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里士多德的运动学说及其本体论基础 / 张轩辞 | 返回首页 | 正德利用厚生:从政治合法性到儒学公共性 / 邓曦泽  >>

2006-06-12
亚里士多德《尼各马可伦理学》中的实践概念 / 张轩辞
TAG:亚里士多德 伦理 实践 制作 张轩辞

亚里士多德《尼各马可伦理学》中的实践概念


张轩辞


伦理学是由亚里士多德首先命名的科学[1]。在此之前,苏格拉底哲学的主要部分虽然已是对人的道德本性的研究但他并没有提出伦理学这一概念。他的道德哲学的核心命题是著名的“知识就是美德”。他认为没有人会有意为恶,人的为恶只是因为无知。他把道德归为知识,强调理性知识在人的道德行为中的决定性作用,开启了理性主义道德哲学的先河。柏拉图作为苏格拉底的学生也将智慧作为统摄一切道德的最高的德性。亚里士多德一方面继承了苏格拉底、柏拉图的理性主义传统,把以追求永恒真理为对象的形而上学作为第一哲学,将其置于高于一切学科的位置上,但另一方面,他也注意到了前辈们在思考人的道德活动时过于强调理性、知识和智慧,而忽略了人的实践、意志和欲望。这种忽视的结果,在亚里士多德看来便是一种对于人们的实际生活缺乏切实指导意义从而流于空泛和无用的理论。

亚里士多德要指出的是作为人的活动的道德行为是有别于知的,虽然行必须由知来指导,但知不代表行,行需要一种与相应于知的理论知识不同的另一种知识,研究行的科学也有别于研究知的科学。这个行我们更多地说成是实践(πραξις),而这种与实践相应的科学就是伦理学。属于实践科学的伦理学是建立在人的实践活动的基础之上的。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亚里士多德总是不断地强调实践的重要性,善和幸福要在实践中获得,德性要在实践中完善。实践对于伦理学而言犹如主音对于一首乐曲一样,不仅奠定了整个伦理学的品格,而且也使伦理学得以与其它理论科学区别开来。但是这个作为伦理学之根本的实践,这个对人来说似乎很容易理解的实践到底是个什么概念?尤其是在一部伦理著作中实践是如何被讲述的?对这些问题的考察不仅可以帮助我们更清楚地认识亚里士多德所讲的实践本身,也有助于我们理解伦理学这门由亚里士多德创始的科学。

为了达到上述目的,我们在下面的研究中将从《尼各马可伦理学》中的一句文本出发,围绕对这句话中的几个关键词的解释而展开对亚里士多德实践概念之丰富意蕴的讨论。我们将要解读的那句文本是在《尼各马可伦理学》第一卷中的一句话:“人的活动是灵魂的遵循和包含着逻各斯的实现活动。”[2]对这句话中的“人的活动”一词的讨论将构成我们如下具体论述的第一部分;对这句话中的“遵循和包含着逻各斯”这一短语的探讨——而这也就意味着是对亚里士多德实践概念中的逻各斯概念的探讨——,将构成第二部分;从此第二部分出发,我们将衍生出对“实践与制作”之关系问题的探讨,以之构成第三部分;第四部分是对“实现活动(ενεργεια)”这一关键词的讨论;最后,在上述四个部分的对实践概念的具体探讨基础之上,我们尝试对《尼各马可伦理学》中的德性、选择、明智(φρονησις)等伦理概念进行一个粗略的探讨,从而为进一步理解亚里士多德伦理学思想作一准备。

 

人的活动

 

