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於海德格爾、施特勞斯和歷史主義的討論 / 謝夕陽、曙光 等 | 返回首页 | 诗歌作为一种家园景象——以唐诗三首为例 / 游兮  >>

2006-09-01
《存在与时间》中一个重要概念的中英翻译 / 王均江
TAG:海德格尔 《存在与时间》Aufgehen 王均江

《存在与时间》中一个重要概念的中英翻译

王均江

Aufgehen是海德格尔哲学中一个比较重要的概念。它的重要性在《形而上学导论》中表现得最清楚。海氏在那里追溯了Sein(在/是)的词源并将它归结为三个古老的词干,最后说:“我们从这三种词干中取得三种一眼看清的确定含义:生,升起,停留(按:即leben, aufgehen, verweilen)。”(熊译第72页,图宾根1976年版第55页)其中第二个含义“升起”就是这个aufgehen。海氏对此解释说:

“另一个印度日耳曼语的词干是bhu,bheu。也属此干的希腊语是φυω,起来(按:即aufgehen,熊译倾向于随语境不同而稍稍变化译法),起作用,由其自身来站立并停留。这个bhu迄今一直被按照通用的外形的看法用φυσις和φυειν来解释为自然与“生”(按:wachsen,生长,增长。注意与上一段的“生”不是一个词)。这种较原始的解释是从与希腊哲学的开端的分歧中得出来的,这个“生”也就从这种较原始的解释中表明为升起,这个升起又是从在场与现象来加以定义的。”(熊译71页,图宾根54页)

现在我们再看《存在与时间》中的aufgehen。

它在书中正式“出场”是在第54页(图宾根1967年版):Das »Sein bei « der Welt, in dem noch näher auszulegenden Sinne des Aufgehens in der Welt, ist ein im In-Sein fundiertes Existenzial. 中文修订译本译为:“依寓世界而存在,这其中可更切近一层解释出的意义是:消散在世界之中。在这种意义之下,‘依寓’世界是一种根基于‘在之中’的存在论环节。”(北京三联1999年版,第64页。下文简称为“出场句”)显然,aufgehen被译为“消散”。我因为原先读过《形而上学导论》,对aufgehen这个词已有了深刻印象,所以对这种译法不能理解。而中译者说他们时常参照英译本,或许在那里能找到这种译法的答案?

果然,英译SCM Press Ltd. 1962年版第80-81页有这样一个注:‘. . . in dem . . . Sinne des Aufgehens in der Welt . . . ’ ‘Aufgehen’ means literally ‘to go up’, or ‘to rise’ in the sense that the sun ‘rise’ or the dough ‘rises’. But when followed by the preposition ‘in’, it takes on other meanings. Thus 5 ‘geht auf ’ into 30 in the seinse that it ‘goes into’ 30 without remainder; a country ‘geht auf ’ into another country into which it is takedn over or absorbed; a person ‘geht auf’ in anytying to which he devotes himself fully, whether an activity or another person.. We shall usually translate ‘aufgehen’ by some form of ‘absorb’. 但据拙见,英文这样将aufgehen译为absorb,至少还需要一个前提才能成立,那就是德文介词in后面必须接第四格,然而,文中却是in der Welt而不是in die Welt,并且不仅在这一例中in后面是第三格,《存在与时间》中aufgehen in 出现的频率非常高(由上文可知,这是因为aufgehen是“存在”的一个重要的原始含义),其后面清一色全部接第三格,所以这个德文的in 只能译为英文的in而绝对不能译为into。这样,英文的译法很可能就是错的。中文的译法能否成立也就大成问题了。

下面,我们且不管英译,只讨论aufgehen的中文译法。

还从“出场句”谈起:Das »Sein bei « der Welt, in dem noch näher auszulegenden Sinne des Aufgehens in der Welt, ist ein im In-Sein fundiertes Existenzial. 在这个句子中,aufgehen的含义显得有些模糊,令人拿捏不定。这或许就是中、英译要舍弃它的基本义而另行寻求的最基本原因。但现在我们已经十分清楚地知道了海氏对这个词的用法,当然我们的根据是《形而上学导论》,它的底本是海氏1935年的讲课稿,与发表于1927年的《存在与时间》在某些词的用法上也许会有差异。但不管怎么样,我们姑且假定在这两本书中aufgehen的含义是统一的,看结果怎样。

