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拍的言说(101-200) /老拍 | 返回首页 | 你又来信了/紫光凝  >>

2007-02-16
关于远古“记忆”的五要点/崔海峰
TAG:崔海峰 札记 远古 记忆 岳麓门

关于远古“记忆”的五要点
 

 

远古“记忆”不是柔弱和缠眠的忆伤。它应该是以对人的存在情态的远古的超出性“记忆”--一种无损的超拔出困境的道路方式--来进行新的开端和新的直观“真实”的尝试。


一、对远古的记忆--这里使用的记忆这个词暂且可以分析性的把它看作为简单的、一般性的往事“回忆”的记忆性质--但这个词即便在我们在此的分析对待中仍需准确强调,这里所谓记忆绝不会也绝不应是对“过去”的一般性回忆,它只能是朝向“远古”的记忆。至于说是否涉及“过去”的时间概念,这后面几点中会谈到。

 

二、远古“记忆”的集束力。可能存在如此的一种“经验”即可能通过整体存在方式获得的一种新的直观“真实”的直观形式而相应具有的效应,所有散乱的、片断性的远古时间和存在意义将获得新的统一并如此使它们通过作为记忆的存在形式重新获得普遍一般的价值和存在意义。

 

三、远古“记忆”的境界向度的价值属性问题。“境界”。生命存在于世间的活动意义和价值存在的发生和基础首先甚至应全部取决于人与自我、真实、灵魂的结伴与相处所形成神秘性的基本场域这一“根本”存在;人的这一最基本的最具奠基意义的在世的神秘性基础体验就是境界。但是同一的“境界”仍就存在着“境界向度”的择选即“道路”和“方式”的“价值区分”。人终是要见识到自我(真实)身处崩毁的最危之境的。残损是不可避免的,也只有通过“劫后余生”才能彻底性的明悟“危境”之在。这里的“危境”并不一定指向世间的磨难和危险。尽管或许你已遭遇过极大的世间磨难和危险,但这可能仍然与生命的深沉危境毫无关联。反之相同。只要你的灵魂和躯体仍就完好无损,那么,你还是无缘真正通过对崩毁的极端深刻的见识和切痛的教训而深解出造致自我残损的“命害”之处。同样,你也不会真正能走上一条对生命的“命害”进行根本和彻底根除的根本至“善”的价值取向之路,以及其后陷入在这条道路上的“泥泞”之中并对其进行抗争和超越。远古“记忆”正是走在这条路上并对道路中的困境进行尝试性超越以寻求最至善的幸福和价值--人与自我(真实)相处的“无损”和“最佳”的形式法则。这决定了远古“记忆”的境界向度的根本属性。  

 

四、过去(世间中人与自我相处的法则及其造就的危境)为远古(未开端而伴于身的)“明见”或者说“开-眼”。远古“记忆”是否也能说是“不在场的在场”。当然,这里纯粹在场是指远古时域。这就意味着,只有把远古“陌生化”起来,即对它进行超出、变形、挖钻来塑造(更深刻应该说是一种“复明”)出一种“新的”看“真实”的“眼”。就此将丰富或者说真正的“去蔽”-“全体性显现”远古之域并因此才让远古具有进行超越性的、意义十分重大的新直观实践的价值可能。这其间所谓的对“眼”的塑造力也就是对远古之域进行超出、变形的力源来自哪里?。。。只能是源于“过去”吗?就这个答案的“是”与“非”的艰难回答。。。实际就直接摆显出了远古“记忆”超越之后仍就深深陷入在困境之中的问题;这实际更深的涉及到远古“记忆”极深的内结构的悖论和缺陷问题。远古“记忆”仍就是罪恶的生命时间流动的结晶产物;它精美的外表下到处裹掩着罪恶历史的疤痕。这最根本要求我们,只有在找到一种完整将远古、过去、当下和未来整体联结起来的最彻底的超越性道路、开端、方式,远古“记忆”才有它根本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否则,它纯粹只能是一种对当下困境的逃避。

 

五、远古“记忆”作为一种新的道路和新的开端,它的综合性的“直观”形式。 



发表于20:06:47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老拍的言说(101-200) /老拍 | 返回首页 | 你又来信了/紫光凝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