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阅读《中庸》的心态 / 杨小刚 | 返回首页 | 關於海德格爾、施特勞斯和歷史主義的討論 / 謝夕陽、曙光 等  >>

2006-06-22
寻神 / 七种白
TAG: 七种白

寻神
 
 
 
夏夜,走在从图书馆回家的路上,我发现我需要空气。

黄梅天的关系吧,然而城市的水泥房子里失去了空气。

这不是科学命题。这是感受。

感受是傲慢的。比科学来得软弱却更为傲慢。科学朝向与己无关的普遍理智之物(虽然现代科学发现,怎么着都无法与己无关。但是,当你按动一个实验器具的按钮,你会觉得那和你有关吗?你牵起爱人的手,那才叫“有关”呢。然而即使在第一种情况中,你仍然在动用你的手,人的手里面藏着心,心灵手巧,有心就有关,所以我们说“关心”。而心,是连通着神的,中医讲“心藏神”。手-心-神的回环通路,一双筷子从小使我们无知无觉地反复着这条通路。);而感受直指明觉活动的个己心灵。它们都有致命缺陷,所以它们两者为了隐蔽自己的缺陷而互相攻歼。

科学需要化为思,感受需要化为诗,它们两者都需要化为文字(孟子:君子之志于道也,不成章不达。)。

 

夜晚有更多的空气。她更适于呼吸。夜晚是阴性的。夏天的夜晚尤其如此。夏天的黄梅天的夜晚尤其如此。

 

今天偶然,偶然,翻到《辞海》的这么一条:

梅列日柯夫斯基[1866-1947] 俄国作家、文艺评论家。同哲学家布尔加科夫等人首倡寻神说。

“寻神”。

夏天的夜晚我行走在街道上,念着“寻神”,这个词让我想到的是海德格尔所说的诸神的隐遁,韦伯所说的祛魅,还有我们中国思想的“神”。

是否可以这样说:我们进入了泛黄梅天时代。(但是耶稣早就已经开始呼喊:神,你为何遗弃了我。)

 

到图书馆乱翻书。一眼就看到安妮宝贝的《莲花》。这个人的小说我不喜欢。她是一个女人。女人是阴性的。阴性的文字容易把人引向黑暗湿冷,不要随便碰这样的文字,尤其是如果你的意志(意志是阳性的)不够强大,那些黑暗湿冷的东西会随着呼吸渗透进你的生命——尤其对于,女人。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那黑暗湿冷的东西并不带来滋润却能够锈蚀。

不过这一次,既然,她的前言的题目叫作“七种”……

于是发现,这个女人,也去了西藏说。

 

去西藏的理由有无数种,我们都是生活在现代世界里的落寞的黄梅人。这一次,我们不妨拈出这样一个理由:寻神。

需要小心,别把西藏弄成一个旅游胜地,弄成供我们现代城市黄梅生活得以维系的娱乐场所从而把那最后一点神性也拆毁了(拆毁正在进行中)。她是“胜地”。它不是“旅游胜地”。所以不妨说,去西藏寻神。

 

神,如果他是一个人格化的什么,那么他必然是要隐遁的,因为那同样是人的理智混合了人的怯懦情绪调和出来的保证一切的东西(人的空气被人格之神抽走了,于是人变得殊为温顺衰弱,尼采痛惜人如此的没落状况。)。

在中国思想的天地中,神从来不是一个人格化的God。它的基本意思也许有三个:申(《说文》“神”:天神引出万物者也;“祇”:地祇提出万物者也。)、不测(《周易·系辞上》:阴阳不测之谓神)和化通(《周易·系辞下》:穷神知化,德之盛也。)。她一开始就和生命关联。

申是牵引,她和万物的生生不息相关。在古人的感受中,也许是天神和地祈的两股能量使众生朝向生命踊跃而出。不测是对理智机巧的人心惟危的超然跃出。化通是超越了规矩方圆的参赞天地,是自由。

 

1948年,梅列日柯夫斯基死后一年,维纳的《控制论》出版。维纳说:

为了要用一个单词来概括这一整个领域,我觉得非去创造一个新词不可。于是,有了“控制论”一词,它是我从希腊字Kubernetes或“舵手”推究出来的,而英文“governer”(管理人)一字也就是这个希腊字的最后引申。

当我给机器发出一道命令时,这情况和我给人发出一道命令的情况并无本质的不同。……因此,工程上的控制理论,不论是人的、动物的或是机械的,都是信息论的组成部分。
  
   维纳的控制论泯灭了生物和非生物之间的区别(按一个实验器具的按钮和牵爱人的手之间的区别。);控制论的“控制”思维是对“不测”的摆脱;而人作为管理者,是来“管理”这个世界的。

中国天地里的神,无论从生命力上讲,从超越了控制的不测上讲,还是从参赞天地上讲,都已经隐遁了,她分别变为一种工程系统,控制和管理。然而总有人,在黄梅天里寻神。

 

所谓寻神,也许可以解释为,对牵引之生命力的重新寻找,对不测的信任,对参赞天地的责任担负。

 

《周易·观》:“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寻神的旅程,从根本上来讲,是一个呼唤圣人的旅程,而最终是朝向天下的政治伦理关怀。海德格尔把寻神的任务交给了思者和诗者,而孟子却说,人皆可以为尧舜。

据说是神,把气吹进了一团泥里,于是才有了人。人只不过是气的聚散。人只要还在空气中呼吸,他的寻神之旅就不会终止。

 



发表于14:57:51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阅读《中庸》的心态 / 杨小刚 | 返回首页 | 關於海德格爾、施特勞斯和歷史主義的討論 / 謝夕陽、曙光 等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