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詩與Ποίησις之“興” / 董國 | 返回首页 | 國粹"(與"國故/國學)起源考 / 劉夢溪  >>

2006-11-14
在孟子和马克思之间:关于网络、流动、混杂与边界的网络聊天 / 佚名
TAG:大学 建筑 网络 块茎 欲望

1:59 PM 路人甲: 乙!
2:00 PM 路人乙: Hi
2:01 PM 路人甲: 原来你也经常挂网上啊. 在某市?
  路人乙: 办公室上网免费,时刻挂着。在某市。你还在某国吧?
2:02 PM 在忙活给某大学道路楼宇命名并重审校训校歌呵呵
 路人甲: 哈哈, 这可是大事
2:03 PM 制礼作乐啊
 路人乙: 那是圣人的事,不敢当啊。其实是推不掉的任务。没啥历史,难哪
2:04 PM 路人甲: 没有历史,这就叫创制了
2:10 PM  路人乙:  那哪敢啊。完成任务罢了。刚写的几段,聊博一笑:
  某年,某大学将迎来百年校庆。这是一个历史的时刻:它是过去历史的结果;它是未来历史的开端;它在眼下尤其是我们这些躬逢盛典的某校人承前启后的节点。我们只有承担起这个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历史使命,我们才真正进入某大学的历史,融入大学的生命,与大学同在。
大学是有生命的。某大学的生命即将迎来她的百年华诞。在世界大学历史上,百年是年轻的生命。但对于现代中国的大学来说,这纵然年轻的生命却经历了千年的沧桑。对于任何一所现代中国大学来说,百年校庆要记取的绝不仅仅是百年的历史,而且必定是千年的沧桑;百年校庆要展望的也绝不仅仅是百年的前景,而且必定是千年的未来。这是因为:年轻的现代中国大学,她的年轻非比单纯意义上的年幼;现代中国大学的年轻,这是一个健硕古老的文明-文化体自我更新意义上的年轻。
大学的生命即是文化日新的生命。在文明-文化体的创辟、传承和自我更新方面,大学承担着本质使命。年复一年走进大学复又走出大学的,是人类生命代谢中最鲜活搏动的血液。他们是这样一些年轻人:他们刚刚成年,从家庭的庇护空间走出;但他们尚未进入社会生活的公共领域。大学于是承担着为人类的公共生活培养公民的任务。而文化,就其源初意义而言原本就是这种意义上的培养教化。而在培养教化中,作为培养对象的青年人又反过来以生命的投入复活了文化,更新了文化。大学于是成为人类生活的心脏,它以其不息的搏动实现着人与文的交换,新与旧的更生。百年校庆就是这样一个更生的节点,正因此它才成为一个节日,一个重新诞生意义上的历史时刻。
正是在这种对大学人文和百年校庆的深层理解之上,我们在此尝试思考和履行校园文化建设的伟大事业。只有通过这种日新生命的文化建设事业,我们的大学人文和百年校庆才得以时代的精神标记自身。
每个时代有它的精神,精神体现于一个时代的风貌,风貌命名于一时一地的道路、建筑和人群的歌诗、格言。某大学现今的校训、校歌,以及道路、建筑的命名,是一个时代精神风貌的体现。但现在这个精神正在蓬勃地更新自己,而其风貌也呈现出日新月异的景象。躬逢盛世,当此节庆,我辈必当顺天而动,于时俱进,因时代变迁之大势,制校史文化之新声。
2:12 PM 路人甲: 赞。
 路人乙: 文中沧桑拟改为辉煌与沧桑。有何建议,不吝赐教啊,呵呵
 路人甲: 刚想起某大学的土木工程很强
  建筑关乎栖居
2:13 PM 路人乙: 对,这一点提醒非常重要,还真没想到!
2:14 PM 路人甲: 呵呵, 又多一点可以强调了
2:15 PM 我一直希望搞建筑设计和房地产的人能开发出适合"和谐社会"的建筑
 路人乙: 有意思
2:16 PM 路人甲: 你也许可以启发一下那些搞建筑学的,让他们多在这方面着力
  我在海外某市呆着,实在觉得该市的建筑上就没法让人和人的关系和谐
2:17 PM 路人乙: 我们是有一个建筑本科背景的研究生来着,他从海德格尔还是学到了不少
2:18 PM 路人甲: 争取校方让建筑学专业的人都学点儒家与风水,呵呵
 路人乙: 无奈,现代建筑的出发点是从现代私权保护出发的
 路人甲: 这一点我还没有看到有人论过
2:19 PM 也许值得梳理?