《尼各马可伦理学》一开篇,亚里士多德在没有作任何说明的情况下直接用了实践这个词,他说:“人的每种实践(πραξις)与选择,都以某种善为目的。”[3]“如果在我们活动的目的中有的是因其自身之故而被当作目的的,我们以别的事物为目的都是为了它,如果我们并非选择所有的事物都为着某一别的事物,那么显然就存在着善或最高善。”[4]那么这种善的知识就会对我们得以正确生活有很大的助益。而这么一种以它为对象的科学就是政治学,伦理学作为政治学的一部分,或者说一个准备,一个起点,[5]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是以最高善为其对象的。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何为最高的善,亚里士多德说“无论是一般大众,还是那些出众的人,都会说这是幸福。”[6]但是这个似乎是老生常谈的幸福到底指的是什么。“如果我们先弄清楚人的活动,这一点就会明了。”[7]因为“对任何一个有某种活动或实践的人来说,他们的善或出色就在于那种活动的完善。”[8]

活动(εργον)这个词本身有着很广泛的涵义,一切存在物都是有活动的,或者说都是活动着的。但是加上了人这个定语的活动必然就有了某种特殊性。它不同于单纯的营养活动,这是一切生命,包括植物、动物都有的活动。也不同于感觉活动,这是像马、牛和一般动物所有的生命活动。人作为一个生物体虽然也具有上面所说的这两种活动,但仅凭这两点是不能体现人何以为人的特殊性的。那么什么才是可以称为“人的活动”的活动。我们看到木匠做椅子,吹笛手演奏笛子曲是其它生物,诸如植物、动物所不能完成的活动,但这只是具有特殊技艺的人才能完成的活动,并不是普遍的人所能称之为的人的活动。人的活动是不同于这些特殊活动的活动。亚里士多德说人的活动就是那个有逻各斯部分的实践。

实践活动是与营养活动,感觉活动不同的人所独具的活动类型。实践把人与动物、植物,以及一切低等的生命物区分开来。这得以区分的根本就是实践中所包含的逻各斯(λογος)部分。“人的活动是灵魂的遵循和包含着逻各斯的实现活动”。[9]逻各斯,这个很难翻译的词,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作为“理性”来理解的。理性是只有人才具有的品格,因为人具有理性,所以人才可以认识永恒的真理,因为人具有理性,所以人才会行为高尚。把理性作为人的特有的属性,是从苏格拉底以来就有的传统。对此我们并不感到陌生,谈到理性我们自然地会想到与理性直接相关的理论科学。那么这同样具有理性品质的实践与理论有着什么区别呢,为什么亚里士多德要将其单独划出来说伦理学是一种实践之学。

                                                                                                         

实践与理论科学

 

在亚里士多德所讲的实践概念中实践包含着逻各斯的部分。“这个部分有逻各斯有两重意义:一是在它服从逻各斯的意义上有,另一则是在拥有并运用努斯的意义上有。”[10]我们先来看第一个意义上的逻各斯。亚里士多德把灵魂分为有逻各斯和没有逻各斯两部分,有逻各斯的部分又可以进一步区分为思考不变事物的部分和思考可变事务的部分。[11]对不变事物进行思考的是知识,科学,比如数学、物理学、形而上学、神学。它们以不变的、由于必然性而存在的、永恒的事物为对象,通过归纳、演绎等方法来对这些事物进行证明。这是一种十分精确的学科样态,因为那些可变的,不确定的事物根本被排除在观察的范围之外。那些对可变事物的思考由灵魂的另一个部分来承担,就是推理和考虑。我们不会考虑永恒的事物,不会考虑总是以同一方式运动的事物,也不考虑碰运气的事情。我们考虑的只是在人间事物中我们力所能及的。“考虑是和多半如此、会发生什么问题又不确定,其中相关的东西又没有弄清楚的那些事物联系在一起的。”[12]而考虑的这种不确性正是亚里士多德讲的实践的逻各斯的特性,实践要“按照正确的逻各斯去做,但是实践的逻各斯只能是粗略的、不很精确的”。[13]尤其是具体的实践很难有精细的章法可循,只能是因地制宜地,所以运用到具体的实践活动就会更加的粗略,更加的不确定。这是由它的研究对象本身的性质所决定的,可变的事物和不变的事物是两种性质不同的事物,灵魂也相应地由不同部分来思考,而这不同的思考能力和不同的事物之间有某种相似性和亲缘关系。亚里士多德通过对灵魂的逻各斯进行分析,向我们指出了实践和理论科学的区别,实践和知识、科学虽然都属于有逻各斯的灵魂的活动,但却是由不同的两部分来实现的,一个是对可变事物的考察,其逻各斯本身也体现了一种不确定性,而另一个则是对永恒不变事物的研究,其逻各斯是一种最为精确的逻各斯。实践和理论除了考察对象不同,从而体现在逻各斯的品质上不同之外还有另一个基本的区别,这一区别体现在亚里士多德所讲的实践中包含逻各斯部分的第二个意义上。

