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重行树 / 柯小刚 | 返回首页 | 存-在本身之为存在与时间的发生 / Gestell  >>

2006-12-08
光隐诗歌散文几篇 / 光隐
TAG:光隐 古筝 贝七 肖邦 门德尔松

几个小片断
 
126

近来一直在听莫扎特的钢协。以前只是觉得悦耳,现在突然感到许多庄严的忧伤——
它们迈着宫廷的步子,一圈圈地走出无数不抱任何希望的快活。


231

这感觉持续很久了:想听拉赫马尼诺夫的第二钢协。不算强烈,但的确时时浮现。这是几年前我特别喜爱的,至少收有十多个版本,但一张也没带来美国。当然,如果实在想听,去下载也不是不可以。这些只是说明,拉二,已经不是我的手边之物了。它像一种乡愁,同时提示出时空和心理上的远离。


232

倒是带了几张老柴的来。于是听他的第一、二钢协。跌跌撞撞的贵气和大大咧咧的悲情,裹杂着虚弱的鲁莽终还是成不了雄劲。我非常受不了他的,以及其它俄国人的,戏剧性。要么几乎像杂耍,要么就有强烈的文学化语境,造成很多无益的联想。听第一的时候,有时觉得它是《1812序曲》,有时还觉得它干脆就是《胡桃夹子》。
零四年初,有大半个月的时间,我除了睡觉就是在听老柴的第二钢协。但之后便几乎没碰过它。现在又听到第二乐章里像是钢琴三重奏的那部分,那样一种纯粹的俄罗斯情怀,仿佛终年不化的积雪,始终存留在我心底,衬托梦,覆盖睡眠。

 
[原创]几首献诗 
 

过程
——献给贝一、七


                                           风撕扯树的头发
                                           扯掉所有黑色之外的纹饰

                                           风撞在墙上、柱子上
                                           发出启动引擎的嘶吼

                                           风站在各个高度驱赶落叶
                                           一群群被鞭笞的流亡者

                                           奔走相告新生的严寒
                                           破土而出的凛冽、僵硬

                                           云静卧高处
                                           藏满昏晦的日光密谋降雨

                                           草叶相依
                                           曾需仰望的落于足下

                                           这劫后余生的废墟
                                           一轮沉入视线以下的落日
 


灰尘

——献给肖邦的升C小调夜曲和降E大调夜曲

                                     钢琴声至轻柔处便仿佛消失了
                                     大提琴弦在醇厚里深藏着无从示人的颤抖

                                     两支小夜曲足以让我度过和忆起那些秋冬
                                     那些窗前的上午辽阔如整个时节

                                     有时我想起这些旋律
                                     它们清平而白,似被碾压过的脚印

                                     绕着房间里所有未曾被察觉到的静物
                                     不知是欲转身离去,还是踌躇着就此留下
 


年代
——献给门德尔松的E小调小协


                                                年代久远的民间恩仇
                                                恍然忆起的梦中的哭喊
                                                麻醉过后的最初阵痛,在某一刻
                                                它们不辨彼此
                                                在一道电光中它们捂住眼睛和脸
                                                跌跌撞撞地逃进夜色
                                                逃进夜色中的枯荣
                                                枯荣中消逝着的阵阵秋声


 
贝七

周末总会把贝七完整地听一遍。听着听着就好像来到了四九年的七月,维尼乘坐玛丽皇后号轮船来美国看马尔康姆。“如果你不能来纽约接我也没关系的,我可以自己坐火车过去。说不定还会像电影里那样,有一位在船上遇见的美丽姑娘帮助我呢。”马尔康姆自然不会不去纽约迎接维尼。路上他们谈着音乐,维尼轻声吹起了贝七,那么准确又那么有表现力。他们在康涅狄格的乡间散步,在晨光中为一棵棵树木起名字,在黄昏时沿着树影的方向丈量一片树叶的身高。
马尔康姆妻子做的瑞士奶酪,在康奈尔哲学系展开的讨论,无法忍受的夏夜的炎热和复发的病痛,这是怎样一段欢愉、驳杂、激烈、并且绝望的夏日时光啊!维尼生命中的倒数第二个夏天,在他不愿认同又无法不认同的欧洲大陆之外,一场放逐、奔跃,又仿佛以一个最忧伤的手势提前为生命收了尾——“我不想死在美国。我是一个欧洲人——我想死在欧洲。”

如果这是午后,如果秋光流溢,如果窗外的晴朗明脆得仿佛可以折断,耳机里传出的便是维尼的口哨声,口哨里旋律的漩涡让你眩晕得闭上眼睛——旧日时光缓缓呈现,幸福得几乎就要死去。
 


 
[原创]说筝(1—2)
 
1

古筝是种没有野心的乐器。
与弦上有13个泛音点的古琴相比,它很难虚实相间;因此很难空灵,不大容易奏出旷古雄浑的纵深感。但它悦耳,它把音乐还原到了声音。有时揉弦,还能听到昆曲般婉媚的唱腔。

有人说,和琴相比,筝是词,是可以填出来的。而琴是诗,是长出来的。也有人说,筝有俯视,因此有思想,可以通往哲学。

就我目前的感觉来说,弹筝,便是以一种思考的姿势,从最直白的审美体验开始,慢慢走向空阔的历史和哲学。


2
引子:

西江月

                  我在黄昏读诗。诗中
                  你没喝下那坛酒
                  我却
                  在远方醉了。
                  醉了,就来到窗边
                  就弹一支
                  五百年前的曲子。

                  春末的新叶,绿得很淡
                  淡得很远
                  我弹得很轻,轻得很慢
                  窗外一闪一闪的夕光
                  点起灯笼,照着我
                  一声声地走回
                  五百年前。

                  可这曲子啊,若不是我
                  在这个黄昏弹起,
                  也许就失传了。
                  就要伴着孤独的酒香
                  飘回
                  五百年前的诗章。


以前并不经常校音,只是连日阴雨后,音实在走得过分,才想起来校一校。不过慢慢地,就开始对音准敏感起来。每次把指甲戴上,仿佛很沉醉地把弦们抚一下,大体也能感觉出个高低偏差。民乐器的音准很受天气影响,湿度变化一点,就得校正一遍。虽然不免麻烦,但也让筝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跟天气,跟你的生活有了互动。每次校音,就像是在跟它对话,跟它交流,跟它和和气气地磨合,然后默契地一起弹奏/被弹奏(或者是我被它弹奏呢)。

偶尔也会有一天忘了弹它,或者路过它就像路过一个单纯的物。或者偶尔想起来擦擦琴面的灰尘,像是擦掉一层苍老,让木色回到也许本然些的什么。但我始终不喜欢用布蒙住它,甚至开始越来越坚定的觉得,灰尘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甚至偶尔有一天忘记了弹它,也不觉得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我生活得都忘记了生活的习惯,绕过了生活的步骤,这是一种多么奇妙的状态啊。



发表于18:52:57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七重行树 / 柯小刚 | 返回首页 | 存-在本身之为存在与时间的发生 / Gestell  >>

评论

沉河 () 发表于2006-12-11 20:53:30

在这儿遇见还是问一声好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