2:21 PM 路人乙: 嗯,我也是凭理念空想,有待实证。当前有从海德格尔等存在主义、生态学出发来搞建筑文化革命的,但是从法哲学政治哲学基础上来思考建筑之人类生活本性的建筑思潮似乎还不见发展。
2:22 PM 路人甲: 我在暑假和某朋友住在一起,对这个问题谈得非常多
 路人乙: 前者主要涉及人与自然的和谐,后者则要考虑天人和谐在人群生活方式上的落实。
 路人甲: 他的主张是"陌生人社会的熟人化", 而这一点首先就要从建筑上着手, 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就化在其中
2:23 PM 这个历史是可以梳理的
2:24 PM Aristotle与Plato都很重视空间的划分与管理
 路人乙: 陌生人社会的熟人化——这个是什么意思呢?
  中国古代城市也一样重视啊
2:25 PM 路人甲: 礼治只有在有确定边界的熟人社会才会隆盛
   社会学家的研究早已表明, 当社会流动性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 礼俗的力量就会下降,让位于非人格化,冷冰冰的法。
 路人乙: 也许分析古今中西城乡建筑空间布局可以成为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人类学政治哲学课题
 路人甲:
2:26 PM 所以, 要建设和谐社会,要考虑如何转化现在大量非熟悉的新社区,使之熟人化半熟人化
2:27 PM 我在某市的时候, 对城市社区建设还关注过一段时间
  一些新生的社区,比如某市的回凤观,在这方面有一些值得称道的经验
2:28 PM 路人乙: 对,流动性,这是现代社会伦理生活变化的基本因素。如何面对这个问题是关键。
 路人甲: 不妨先考虑有恒产的那部分人
2:29 PM 他们的流动性是最小的
  我的想法是,所谓现代性伦理,只是我们建构出来的理想型
  在具体的人群身上,伦理总是混杂的
2:30 PM 因此总是有重新打开新的可能性的空间
2:32 PM 路人乙: 网络空间,可以成为我们考察的一个重要方面:它的高度的相互陌异性和结识朋友的高度便利性这种矛盾的属性,它的高度流动性以及恰由此流动速度的急速加大而带来的接近的便利性,以及高度的数字化但是恰由此高度数字化带来的超乎寻常的人气狂欢……
2:33 PM 路人甲: 呵呵,其实我正是从网站空间这里看到陌生社区熟人化的可能性
  你看,现在学术网站是不是都熟人化了?
2:34 PM 路人乙: 呵呵,在网络上往往同时感觉世界太大了和世界太小了。。
2:35 PM 路人甲: 某市回龙观社区就建立了自己的社区网站,然后很多人通过网站交往,然后进一步延伸到日常生活交往,很多人就熟了
2:36 PM 路人乙: 那么这种世界的太大-太小性是不是可以成为我们考虑现代-后现代社会伦理生活的一个基点呢?
2:37 PM 路人甲: 呵呵, 马上出来了一个海德格尔式的术语——
  路人乙: 在我们这里的思考中,也许网络还不止是一个实际的交流媒介,而且也许是一个本质性的当代生活隐喻
2:38 PM 呵呵,不如说是海德格尔-德勒兹-列维纳斯式的术语
2:39 PM 别忘了海德格尔本人会非常厌恶网络呵呵
2:40 PM 我们决不可作海德格尔主义者哈
 路人甲: 他看到恶的无限, 但网络本身却可能形成自身的一些边界
   网络将传统的交往方式也整合进来了
  这里就出现一种混杂
2:41 PM 路人乙: 块茎
 路人甲: 呵呵,又回到茎典上去了哈
 路人乙: 或者说块茎的伦理
2:42 PM 块茎的伦理,这是一个自相矛盾的词,是德勒兹不会喜欢也不会认可的词
 路人甲: 但在我们的交往中,流动性和边界的关系,我觉得还没有得到很透彻的思考......
2:43 PM 人伦之所以成为可能,那是因为有名位
2:44 PM 在网络空间中,名位又是如何获得?如何保持?其脆弱性又如何?