“另一则是在拥有并运用努斯(νους)上的意义上。”努斯是一个与欲望相对的概念,是灵魂的基于某种目的而把握可变动的题材的能力的总称。对于努斯和欲望亚里士多德往往将它们放在一起来讲,比如在《论灵魂》中他说道“如果把想象看作某种运动,那么欲求和努斯就似乎是这运动的原因。……努斯和欲求能产生位置移动。”[14]努斯和欲望一起进入了运动原因的领域,是实践理智的出发点。“灵魂中有三种东西主宰这实践与真:感觉、努斯和欲求。”[15]在这三者中感觉不引起实践,欲求相应于实践中的逻各斯的肯定和否定而有所追求与躲闪,因为欲求——指向某种目的的逻各斯,所以,开始有选择开始实践的理智活动。努斯是实践活动的起点,但它还不仅仅是一个起点,它同时也把握终极。终极就是具体的实践事物,“在实践事物中,努斯把握终极的、可变的事实和小前提”。[16]努斯是我们对具体事物的感觉,这种感觉既是始因,又是目的,它伴随实践活动始终。实践的逻各斯里包含和运用一种欲望,一种感觉的努斯,其品格也正契合了实践的逻各斯的不确定和粗略的特点。

而科学则与之相反,在科学里是不包含努斯的。[17]科学是对普遍必然事物的一种解答,是一种证明。虽然亚里士多德也提到,科学虽然证明结论,却无法证明始点,始点是在科学之外的,要获得这个始点只能依靠努斯。[18]但科学本身是不包含努斯的,或者说科学不属于努斯的范围。因为努斯是包含欲求的,而理论科学是无欲的;努斯是对具体事物的感受,理论科学是对普遍必然性的证明;努斯是变动,自然科学是静观的。所以是不是包含和运用努斯,或者说是不是包含欲望和感受也构成了实践和理论科学的区别。同时也正是因为上面的这两个区别使得实践理智和理论理智的能否学习和怎样学习也相应地变得不同。理论科学或者说知识是可以通过教授而学习的,所以一个年青人可以将几何学学得很好,掌握它的所有公理和证明。但是实践理智因为其实践本身的变动性和情感因素,是很难通过传授这样的方式来习得的,虽然它不是不通过学习而能生而有之。它是通过习俗的培养,在实践中完善的,它需要经验,所以一个青年人是很难有很高的实践智慧的,虽然它可以有很好的科学素养。

 

实践与制作

 