按熊伟先生的译法,出场句就可改译为:“依寓世界而存在,这其中可更切近一层解释出的意义是:在世界中‘升起’(或‘起来’)。在这种意义之下,‘依寓’世界而存在是一种根基于‘在之中’的存在论环节。”这显得有些拗口。我们还是先按照海氏对aufgehen的解释,看有没有更好的译法。

前文我们引过海氏解释aufgehen这样一句话:“这个‘生’也就从这种较原始的解释中表明为升起,这个升起又是从在场与现象来加以定义的。”这里我们注意这三个词wachsen(生长,成长)、Anwesen(在场)、Erscheinen(现象,出现,出席),它们一起规定了aufgehen在海氏哲学中的含义。那么这个词说的就是,某物“长出来”进入Lichtung(林中空地,疏明),进入视野成为可以看到、可以通达的,即因“出现”而“现出象来”,“在场”。这是一个过程,但在这过程中最重要也最被强调的就是“出现”、“现(出)象(来)”这个动作。

我们还知道,海氏把希腊词ειμι(是/在)的阴性分词ουσια译为anwesen(在场),而aufgehen是海氏对希腊词φυω的翻译,ειμι与φυω渊源极深(这就是海氏终生研究Sein却始终抓住Physik或Natur等词不放的原因),这种关系在与希腊语同源的梵语中表现得最为明显。海氏在《形而上学导论》中提到了与ειμι、φυω分别对应的asus、bhu,但并没有细讲asus与bhu之间的关系。金克木先生在《梵佛探》(记得有河北教育、辽宁教育两种版本,但手头没有,故略述大意)中说,这两个词在梵文中互相解释,在具体用法中也大多可以互换,但仍有细微差别,即asus指静态、抽象之存在,bhu指动态、具体之存在。

综上所述,海氏既把源于ειμι的ουσια译为anwesen(在场),我们不妨把表述φυω的aufgehen译为“出场”。这样既照顾到了anwesen与aufgehen的“词源”关联,又基本上满足了海氏对aufgehen的规定。但这种译法在目前来说,更多地是针对和适合《形而上学导论》的,它是否适应《存在与时间》的“生态环境”还有待进一步考验。

我们再次回到“出场句”,它现在可改译为:“依寓世界而存在,这其中可更切近一层解释出的意义是:在世界中‘出场’。在这种意义之下,‘依寓’世界而存在是一种根基于‘在之中’的存在论环节。”下面我们来细致、深入地分析和解释一下这个句子。

究其实,它的关键,就是三个相互阐释或相互关联的词组,这在德文原文中看得特别清楚:das »Sein bei « der Welt (依寓世界而存在),des Aufgehens in der Welt(在世界中出场),ein im In-Sein fundiertes Existenzial(一种根基于‘在之中’的存在论环节),而在这三个词组中,每组的词又是相互对应或相互阐释的,具体说来就是:Sein——Aufgehen——Existenzial;bei——in——in;Welt——Welt——In-Sein。西语哲学做起“分析”这种活儿,那真是让人无话可说:第一组词是关键词,海氏对它精雕细刻也就罢了,但事实上第二组的介词in与bei,第三组的Welt与In-Sein海氏在《存在与时间》中也一丝不苟地都分析过。但我们还是只说第一组罢。Sein与Existenz的关系海氏在本书一开头就讲明了,Das Sein selbst, nennen wir Existenz(存在本身,我们称之为生存),只不过这个“存在本身”在这里是被限定了的,即此在的存在本身,本书中才称为生存(中第15页,德第12页);Sein与Aufgehen的关联本书用得极多(印象中或许有近百处),但一直没有明确地讲明它们之间的关系,后来出版的《形而上学导论》算是对这种关系的一种“总结”或“补充说明”。当然,《存在与时间》中Sein与Aufgehen的关系不会像在《形而上学导论》中那么“原则”、抽象和简单。这种关系在《存在与时间》中随着论述的一步步深入,越来越清晰和明朗。