2:52 PM 路人乙: 名位。但是在传统中,如孔子正名思想中,以及西方政治哲学的合法性基础思考中,名位之为名位自身就是一个流动的东西。也许可以说在那里,名位之政治伦理功用主要是从悬于名位之上的德而来得到实现的。这于是就形成道。所谓天下有道,就是名位在德的规定下形成一条川流敦化的通道。这也就是天命的思想,以德配天的思想,天命之谓性的基本思想。
2:54 PM 在德勒兹那里就是territorization和de-territorization之间的关系。
2:56 PM 所以我觉得现代社会的问题主要还不在名位的流动上,现代社会的一大问题是:如果名位不再成为人们主要关心的东西
2:57 PM 路人甲: 欲望
 路人乙: 所以我觉得现代社会的问题主要还不在名位的流动上,而在于名位是否还是规定人群生活的东西,现代社会的一大问题是:如果名位不再成为人们主要关心的东西。
 路人甲: 是的,主体的欲望
2:58 PM 但我觉得古典社会的一个重要的属性就是,它以空间的设置对欲望形成一定的制约,将人民引导向对名位的关注
 路人乙: 老出问题。如果名位不再成为人们主要关心的东西,那么道-德、天命就不再是能规定生活的原则。
 路人甲: 比如说,我们看《秋菊打官司》
  秋菊要的"说法",其实是跟名位相关的
2:59 PM 而这种伦理,就是在一个稳定的熟人社区产生出来的
 路人乙: 嗯,欲望。我们必须来思想这个东西。这确实是当前问题的关键。
3:00 PM 路人甲: 但是现代陌生社会的法律就不理解秋菊想要的东西。现代法律处理问题的办法就是就事论事,它不关注对人际关系的修复, 案子一结,人也就彻底成为冤家,一辈子不见面不交往了。
3:02 PM 而正是村落空间的边界以及流动性的缺乏,使得它的居住者不得不认真考虑跟他人之间的长久稳固的关系。
3:06 PM 路人乙: "主体的欲望"。然而欲望本身却直接使对主体的否定,它表明主体自身的并非自满自足性。
3:08 PM 路人甲: 呵呵,归结到底,还是怎么跟资本打交道。
 3:09 PM 跟资本打交道的问题。
 路人乙: 在德勒兹那里,欲望恰是形成网络结构的基本因素
   嗯,对,资本。
3:10 PM 路人甲: 欲望, 按照Epicurus的思考,是有自身边界的
  但资本在对欲望的开发与掌控上,已经达到了神出鬼没的地步
3:11 PM 路人乙: 欲望确实必须是我的欲望,某个主体的欲望。
 3:12 PM 路人甲: 但这个"我",却又是由一系列社会关系来构成的......
  在一种变态的社会关系下, 欲望就无限制地蔓延了
3:13 PM 不过可以思考,现代人的有一种欲望恰恰最得不到满足
  空缺的结果就是孤独 ——
3:14 PM 路人乙: 在德勒兹那里,反俄狄浦斯和千高原分别是资本主义与精神分裂的两卷
3:15 PM 路人甲: 千高原没读过,呵呵
3:17 PM 路人乙: 马克思同样深刻认识到资本的普遍性,但他试图借助另一种普遍性,更加普遍的普遍性,无产阶级,来把这个普遍性贯彻到底,因为资本有某种违反资本本性的东西:即资本的私人占有制
3:19 PM 德勒兹在这一点上似乎也是马克思的同道?虽然他对共产主义运动极为反感并因此而与福柯梅洛庞帝(?)交恶
3:20 PM 在德勒兹那里资本主义和欲望还不仅仅具有现代社会的特殊意义,它们成为形上学的基本概念。
 路人甲: 按照张旭东的解读,德勒兹恰恰体现后现代资本主义的自我意识
 3:21 PM 路人乙: 这个说法有点意思
 路人甲: 后现代资本主义已经去中心化了,它以网络化的力量而存在着
   但这种去中心化,反而进一步使它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
3:22 PM 更加难以反抗
  因为你甚至可能找不到反抗的靶子
3:23 PM 路人乙: 我们可以考虑一个问题:在马克思那里,如果资本去除其私人占有性,成为符合资本普遍性本质的真正资本本身,那么它会变成什么?
