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魯集/季惟齋 | 返回首页 | 且過/古木苍藤  >>

2007-01-29
閒居絕句五十首/季惟齋
TAG:季惟斋 绝句 闲居 丽泽门

閒居絕句五十首

 

雲在蒼天水在瓶,無須精舍築山青。從來日面佛同住,每每殷勤伴讀經。

(愚常于南牖下讀書。馬祖言日面佛,月面佛。)

 

我言儒術亦清虛,早會南陽種樹書。容膝齋如避詔穴,罡風浩氣好吹噓。

(避詔崖在華山,今夏一過。)

 

竺巌已慣聽松氣,偶覷江潮浮淺舟。不若關門無事住,解衣磐礴已深秋。

 

絳帳長聞夔樂聲,窺園興致每如傾。五雲山上參真際,竹嘯風吟忘遠征。

(重陽登高,攜門人等三十余人,其樂融融。)

 

天淨琉璃水練明,西風高柳氣尤清。五臺山裏最涼意,渾入吾家不覺聲。

(寒舍在大運河畔,地略空廓。六年前曾遊五臺山。)

 

白日芒寒鵲振枝,高梧昨夜月星垂。楞嚴不為山河計,總說虛空未自知。

(德清楞嚴經通議有曰,五蘊身心外,及虛空山河大地,當下消亡了無可寄。愚謂窮途險路,未必真實,山河大地,本皆法相,歸其妙理,中道自然而已。)

 

不記流年類野居,誕期偶至亦欷歔。四時漱臥如專壑,堪笑阮公謝客書。

(阮芸臺自言,近十餘年,每于生日效顧寧人謝客,獨往山寺,以為一日之隱也。)

 

智者堂前古柏風,去年盤坐若霜鐘。僧房微雨讀郊島,萬壑秋聲一臥中。

(去歲冬日攜友訪天台山國清寺允觀法師、夢初居士,一宿而返。)

 

講席多年木鐸頻,也將獅子作嚬呻。蟄居淵默無聊甚,偶入青山事喜瞋。

(東坡言,契嵩禪師、海月慧辨師以瞋喜作佛事。愚今年美院成教課最多,校址在五雲山下梵村。)

 

林泉高致郭溫縣,霽月風光周道州。汝我同心何必語,寒泉飲盡再登樓。

(吾友海鐘居士貽予上品鐵觀音。居士又號林泉閣主人,為今山水國手。)

 

迥離世味攢眉後,一洗心塵頓若醒。參苦吾從鴻範入,何須四十二章經。

(吾友陳檀溪貽予小葉苦丁茶。檀溪又號山居讀易生,專精羲學。)

 

喫茶渾似學爲人,茶熟還如丹藥真。圓悟四言我拾取,女兒已獨愛宗純。

(吾友吳樹榮貽予上品普洱。樹榮兄世業茶莊,於茶學深有專詣,人亦有古風。圓悟克勤禪師曰茶禪一味。日僧一休宗純為扶桑茶道祖村田珠光之師。)

 

拙荊原不似萊妻,靈竅為開萬類低。書學尤尊瘞鶴石,俗情未肯一同棲。

 

米老聞名拜怪石,蘇公亦嗜雪浪痕。世推震澤玲瓏意,不比武林渾樸尊。

(武林諸山奇石極多,山體磅礴,嶙峋怪麗,愚每出遊,為之嗟歎不已。)

 

開卷當如谷那律,鼾眠須似陳元龍。求田問舍非吾計,茶飯宜時銷夏冬。

(今夏遊滬,朵雲軒覽俞曲園聯語有曰,登百尺樓意態雄傑,開九經庫根柢盤深。)

 

梅花去歲抱盆回,花落香消兩俱哀。巌穴高僧詩百詠,緣何我不吊寒灰。

(元高僧中峰明本有和馮海粟梅花詩百詠。)

 

猿鶴雙清偏性燥,未分三四已揚眉。吾妻偶讀臨川語,笑說東山一局棊。

 

學道應如獅搏兔,閒居方似水朝宗。日來無事聼花落,翠柳滄江又漸濃。

 

漁隱生涯舊世身,西溪初到可迷津。長思一日最佳處,蘆雪蒹葭說宋人。

(霜降後十日西溪秋雪庵雅集,曾與吾友長興錢具漚閒話于萬頃蘆花叢中。愚為西溪常客,君方初過。)

 

茂林遠岫氣混元,神物何能思議翻。豈料黃昏臨野渡,相呈覿面盡無言。

(西溪雅集乘舟暮歸,憑欄所見,絕類李營丘茂林遠岫圖,實生平所未見。)

