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又来信了/紫光凝 | 返回首页 | 藏刀与藏天下  >>

2007-02-16
人生与逍遥/李侠
TAG:李侠 丽泽门 庄子

人生与逍遥
 

      前一段时间曾在电话里跟一位老同学说:人到中年,应该看一看老庄的书,不为别的,只是让自己活得稍微洒脱一些,从而才能有:“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的一份从容。记得在课堂上曾对学生们说:我最喜欢的中国的哲学家中就有庄子。这里不仅有对庄子挥洒自如的文风的欣赏,更有一种内心的共鸣。人生要达到逍遥真的很不容易,这里不仅有境界的问题,更有达到境界的路途问题。所谓: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这是最终的表现形式。真正的功夫却在于通达无己、无功、无名的路途。坦率地说,要想无己,首先要有己,然后才能无己,最后通达真己,这是修炼的路途。比如今天的我们,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所以对于金钱的态度就要经历这样的过程:追求金钱,然后看淡金钱,最后视金钱如粪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如果一开始就自称视金钱如粪土,可能没有多少人会相信。

      那么,通达逍遥境界的路途有几条呢?这是很有意思的问题。正好手头有一本台湾人吴怡写的《逍遥的庄子》,感觉他的观点与我的相同,换言之,通达逍遥的境界的路线有两条:知的道路与德的道路。而在知的道路上需要克服一种小知,以求大知。知有两种,知人与知物,前者在中国文化中有智慧的意思,所谓知人者智,就是这个道理;而对物的知就是我们今天学习的各门知识。在国人看来,前者在高层是大知,而后者在低层是小知。

     令人疑惑的是,中国人太喜欢这种知人的修炼,而不喜欢知物。而多年的生活经历告诉我们,知人固然重要,但是浪费了我们太多的精力。如果你不想成为政治家,还是去知物吧,尽管是小知,但也简单。中国复杂的文化就是一个典型的知人文化;而西方先进的物质文明则是另外一种选择。

      追求知识的社会是一个进步的社会,如果我们不能破除内心的偏执,常为物所役,为事所困,如何能够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的转换呢?更多的自由怎么可以实现呢?

2007/2/7夜于南方临屏涂鸦


说明:这篇小文发在《科技日报》2007/2/11八面来风栏目!



发表于20:14:06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你又来信了/紫光凝 | 返回首页 | 藏刀与藏天下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