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且过 / 古木苍藤 | 返回首页 | 宁远车站[给迟至明天到来的新年] / 柯小刚  >>

2006-12-31
今天的诗歌跨过明年 / 紫光凝
TAG:紫光凝



 
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了,把还存留的属于今年的诗歌一并放在这里,不分类了,让他们都属于今天。.算个祭奠,祭奠那些伤心或者开心的写诗时光.这个时间上的结束算是那个非时间上的美好的开始...


今天的诗歌跨过明年


可是

不能让他溜走
或者悄悄的
许多句子贮藏太久
铅笔挡在钟声前面
千里迢迢
词语迟迟来到
昨天的诗歌迟迟来到
今天的诗歌跨过明年

06.12.31


邓林

 

邓林之根有汗水和微笑

宛若狂奔的路程徒然断掉

醉酒的神灵挂在晴空

他也微笑 他也崇敬

邓林深处有露珠和蓝草

人类的童年一色

黄河的童年一色

 

06.12.30

 

 

我站在山顶

 

我站在山顶

望着天堂

天堂望着我的故乡

我投入大海

河流送我回家

故乡逆流而上

 

06.12.30

 

 

顺从运化

 

 

他顺从运化

破土而出

冬雪闪白

阳光分明射下

身旁兄弟高耸入云

经不起温柔抚慰

岿然不动

阳伞之影 参差斑斓

如貌美女郎 于他无信

却有情伴

 

06.12.29

 

 

 

月亮泉

 

 

很久了

很久没有喝水

土地干涸很久了

海水含盐

 

很久了

夜是漫长的铁轨

梦飞驰于其上

性命飞驰于其上

夜是伤心的锁链

 

一双衰老的手

粗糙着皱纹

颤抖在水平面上

月光射下

老人的眼中清泉涌起

 

去收割的

很久没有水喝的镰刀

收割了含盐的麦子

还有几双眸子驶出黑夜

捧者烫手的麦子

种在天空样的大海

种得天空般辽远

 

很久了

我们很久没有水喝

土地干涸了 山都干涸了

海水含盐 一直含盐

 

蓝鲸样的云层游弋在广宇

老人的手掌炽热火红

他有六间平房

九亩麦田

月亮底下

他跺脚唱歌 山歌也很辽远

他有九亩家田

六间麦仓

六间清水洗透的乡村姑娘

 

很久了

我们都没有水喝呢

土地干涸了 还有山

我们如此的活着

依旧活着

 

九亩家田沐浴在阳光

你家的日头藏在黑夜的屋檐

我家的姑娘如清水洗面

月亮底下

我们手拉着手

祝福着彼此

泉水喷出麦田

 

 

06.12.30

06.12.31改

 

 

目光急切五分

 

两个驼子

偷偷进城

悄悄进城

城墙爬上月梢

方言的关卡开始变乱

“天黑黑的压下来?”

“天黑黑的爆炸开来?”

天黑得如白昼洗夜

灯笼上 两个驼子

偷偷进城

悄悄进城

一段笛声爬上月梢

 

“姑娘在此等了多久?”

“她是否品性纯良?“

黄沙的土墙阻挡了归家的书信

她的泪水已经望穿

望穿了座座高山

手刀上手 光闪夺人

两匹白马舞动在眉宇之间

两架身体舞动在稻草之间

稻草

是天明前最好的消息

 

边境的沙丘上烟花不断

一个驼子

目光已盲 摸马爬上月梢

笛声中的姑娘缓缓站起

目光急切五分

城墙长成高粱地

天宫深处的火焰三丈三

高粱地头的浊酒三丈三

“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带我离去!带我离去!”

井口的风声三丈三

手心的汗珠三丈三

 

两个,三个,或者四个

白刀,长马,爬上月梢

让夜莺的喉咙哭哑

让故乡的高粱跌倒

让方言的歧路顺着迷津

转头跑掉

白马,长刀,爬上月梢

将黎明了,

井中的月光三丈三

水中的久等三丈三

 

匆忙的驼子,是另一个,

偷偷出城的是这一个

匆忙的姑娘飞越夜晚

爬上月梢的城墙

目光急切五分

 

 

06.12.30

06.12.31改

 

 

 

五谷丰登的夜晚

 

 

五谷丰登的夜晚

安居旱地的乡民拥抱着

橘红的家园

陈年新酒的锣鼓不停的敲

酣睡的骡子

竟梦着疲惫的脸

 

勇敢前行的牧人

羊群迈出千里

翻越大海的屋脊

分割草原

驾着幸福的船

 

我坐在茫茫的水上

偷偷的

水流进我的心中

 

 

06.12.31

 



发表于18:05:58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且过 / 古木苍藤 | 返回首页 | 宁远车站[给迟至明天到来的新年] / 柯小刚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