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石 / 七种白 | 返回首页 | 梅洛—庞蒂与身体现象学——兼论西方哲学中的“身体性”问题的演变 / 李重  >>

2006-11-25
高原 / 一行
TAG:一行 高原

高原

 

构造山岳的力量就在我们面前。

在积雪的皮肤下,

岩石像骨骼一样缓慢生长。

高处的溪流里,石头和冰交互混溶,

经过阳光的催化而成为银子,

从白玉一样的坡上倾泻而下。

那轰鸣的雪,在苍鹰盘旋的催眠中

重新变得沉静——

此刻,地上的每一个人,

都只是鹰在雪之梦境中的投影。

 

在山下,每一棵树木都在遥望,

像一群孩子在遥望远处的父亲。

它们的目光明澈而坚定,

并不畏惧从山顶投来的

父亲般严厉的雪的反光。

树木克制着行走的冲动,

甘于成为向天之路上的路标——

一条道路,像逆行的溪流,

从被风劈开的村庄流向了茫茫山顶。

 

而山体,它炽热的心脏在深处跳跃,

创生出血液般激荡有力的岩浆,

在一切可能的缝隙间冲击、拍打。

山体从未依附于太阳的照耀,

即使是当晨曦用光之绳索

将山的轮廓从黑夜的深井中拉出。

大山自身奋力地显现,

它的出场是心脏跃出体外的冒险,

并不需要太阳成为它头顶的光环。

 

——我目睹着这一切,想到

高原之高乃是高贵。

而天神的赞词,

就是雪片从天空落下。

但山并不接受被这些词语覆盖,

它不时地发动一场雪崩,

去推翻业已凝固的语言的统治!

 

 

一行2006年11月于昆明




发表于23:23:07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金石 / 七种白 | 返回首页 | 梅洛—庞蒂与身体现象学——兼论西方哲学中的“身体性”问题的演变 / 李重  >>

评论

红松 (http://吉林四平) 发表于2006-12-24 12:45:28

来过

读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