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格尔《安提戈涅》解读综述 / 七种白 | 返回首页 | 《希伯莱与希腊思想比较》出版  >>

2007-01-24
《海德格尔的根》出版
TAG:政治哲学 海德格尔 茎典书写丛书 巴姆巴赫 张志和

 


《海德格尔的根》中译本序



如果不以这本书所用的技术化学院研究的方式来进行条分缕析的梳理,恐怕很难说服另外一部分同样属于技术化学院研究者的海德格尔学者们同意:海德格尔思想与一种叫做政治的根本领域有着源初的、决非偶然的关联。

但是这样一种纯技术化的学院研究方式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有助于我们对海德格尔之政治关联的理解,还得取决于阅读者本身所处的位置。这个位置如果未经自我主张(Selbstbehauptung)的审查和选择,那么它只可能是由当前的“大学”所赋予给他的。

这本书的作者或许就是站在这样一个未经审查的位置之上,但他处理的内容却要求他超出这个位置。在方法和内容之间,此书有着富有教益的张力。只是通过作者对研究中立性原则的贯彻——吊诡的是,这一原则本身并不是中立的,而是从属于某种意识形态偏见的一方——,这本书才具备有益的价值,无论对于技术化的学院学者,还是对于那些站在更加本质的位置上关心人类事物的思想者。

茎典书写收入这本书还不只是因为它的这种可疑的中立性态度——这种态度使得作者既反对了那种以为海德格尔思想根本无涉于政治或仅仅不幸地偶然相关于政治的学院气观点,也似乎避免了那种喧嚣尘上的无论辩护海德格尔还是批判海德格尔的意识形态化意见,虽然那种在中立化研究信条背后潜藏着的“政治正确”无时不在妨害着一个政治哲学的思想者应有的深思熟虑的心平气和。不过,只要读者本身超出了这种“政治正确”的位置,那么这本书必将是饶有教益的;至于那些对此位置一无反思的读者就更容易在他的阅读中找到乐趣了。

茎典书写选择这本书的意图,主要是在提供一个借镜,好让我们在读这本书的时候照一照自己:面对海德格尔和整个“1914一代”Hellenomania(希腊热)的德国政治哲学的失败教训,我们,同样身处悠久文化传统和全球现代化潮流之间的中国人,我们该怎么办?在前所未有的远离中西双重根源的危机处境中,我们如何重新解释我们的经典,以及西方的经典(这个区分已不恰当,因为西方已成为我们主动担当的天下责任的一部分,因而“西方的”经典也已成为“我们的”经典),以便让它们既保有适当的张力以与现代化相抗争,又不至于丧失它们积极参与天下建设的日新活力?

这两方面的结合可以用这本书中反复提到的一个海德格尔词语来表达:Auseinandersetzung。这个词一方面意为分野相争,另一方面又是商量讨论。此书作者把这个词翻译为confrontation。同样,confrontation一方面是相互见面——见面必有礼节——,另一方面又是分庭抗礼。子曰:“可与立,未可与权。”如何权中达变,见好这个面,又分好这个庭,抗好这个礼,或许是古老的根茎能否再发新芽的关键?


柯小刚
二五五七(2006)年秋序于道里书院


《海德格尔的根——尼采,国家社会主义和希腊人》,[美] 查尔斯•巴姆巴赫/著,张志和/译,茎典书写丛书,上海书店出版社,2007年。


 

莖典書寫叢書公開信息發佈區

 



发表于20:39:58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黑格尔《安提戈涅》解读综述 / 七种白 | 返回首页 | 《希伯莱与希腊思想比较》出版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