 

出門背負無形劒,林壑消搖未試腥。偶入喧喧人境裏,邪魔辨取作支硎。

 

舊有龍居黃鶴龕,劫灰掃盡築新庵。跛僧拂拭寒煙處,佛殿和南帶淚參。

(冬至龍居寺墓園拜祭岳母墳塋,岳母今夏仙逝,托體山阿。龍居寺在城東北六十五裏,牧齋初學集有杭州黃鶴山重建永慶寺記紀其源流。)

 

重陽看盡磻溪來,書案雙峯並峙開。最憶華山嶽觀裏,玉泉茶瀹道人囘。

(華山鎮岳宮有玉泉井,味極甘冽,今夏嘗與妻共飲之。)

 

讀易閑牕近水濱,喜從物事讚元春。今儒自是西京義,卻笑虞翻非解人。

(近世王樹枏焦氏易詁序有言,清人治易皆拾荀、虞諸人之牙慧。荀、虞于西漢易學且不能明,何有于後人。愚治易主兼綜,甚喜宋儒,倘為王氏所知,其當蔑如也與。一笑。)

 

張圖四壁學宗炳,草字一房類旭顛。村野芭蕉常易折,山童好事作雲煙。

(予本名旭生,素好草書,抑與張長史有夙緣耶。憶昔幼居鄉野,常效懷素采園中蕉葉,以供揮灑,其墨色亮澤,竟勝於紙。)

 

蓮池蕅益自渾成,宛若飛雲流水聲。我今閱藏算沙去,喜擕同名僧併行。

(幼檢古今人物名旭者,有張長史、釋門智旭,素有眷懷。蕅益大師曾撰閱藏知津。)

 

天性疎慵自放翁,奈何服垢議荊公。幸逢鍾阜卬須友,清廓飛蓬如禦風。

(拙著庸經堂筆記手民乖誤甚多,愚未及辨,吾友馮惕齋屢賜書正之,有太清絕滓之爽。惕齋學植深厚,校書之役,豈非割雞也與。)

 

石函大日藏林壑,葛嶺梵光映水天。六一泉亭舊蜀客,應生湖底作龍眠。

(斷橋附近石函路有近世劍俠黃元秀山樵先生書南無大日如來摩崖。六一泉遺址猶存孤山。)

 

采樂從來箕子國,開元更在煕寧前。每聼觱篥寒笳意,枯木飄風兩俱顛。

(門人姜煌青嘗贈予朝鮮雅樂唱片,後又得盤索理歌謠集,古調之外,尤喜其多慷慨清剛之氣。宋煕寧中命樂工采樂於高麗。牧齋有詩曰,煕寧雅樂君須訪,兼采夷歌備國風。近世吾國諸樂多苶弱浮豔之習,故愚必采夷歌以備國風之正。抑牧齋亦有此意耶。蓋苶弱浮豔之習自明人始也。)

 

南山節節東山閑,亦愛西山與北山。更有天山遊俠子,玉光劍氣遺民艱。

(檀溪兄貽予民國叢書集成本宋真西山先生集。吾鄉宋元北山四先生為朱學嫡傳。檀溪亦婺人也。近又得明遺老張怡白雲先生玉光劍氣集。七劍說部語,然亦足以表遺民之高節,有裨於風教也。)

 

為學須於實地勘,凡情但盡別無參。要知希臘源流處,此義焉能異瞿曇。

(吾友趙千帆治哲學,愚嘗於電話中為述此義,君甚以為然。)

 

桶落還如證悟門,萬端皆可入詩存。涪翁點鐵成金術,已作西江一口吞。

(馬祖有曰,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汝道。)

 

早參僧肇信非誣,逝者如斯也太迂。不意形枯南郭子,至今猶憶未名湖。

(僧肇物不遷論有曰,江河競注而不流。程朱以道體解,實亦潛用佛義。愚嘗寓居燕京先後共有五年,今睽隔已近七載矣。)

 

柿子林中讀慧日,鳴鶴亭前看蕺山。來日重遊應未忍,泮池無復水潺潺。

(嘗于柿子林書肆獲慧日永明宗鏡錄殘卷、姚氏劉蕺山先生年譜,記憶尤深。鳴鶴亭流連之地,何可忘也。柿子林不存久矣。吾友瀘州先剛氏自圖賓根求學歸國,留教燕園,嘗語予曰,近年水道汙壞,關閘,未名湖已成死水矣。)

 