3:25 PM 路人甲: 这个问题棘手,呵呵
  列宁说,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后阶段
3:26 PM 我们就可以构思一下,这个帝国主义阶段是什么样子
 路人乙: 无论如何,资本与欲望似乎有这样一个共同的矛盾特征:那就是他的形上学的普遍性和私人主体性。
3:27 PM 路人甲: 就民法学来说, 现代民法出现的是债法对于物法的优先性
3:28 PM 换而言之,在现代社会,恒产变得日益不可能
  财产权日益被分解为一系列权利,其中流转的权利显得至为重要了。
3:29 PM 我觉得, 结果可能就是日益网络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路人乙: 在这些现实问题背景下,我们如何重新设想三代之前天下为公的皇道、帝道(王道已经是三皇五帝之道的脱落)、礼记中礼运大同思想和庄子中的藏天下于天下的思想,也许会有特别的意义。
3:30 PM 路人甲: 这里还有个价值分歧的问题:你对于这种网络化,是欢迎还是反对?
  网络化的时代, 资本的私人属性似乎削弱了
3:31 PM 但是,这却又是一个恐怖主义时代
  恐怖主义只有依赖网络才能存在
3:34 PM 另外,网络化时代,国家作为网络中枢,其权力也越来越强
3:35 PM 恐怖与反恐交织的结果是,网络越收越紧
 路人乙: 呵呵,网络是好是坏,未可一言尽之。混杂的网络世界要求对混杂的思想,但这思想本身又必须是清澄的。但这清澄不意味着意见的表态。事实上网络一如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事情,青春期的义愤是无济于事的。成熟的和负责任的思想必须首先静观审度,多方观照。
3:36 PM 路人甲: 那当然,我上面谈的就是形势
  包括我这两年来观察恐怖主义与反恐怖主义的形势
3:37 PM 路人乙: 看到一些你这方面的思考,颇有启发。
 3:38 PM 路人甲: 正是这个问题, 让我回过头去思考传统社会的空间分配与使用
  并对这种网络化产生比较深的疑虑
 路人乙: 哦,这之间什么关系呢
3:39 PM 路人甲: 还是孟子讲的,有恒产者有恒心
  你先要有一个固定的位置
  但是, 在资本主义兴起之后,虽然名义上是私有产权,但是恒产越来越不可能了
  我理解,孟子的恒产,并不一定是私有产权
  关键是恒字,而不是产字
3:40 PM 路人乙: 那就是说你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恰是马克思式批判的反面
 路人甲: 我现在也比较犯难
  沿着马克思的路走下去,我有点悲观
 路人乙: 恒,这又涉及时间问题。
3:41 PM 路人甲: 比如说,在周礼之下,土地都是公有的
   但它仍然是恒产
3:42 PM 所以我感到问题并不在于私有还是公有,而在于恒不恒
3:43 PM 路人乙: 你的想法启发我:也许我们要认真区分个人性和主体性。主体性表面上是现代个体性的奠立基础,但实际上它恰是本质的普遍性。主体性的这种逻辑正是资本主义逻辑的法理基础,这一点看康德黑格尔如何论证物权法的基础就知道了。
 路人甲: 是的
3:45 PM 我觉得现在就是面对这样一个个问题:孟子和马克思在反对资本主义上可以结成同盟,但他们终究要分手的
 路人乙: 嗯,思考中
 路人甲: 在这一个关口上,我们该走向何方?
  我现在不清楚
3:46 PM 但也许过几年,朋友们之间的思想又会发生一些大的分歧
 路人乙: 我也在探索。这是我们共同的问题視域。
3:47 PM 路人甲: 我知道某朋友选择的是孟子
  但有意思的是,他是从马克思开始的
  而我自己,接触孟子和接触马克思基本是同一个时候
3:48 PM 路人乙: 我想也许一方面可以利用和发扬那种根源于现代西方的私权,一方面在此基础上批判这种私权的法理基础:主体性、自由意志,从孔孟出发为私权重新立法奠基。
3:50 PM 路人甲: 那你意味着,你顺着孟子的路走了?
 3:52 PM 路人乙: 我觉得当务之急还不是意见的站队。事情本身首先要求我们思考这样一个基本问题:在何种意义上,我们能够说:我拥有某物?在何种意义上,我可以面对他人说:某物属于我?这是两个基本问题。这问题竟是从小困扰我的问题。从初中开始。
3:56 PM 路人甲: 刚掉了一下线
  是的, 这是个基本问题
或许,我们现在正在讨论中国未来的法哲学基础?呵呵
3:58 PM 路人乙: 是啊,诚惶诚恐啊



发表于15:09:0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詩與Ποίησις之“興” / 董國 | 返回首页 | 國粹"(與"國故/國學)起源考 / 劉夢溪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