常是為了榮耀上帝。民主體制之建立,有深厚基督信仰的影響力在,更也是許多人的共識。而所謂“個體理性”,其核心依托也正是上帝的神性,無神性護持的所謂“個體理性”,完全可能走向瘋狂獸性!中國啟蒙派徒羨西方之強大富裕.民主自由,以為一切都來自“個體”,來自“理性”,來自“啟蒙”,來自“實證”,就簡單將這些形式的符號與話語,當成西方文化之核心秘訣,無上神功,竟翻譯出來搬到中國,要用這些符號君臨中華文明,以這些符號及其個人詮釋,當成一切是非與真理之準據。無理.無法.無情的任意割裂歷史,否定文化,踐踏儒學,挖空自我,而妄想以此全盤西化,以此刪除中華文化源代碼的儒教信仰。造成無源.無碼.無智.無德之空心人,以便填充西方藥劑,更注入西方信仰之源碼,想以此建設所謂“民主體系”。竟將萬代天人靈機所成就之生命與文化,當成簡單機械器具,可以任其拆卸換置,捏造削刻,何其愚也!何其蠢也!何其背天違人也!

正如中國天人合一,陰陽同構,有無相生之哲理所揭示的,一切有成於無,一切陽包涉陰,此天地人文之哲理可以百姓日用而不知,但為天地立心之聖哲,必須刊定大義,匯成大德,以傳承並彰顯千古聖賢之仁心,用以形構華夏文化之源代碼。故此西方宗教活動,神學論說,之所以耗費如許人力.物力.精力,對耶教之信仰與理則,代代守之,代代論之,正是為了張大其源代碼,以貫通社會文化生活之各方面,而撐開西方心靈文化之時空域。但中國啟蒙派之宗仰西方,只看到台前粗跡之有,沒看到台後控管之無,只重視有物有實之功利效用,沒看到虛空涵育之神聖信仰,於是他們對中國聖賢所形構之浩浩之天,淵淵之心的神聖信仰,不思不想,不看不問,迷執於科學.理性.無限進步之現代神,以“日用而不知的匹夫先眼”刊落中國文化之所以挺立天地的源代碼,妄圖以無信仰,無源代碼,無神聖依托之“理性”重構世界,改天換地,建構理性至善之現代天堂。其實質卻以理性之名幹蠢事,以”啟蒙”之名走向蒙昧偏執,迷惑於語言叢林之建構,以為”語言是存在的家”,建構了理論體就建構了家 。其實質,卻只是摘取語言之形式,捨棄語言之所以立,所以成,所以有,所以大的億兆心靈,百代聖哲之創化,而單取此無靈.無神.且無人的話術操縱,以顛倒家國,迷亂人間。以為這種空心“啟蒙”,話語“理性”,就足以安立眾生,成就復興中華之大願,雖其心志可敬,而其手法實可憐.可悲也!

當此百年苦難已揮手,文化復興待著鞭之時,我們一群儒者,痛感空心“理性”之破壞力,悲憫於千古聖哲.先民心血之花果飄零,用特深思默禱,皈依天地,信奉聖王,以祈禱神州大地神性之重臨,美麗山河,聖哲之重光!而我中華文明之靈機德慧,更孕育,更精壯,以重建中華文化主體位格,用以走向世界,開放自我,以之救贖人間,為此苦難分裂.鬥爭流血的世界,帶來中國的福音大慧,請試試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之身手何如也哉!

且更願四方大德君子,共此心.共此願.共將悲憫大愛,用以律己救世,護呵此婆娑美麗之大地與人間!而始可以言無愧天地,無忝所生,無負於 夫子之戒命教誨焉!

是所至盼!

時為孔子2558年2月新春

一.建議設想:

重建中華文化主體性之首要工作,應在於重建孔廟的有形基架,讓孔廟回到人間,重燃香火,再起弦誦,以養成崇高神聖之人文空間,而社會重新祭祀聖哲,鄉里祭其先賢,宗族續其家聲家譜,以此禮樂德澤,重新教化子民,浸潤人心,再興內聖之志節,更成天命之浩蕩,是則神州有幸,而全球文明更添其輝煌光彩也!

二.方案設想:重建全國孔廟體系

1.     特級孔廟: 曲阜聖城孔廟一所

2.     一級孔廟: 衢州孔廟.各省自治區.各直轄市孔廟

3.     一級孔廟: 各地區市孔廟

4.     一級孔廟:各縣市孔廟

5.     一級孔廟 各鄉鎮孔廟

三.做法:

1.     由各地民間.學界捐建為主.無必要不動用財政支持。

2.     由宗教管理部門輔導.但由民間.學界.由捐建人自行研擬妥當辦法.自行管理。

3.     曲阜孔廟可以研擬整套祭孔禮儀.以及平常活動及管理律則.提供全國孔廟採擇。

4.     曲阜孔廟可對全國孔廟提供諮詢.但不負管理之責。

5.     恢復孔廟香火.鼓勵民眾參拜.祭祀.許願.禱告。要讓孔廟走入民間.走入生活.

6.     恢復聖哲從祀制度.通過中央禮部〔或禮樂委員會〕組建全國儒學會議.提名並推舉應該入祀的賢哲.經過深入討論.通過後經禮部上報.再經人大及政協聯席會議通過後.擇期舉辦入祀大典.由國家元首.儒學會議代表.全國孔廟代表.禮部代表共同參加大典.奉祀入廟。

7.     統一全國孔廟服飾.禮制.聖樂

8.     清除孔廟內雜亂之售貨攤點.維護肅穆氛圍.

9.     降低票價。進入三孔的聯票.不應超過人民幣30元.以保證一般民眾在負擔車費.旅館.餐費後.不會在入門票上更增大負擔。

10. 孔廟可以介入民間禮俗建設.介入學術與宗教活動.成就其禮樂教化.民風民俗守護神的作用。

◎儒學既要走向世界.就應該先涵容世界,故其重建必須取精用宏.開放格局與視野。

 



发表于21:40:16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回到孔子別立新宗/少翁 | 返回首页 | 同济:作为大学的本质/大玮韩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