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鳥不傳雲外信, 丁香空結雨中愁——牟師未回的一封信 / 葛安台 | 返回首页 | 折扇十三叠:余笑忠组诗《折扇》绎解 / 柯小刚  >>

2007-01-05
学而臆解 / yie
TAG:yie 为学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首先我们要探询,是谁学?  学什么?   时是何意?  为什么会不亦说乎?在这里反问的语气是不是一种召唤,一种情不自禁的招手,一种发字内心的喜悦而流露出来的分享和告知?     这里的学是指我们从小到大的语文,数学各类学科意义上的学吗?习是指考试吗?考试获得好成绩那种胜利感是说吗?似乎不是。这里的学是指获得知识,“学者们日复一日穷其毕生精力从事科学研究时,并不能为掌握真理的欲望所推动。因为他们所或获得的,仅仅是知识,而知识并不能因其本身而成为欲望的对象。”那么,我们在各个学科中所学习的知识,同样也并不是为获得真理的欲望所推动。“一个孩子上地理课,或者想得个高分,或者是服从他人的命令,或者是取悦父母,或者就是他觉得遥远的国度以及他们的名称有一种诗意。”  如果某一刻他不知道巴西的首都是那里,而下一刻他又学到了,那他的知识有所增长。但他并不会比以前离真理更近半分。在某些情况下知识的增长会接近真理,而在另一些情况下却不会。又如何区分呢?  记问之学,不足为师也。为什么呢?  甚至逻辑理性,今日计算机
亦不足为师也,为什么呢?    也许是因为“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薇依举了一个暴烈的例子,如果一个男人惊讶的发现他心爱的,他完全信任的妻子对他不忠,被他撞了个正着,他就会和真理有一种暴烈的接触。如果他得知在一个他不了解的城市里,一个他不认识的,头一回听说名字的女人被叛了她的丈夫,那他和真理的关系不会有有任何改变。   所以知识的获得之贴近真理,只有当它与我们所爱者有关,而不是任何其他情况。    知在某个意义上来说只是类似于现象学意义上的存在,好近似于现象学意义上的趋向,意向,单纯这个的知或者好,而不能爱或者乐,就只是会带来海德格尔所说的“烦”“畏”“无意义”之感,这里的义也就是爱和乐了。  人们必不堪忍受,必然会逃向可以带给他们乐之地,但无学之乐,不觉之乐也只是空虚,只是最低级意义上的娱乐,生物之欲,因为无所根本,因为本身是与天地分离的。敬天地,爱人间,斯其为一体之感。   当我们咿呀学语,蹒跚学步的时候的,我们会给爱我们的父母带来欢乐,这是我们最初的言行,最初的学而时习之,将我们与动物分开了。但只是我们的意识不到。当我们刚上小学时,认识第一个文字和数字,用我们稚拙的笔画写出来,也有一种喜悦之感.  但这里,是指这些时候吗?   孔子似乎并没有担任过小孩子的老师,"人生十年曰幼,学;二十曰弱,冠""吾十五而有志于学"所以,这里指的不是幼学启蒙,而是向少年,行冠礼之子发出的召唤,"学",不就是一个带冠之子吗?志类相求,乃可为朋,因为志是广大直立的,志,士心也,求为之士,不为私名利禄.于此,方可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之
意.        因此,这里所学的不是指知识,而是更素朴意义上的言行心迹。“不学诗,无以知言。不学礼,无以立”。礼以道行。    也许,我们可以从论语的最后一则看出,子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这正好和第一则构成了奇妙的对应的关系。也许,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是锤炼自己,了解自己,是尽其心者,知其性也。  但这里反问的,不亦正是一个振荡中前进,在变易中见不易。时,习,这是笨拙的,但是是可以努力,是罗丹的青铜时代,是春天所吹拂的风中之苗,是心花  期待怒放。     而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因此不是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不是如希腊早期的自然哲人,而是气类相投,共存于天地人间。斯所谓“一乡之善士,斯友一乡之善士;一国之善士,
斯友一国之善士;天下之善士,斯友天下之善士。以友天下之善士为未足,又尚论古之人。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是尚友也。”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这里承认了限度差距,岂能必求于知己,尽己之性可以完全,但初学岂真能完全?而尽人之性,可能强而驱之?先求尽己矣.会愠,但思之可不愠,合忠恕之道,此为君子矣。
 



发表于17:52:47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青鳥不傳雲外信, 丁香空結雨中愁——牟師未回的一封信 / 葛安台 | 返回首页 | 折扇十三叠:余笑忠组诗《折扇》绎解 / 柯小刚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