让我们追随海氏的论述来进一步分析这三个词组之间的关系。海氏把操心(Sorge)视作此在的基本建构,而操心由三个环节构成:先行于自身(sich-vorweg-sein),已经在(世界)之中的(im-schon-sein-in (der Welt)),作为寓于(世内)来照面的存在者的存在(als Sein-bei (innerweltlich) begegnendem Seienden),而这三个环节就分别对应此在之存在的三种基础性质:生存(Existenz),实际性(Faktizität),沉沦(Verfallen)。(中第287页,德249-250页)在这里,我们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出场句”的第一个词组“依寓世界而存在”(Das »Sein bei « der Welt)具体说来,是依寓“世内存在者”即那些只具有上手状态和现成状态的存在者而存在,这是人“首先和通常”(zunächst und zumeist) 在这个世界上“长大”(wachsen)、“现象”(erscheinen) 或“出现”、“出场”(aufgehen) 的方式,而这也就是第二个词组“在世界中出场”所要表达的含义,这种“存在”和“出场”尽管因其遗忘“存在本身”而是一种沉沦,一种“日常状态”,但他毕竟是此在的一种最常见的生存方式,因而是“一个存在论环节”(第三个词组,ein Existenzial)。

中、英译本之所以将它译为“消散”和absorb,也许是因为这种“出场”,这种“生存方式”因其“首先和通常”着眼于他所操劳的世内存在者并从而被这种世内存在者所决定,而将一切都看作是现成的,因而“多半有消失在常人的公众意见中这一特性”(hat meist den Charakter des Verlorenseins in die Öffentlichkeit des Man)(中204页,德175页)。这里是说das Aufgehen bei有des Verlorenseins in的特征,再加上这句本来是解释沉沦的,所以应该是将Aufgehen译为“消散”和absorb的最好的理由。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注意两点,其一,这里不是一般的Verloren(消失)而Verlorensein(或可译为“消失式存在”),即是说以“消失在常人的公众意见中”的方式“存在”(译成中文Verloren与Verlorensein的区别就很难表达出来),所以要表达的主要意思还是“存在”与“出场”,而非“消散”或“消失”;其二,这里的Verlorensein in后面跟的才是第四格,才可以译为“消失于……中”,而aufgehen in 后面所接都是第三格,只能译为“在……中出场”。

最后,将aufgehen译为“消散”在有些地方会造成翻译困难,不得不改变句子原意才能译得通顺;有些会因译为“消散”而使句意不明晰。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原意。下面各举一例予以说明。

第一例见中译本84页第5行:“任何消散在最切近的工件世界中的操劳都具有揭示功能。”这是由以下短语译出的:der Entdeckungsfunktion des jeweiligen besorgenden Aufgehens in der nächsten Werkwelt(译成句子就是:任何在最切近的工件世界中操劳着的出场都具有揭示功能),中译为避免“消散具有揭示功能”只好颠倒修饰关系,将原文的“操劳着的”修饰“出场”改为“消散”修饰“操劳”。

第二例见中译本215页:“……背离更没有由于怕而发生的逃避性质,因为这种背离恰恰是要回转到世内存在者中去而消散于其中。”原文是:……Ein so gegründeter Fluchtcharakter kommt der Abkehr um so weniger zu, als sie sich gerade hinkehrt zum innerweltlichen Seienden als Aufgehen in ihm.依拙见应译为:“……背离更没有由于怕而发生的逃避性质,因为这种背离恰恰是要回转到世内存在者中去以在其中出场。”这里译为“出场”会更好些。因为不管以什么方式出场(哪怕是像在本句中这样以沉沦的方式),只有“出场”才会“现象”,才会停留或持存(verweilen),才会有“存在”。而“消散”就字面意义来说,恰恰是“出场”的反面。



发表于22:20:44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關於海德格爾、施特勞斯和歷史主義的討論 / 謝夕陽、曙光 等 | 返回首页 | 诗歌作为一种家园景象——以唐诗三首为例 / 游兮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