魚藻軒前客跡多,昆明湖外舊山河。本來湘纍不須吊,嵗嵗秋風若九歌。

(頤和園為愚寓燕時遊跡最多之處。)

 

博山光影若無涯,獨記湖東耶律祠。當日不知元宰相,竟然血嗣萬松師。

(頤和園有耶律楚材祠。湛然居士乃曹洞高僧萬松行秀弟子,究禪深徹,嘗覽其文,甚驚異之。)

 

鬱華叢木鵲巢多,丘壑原來翠輦過。麥秀蕪城俱不賦,消搖策杖類頭陀。

(嘗寄寓圓明園廢園畔半載。京師多鵲。詩曰維鵲有巢,維鳩居之。時廢園多為民屋所據。)

 

襆被京華蕭散客,寒林月照水晶宮。一園秋氣渾如夢,入髓如今尚未窮。

(常夜遊廢園,月華如水,極清曠之致。)

 

金頂冰清騎象到,青城笛落座霞囬。欲知巢穴在何處,可逐浣花溪水來。

(愚嘗居錦官城青羊宮一帶。舊友黃湘嘗曰,自古有成者多曾入蜀,遠有少陵劍南,近有申叔湛翁,汝亦有此勝緣,信必受蜀山之助也。愚一笑置之。)

 

豁落曾經作蜀人,青蓮玉局每相親。移身大壑喬松裏,偶覺清音似獲麟。

(嘗居峨山中,閑著賷書,尊述儒學。今戶口猶在蜀地。獲麟操,古琴曲也。)

 

關河如帶邈沙蟲,萬仞蓮花碧宇空。一卷聊名西嶽集,竟與禪月大師同。

(今歲詩集曰西嶽集。吾鄉唐貫休禪師詩集初自號西嶽集。)

黃葉空飛葛嶺枯,山巖犖確小浮屠。秋溪白石喫不得,且煮清湯茶樹菇。

(拗體。)

 

芳春曾踏寳成寺,忽悟千年萬歲過。本若夏蟲住火宅,何須遍計自銷磨。

(唯識家言遍計所執性。)

 

風雨盤身寂照閣,蒼雲橫渡南屏山。方今避計全豁落,為有湛翁在此間。

(四月廿一大雨過花港觀魚,避雨馬一浮紀念館中。湛通沉。)

 

魚山梵響玉泉奔,僧骨猶藏草木蕃。人說靈龜曳尾久,碧潭覓盡未留痕。

(五月初九攜門人游南高峰下水樂洞。)

 

白沙溪是舞雩臺,已慣漱流枕石苔。水擊寒潭彼刹那,德山一滴世機開。

(白沙溪在祖居大淤村旁。德山有曰,窮諸玄辯,若一毫置於太虛。竭世樞機,似一滴投於巨壑。今夏游泳,學魚投壑,入水之際,忽有解悟,疑情頓消。)

 

風篁嶺上坐風篁,三笑橋頭話夕陽。咫尺紅塵禪定處,如昇兜率九天長。

(八月十五攜妻游風篁嶺龍井八景,亭中靜坐極佳,似有天庭之闊。幻覺不實,本無留心,惟志其遊跡耳。)

 

結菴澹社舊曾諳,法雨泉池搖萬柟。亭柱樊山嗟最勝,散原吊罷覓蘇龕。

(人謂剡溪唐詩之路,愚謂九溪同光之路也。林海亭有樊樊山天琴老人聯語,極好。陳三立衡恪父子墓亦在此山中,荒塚獨立,頗類其詩格。鄭海藏亦有詩題曰,杭州南高峰煙霞洞東坡嘗遊處也,寺僧刻巖石為財神,湯蟄仙斥之,易刻坡像,杭人遂題之曰蘇龕,蟄仙以書報予,且屬作詩。煙霞洞即在九溪盡頭處。海藏號蘇龕,今煙霞洞蘇龕雖不存,亦可備一掌故。愚戲謂待百千年後,同光之路亦可為一專題旅遊矣。)

 

大陸龍魂披髮尋,柏墳棖觸倚寒林。溪山藏穴可安穩,猛覺天風又苦吟。

(秋日嘗攜學生至陳三立衡恪父子塋前讀散原精舍詩數十首,寒鴉斜照,境極蕭瑟。)

 

經橫頤解學匡衡,自傚行藏魯二生。已悼蒼天鬱滯久,聊開萬木草堂清。

(漢書曰,公孫弘為學官,悼道之鬱滯。愚設明道塾每週講學不輟。)



发表于18:51:29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東魯集/季惟齋 | 返回首页 | 且過/古木苍藤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