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十咏怀/槛外人 | 返回首页 | 科学哲学未来发展的三种路径分析 / 李侠  >>

2007-02-02
他是一个农民等七首/紫光凝
TAG:紫光凝 丽泽门

他是一个农民

他是一个农民
爸爸是一个农民
汗珠把荒田浇灌
还有泪眼和融融的笑脸
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去道说
自己的灵魂是永远属于土地的
爸爸不爱古典音乐 他不懂
但他的臂膀里
总有把冬不拉 响个不停
那是把破旧而温暖的屋檐

他是一个农民
农民的儿子还是农民
弟弟的功课爸爸很茫然
弟弟被打的次数比我多
可如今
炕头的老两口 絮絮叨叨个没完
那在皇城根下演讲的小胖娃
是他们的骨肉
弟弟像个新烟袋锅子
爸爸整天攥在手里

他是一个农民
我的哥哥
农民的哥哥还是农民
但他过早的跨过了门槛
跨过了死亡的河流
记得送来的是几百个馍馍
妈妈和得救的孩子他娘
抱在一起 他们哭了又笑
笑了又哭 人家没有别的可以答谢的
跪在地上 妈妈说“老姐姐,别...”
也跪在地上

他是一个农民
这个他也是我 我是农民的孩子
乡亲们说
我长的像村口的水井
那水井多清
村里人日夜守着那回家的道路
守着每一口水井
每一股清
农民的孩子是幸福的孩子

07.1.31

五盏风

风风风风风
战火是个魔鬼
钢刀和太阳旗
月亮镰刀收割人民
罪恶的世纪将否来临

风风风风风
岁月是台洗衣机
鲜血和自由被一同洗去
死去的人为生者唾弃

风风风风风
同样是死过人的民族
我们的土地上
为什么只有鸟才能飞上天空

风风风风风
也许 未来和过去分野于黎明
也许 大洋彼岸的亲人们忘记了图腾
印地安人把我们当上帝
却有人用其头颅沾着酒吃

风风风风风
我不想要混浊的泉水
风风风风风
我不期望伪善的礼仪
风风风风风
为什么人可以什么都不信
风风风风风
痛苦
祖国

都是棋局

风风风风风
。。。

07.1.30


与博爱辩论

博爱 主对他说
“一个孩子
他杀了你儿子
你却应主动安慰他的母亲”
博爱 他对主说
“我无限的大全,尊贵的圣灵,不,请您让我安静,
我只想不让自己颤抖,我只想甘心于枷锁,请您给我寂静的海岸,
眩目的背景,请别让这个无知的女人哭泣了吧,她的泪水湿了您的脚,
她罪有应得,我们罪有应得,她这个不懂道理的婆子,鲜血是酒浆,泪水是叛逆,我要赞美那小男孩的刀,不,我要赞美您,神啊,我尊重你一切的安排。。。”
博爱 我站在一旁观看,内心骚动,“人,你究竟应该如何?!”

07.1.29

标点


有什么不同呢
倘若我们死于出生之前
最后一个严肃的问题
就不再属于身体
即使
那问题在尸首上开满青花
恐怕也是灿烂的
像一个尚未完成的标点
暗示着整体

07.1.1


我有童年记起


有童年记起
我有童年记起
请给我个童年记起
我的童年
在哪里

在过去寻找
在现在等待
在未来焦躁

日记本里的是童年么
倘若是
还好属于我 多么宝贵
倘若不是
就骗自己吧
同样宝贵

有童年记起
我有童年记起
请给我个童年记起
我的童年
在这里


2007.1.1

一颗流星划过蓝天


一颗流星划过蓝天
敲钟人流放西南
追随他的脚步不断
九顶苍山径直穿越
追随他的脚步散化成风
路旁的石头上刻着
古老的图案
澜沧江 那敲钟人的眼睛
冥冥之中
给了群山些许祭奠


07.1.1


作你自己

作你自己吧 有太多的事情要你用心
年轻人 请听我说
要用双手去劳动 用汗水去耕种
要用真诚握住你的朋友
要起的早早 身体健康
要赶在欢庆的日子里尽情歌唱
要独自一个人哭 在后台 人生的大戏尚未结束
要忘记你的名字 倘若你万众注目
要记起你的名字 倘若你在域外漂泊
要把最切实的安慰留给她 那个你最爱的人 仅仅是她
也许你会犯错 年轻人 怀疑的眼光好似传说
每个道理都戴着墨镜 人生中 片刻的时光都需要最细心的雕刻 擦亮你的眼睛 当你踏过九万里路程 相信自己的灵魂 心底永远是最亮的一颗星 于是 有种力量将穿过云层
作自己吧 向每一个人学习 在自然中沉浸 倘若有谁被叛了你
就静静祈祷 还有神 将给你臂膀依靠
要知道 年轻人 你从来并不孤单
要知道  年轻人  人 总要跨过篱墙

07.1.8



发表于23:05:06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五十咏怀/槛外人 | 返回首页 | 科学哲学未来发展的三种路径分析 / 李侠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