在看了实践和理论的区别之后,我们有必要再来看一看实践与制作,或者说技术的区别。亚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学》E卷第一章中把各种学科分为了理论的、实践的和制作的三类。通过对这些不同类型的学科之间的比较,我们可以对它们彼此有一个更为清楚的认识。因为考虑到在这里我们考察的重点是实践,所以我们仅把实践和其它两者进行比较。实践和制作相对于实践和理论而言似乎有更多相近的地方。它们都是以可变化的事物为研究的对象,而且也是可变化的人类事物中我们可以通过努力而从事或者改变的事物,在属于实践之学的伦理学著作中亚里士多德经常提到制作,有的时候还将两者并列起来谈,或者用技术、制作来类比解释一些实践事物。但是“实践不是一种制作,制作也不是一种实践。”[19]在《尼各马可伦理学》的卷首,亚里士多德讲每种技艺与研究、实践与选择都是有目的的,以某种善为目的。制作活动的目的是那些作为活动结果的产品,比如说各种技艺生产的产品,修辞学所产生的影响人们心理、感情的演说,因为这些产品、演说,制作才能体现善,或者说是因为这些才能是善的。制作的这些目的:产品、演说都是某种外在的目的,是在制作本身之外的,而一旦是以外在的事物为目的,那目的就显得比活动本身更为重要,活动就变成了实现目的的一种手段。而实践则不同,一方面实践也和制作一样以某种外在的善为目的,比如说财富、荣誉等,但另一方面实践不仅仅以这些外在的善为目的,它不屈从于外在善的活动,它本身的善就是目的。实践的目的就是其活动本身,做得好自身就是一个目的。[20]所以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实践可以充当制作始因的角色。

实践与制作除了在目的上不同外,在如何获得善的目的上也存在着不同。在制作中,真实的制作,合乎逻各斯品质的制作的获得是有很大的偶然性的。虽然技术、制作也要通过学习,也需要在制作活动中磨练,但生产出的产品的好坏终究还是有差别,很难有必然的把握,它是要靠运气(τυχη)的。在希腊语中τυχη(运气)和τεχνη(技艺)无论在字形上还是在读音上都十分地接近,亚里士多德引用阿加松的话说“技艺爱恋着运气,运其爱恋着技艺。”[21]一件好的产品的出产不仅要靠匠人的手艺同时也要依赖运气的陲顾。但是在实践中,实践得好,也就是具有德性,可以获得最高的善:幸福,是不依靠神或者运气的恩赐的。幸福是人们可以广泛享有的,这种可以广泛享有的最好的东西,很难说是靠运气就能获得的,或者更确切地说这其中不包括运气的成分。幸福要通过学习、某种习惯或训练才能获得,因为亚里士多德认为自然中的一切事物总是被安排得最好,所以既然“幸福通过努力获得比通过运气获得更好,我们就有理由认为这是获得它的方式。”[22]

至此我们把实践同理论和制作分别做了比较考察,亚里士多德是第一个将学科进行分类的人,所以我们在讲实践与理论、制作的时候也倾向于从分的方面,也就是区别和不同的方面来进行辨析,通过实践同其它两者的比较来澄清实践的概念。但是虽然重点是分析实践不同于两者的地方,在其中我们还是发现了它们之间所具有的相似和实质上更为复杂的关联。实践以自身为目的的特点接近理论科学,而它对具体事物的关注,其逻各斯的不确定性又与制作之学相合,实践与理论从价值上来说是最近的,从研究对象来说又是最远的。实践理智的获得不像理论科学、知识那样仅仅是通过传授就可习得,那样有着明确可循的道路,也不像制作、技艺那样依靠运气,它是人们在人事中遵循逻各斯的能力,是靠在实践中的努力获得的,它不是那样地精确,却是那样地积极、有力。实践似乎是位于理论和制作之间的,它们彼此之间的近与远,实践本身的模糊性和其拥有的活力之间形成了一种张力,这种张力使它们彼此分开又彼此相联。在亚里士多德的学科研究体系里,理论科学虽然占有最高的位置,但是其中最为重要的无疑是实践科学。

 

实现活动

 

实践的对象是具体、变化的,实践活动中包含着情感、欲望的因素,相应地其逻各斯的性质是不确定、模糊的;实践以自身为目的而体现善,实践理智的获得不是靠运气而是经验。通过对实践的这些规定,我们头脑里的实践概念似乎越来越清晰了。但是这就是亚里士多德对实践的所有解释吗?以此来理解实践概念是不是已经足够了呢?让我们先回到我们在文章开始讲人的活动中所提到的亚里士多德对人的活动,也就是实践的定义,“人的活动是灵魂的遵循和包含着逻各斯的实现活动”。在这个定义里主干部分可以简写为人的活动是实现活动,“灵魂的遵循和包含逻各斯”在这个句子里充当的是定语的角色,对于这个定语我们在前面已经分析过了,而对于这个主干,我们似乎还没有正式开始讨论。

实现活动,ενεργεια,εν- 在希腊语中的意思是“通过……”、“从……”,εργεια是 εργον活动的名词转形,这个词的本义是通过活动而实现、达到的,从活动而来的东西。[23]实现活动也就是实现种的功能的活动,[24]也就是人的实践活动。所以亚里士多德认为实践的生命是在实现活动意义上理解的生命,以此来理解是较为符合这个词的意义的。[25]实践的生命,人的生命与实现活动紧密相连。W.D.Ross 在翻译《尼各马可伦理学》的时候把实践,πραξις译作action,把实现活动,ενεργεια译为activity,action 与activity在辞源上一望而知的亲缘关系,对我们理解这两者是有很大的帮助的,我们很自然地就能联想到πραξις和ενεργεια在意义上的关联。实现是实践的实现,实践是在实现中得以实践,我们甚至可以把实践和实现看成是不可分的整体,在这里实践的行动含义被凸现了出来,没有行动不要说是体现人的特长和功能,就是生活本身都变得不可能,行动的过程就是实现的过程。人是因为行了公正的事才是公正的,因为行为勇敢才是勇敢的人,“如果不去这样做,一个人就永远无望成为一个好人”[26]如同一个认真听医生的教导却不照着去做的病人不会使身体好转一样,一个只满足于空谈而不去行动的哲学家也不能拯救人的灵魂。所以亚里士多德在以理论的方式对作为好的实现的德性,德性的两大类:伦理德性和理智德性,以及各种具体的德性进行分析之后,在《尼各马可伦理学》的最后他再次强调在实践事务上,沉思和知道还不算完成,仅仅知道是很不够的,我们还要努力地获得它,运用它,使自己在实践中实现善。[27]我们的这种实践的行动是我们自己的主动的积极的行动,它不是一种被迫的活动,而是出自我们生命本性的一种要求。W.D.Ross把实现活动译为activity,这个词本身有活动、行动的意思,同时形容词形式active又有主动的意思。这一主动的含义与亚里士多德的实践精神是相符的。所谓实现活动就是积极地从事属于人的实践生命的活动。

作为行动的实践,作为实现活动的实践可以说是我们理解亚里士多德实践的一个基础,或者说出发点,在此之上我们才可以说实践的各种特点和性质,而那些特点和性质从根本上来说是从属于实践作为人的实现活动的概念的。像我们在本文的开头讲到的那样伦理学中的概念又是基于实践的性质给出的。有了对亚里士多德所讲的实践的大致理解,我们也就更容易理解他的作为实践科学的伦理学了。

 

实践的伦理学

 

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关于人的活动之问题的追问,是在亚里士多德的“何为最高的善即幸福”问题的指引之下进行的,所以,当我们在对人的活动即实践的生命活动进行考察之后,也就必然要回到诸如德性、幸福这样的伦理概念。有鉴于此,在下面我们将尝试对亚里士多德伦理学中几个常用概念进行一个粗略的考察,以便简要地说明其伦理学所独具的实践性质。

如上所述,人的实践是一种实现活动,而实践活动在实现的程度上是有差别的,实现活动的出色完成就是好的德性。在亚里士多德伦理学中德性是一个根本性的概念,是公民在城邦中体现出的美德或品质,伦理学要探讨的也可以说是就是让人过有德性的生活。德性作为一种好的、出色的实现活动,也相应的具有了我们前面讲过的实现活动的特点,德性只能生成于德性的活动之中。它不像视觉、听觉那样是先有了感觉,然后才用感觉,而是先运用它们而后才获得它们。[28]“一个人的实现活动怎样,他的品质也就怎样。”[29]德性的实现活动也就是德性的形成,正是因为德性是在实现活动中得以产生养成,所以它也就会毁灭于同样的活动。[30]我们的实践活动是对具体事物而言的,其逻各斯是不确定的,而且还包含情感的因素,所以实践活动要正确,或者说好,体现德性,就应该不仅符合逻各斯,而且欲望也要真。要做到这些获得德性,亚里士多德认为这不是运气,也不是仅靠学习,而是一种习惯。我们看到这和他对于实践理智的获得的想法是一以贯之的。

实践活动中如何活动涉及到选择的问题,实践是朝向一个目的的——善的目的,而这目的怎样达到,其途径和手段则是要经过选择的,所以说实践活动就是一种包含选择的活动,同样德性也与选择不可分割,“选择与德性有最密切的联系”[31]。通过选择的实践活动我们才对一个人是否有德性做出判断。因此亚里士多德专门讲了选择的概念,他不同意“无人愿意作恶”的思想,因为他说“关系到一个人是善还是恶,做一个好人还是坏人是在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32]是我们可以选择的。选择是对于可能的事物来说的,是个人有能力做而且是出于自己的意愿而做的,但它又不等同于意愿,同时也不是欲望、希望、意见。我们似乎可以说“选择是包含着在先的考虑的意愿的行为”,[33]选择是包含逻格斯的,它同实践本身一样是在能力范围之内的理性和情感的结合。

在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中还有一个重要概念是他直接针对伦理学的实践特点而提出的。这即是φρονησις,明智的概念,在汪子嵩先生等人编的《希腊哲学史》第三卷中将其译为实践智慧。亚里士多德把这种实践智慧和伦理品德区分开来,认为伦理品德是在实践智慧的指导之下在实践活动中形成的,可以说实践智慧就是伦理实践中所要遵循的那个正确的逻各斯。向着善的目的我们要做出的选择,或者说为达到目的所采用的手段是由实践智慧提供的。实践智慧面对的都是人事中的具体事物,所以它不可能像知识那样有明确的公理和推理规则,它是依靠经验慢慢培养的,需要时间和阅历。关于这一点我们在前面讲实践和理论科学的区别时曾简要地提到。Φρονησις是亚里士多德第一个提出的相对于理智智慧而言的一个概念,他通过具体分析谋划、了解、谅解、聪明这些精神能力来解释实践智慧。实践智慧体现于具体的实践活动,同时也正是因为这样一种实践中的智慧的存在才使得实践不同于理论和技艺。对明智、或者说实践智慧的理解在实践活动中似乎是更可以体会的,而这本身也符合实践智慧的灵活性和经验性的特点。

对具体的伦理学概念的分析本不是本文的重点所在,之所以在文章的最后稍微提及一些亚里士多德在伦理学中讨论的问题,是为了回到我们讨论实践概念的初衷,即在为了在对实践概念理解的基础上体会其伦理学。本文试图做的工作是梳理亚里士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运用的实践概念,并且希望通过对这个体现伦理学作为一门学科不同于其它学科的根本特点的分析为以后进一步地阅读亚里士多德伦理学著作、理解其伦理思想作一个准备。

--------------------------------------------------------------------------------

[1] 当然,亚里士多德意义上的科学不是现代科学意义上的科学。

[2] 同上,第20页,1098a7。

[3] 亚里士多德:《尼各马可伦理学》 廖申白译注 商务印书馆 2003,第3页,1094a。

[4] 同上,第5页,1094a19-23。                                                                                                

[5] 参见《亚里士多德全集 第八卷 大伦理学》 亚里士多德著 徐开来译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1997, 第241页,1181a23-1181b25。

[6] 亚里士多德:《尼各马可伦理学》 廖申白译注 商务印书馆 2003,第9页,1095a16-18。

[7] 同上,第19页,1097b24-25。

[8] 同上,1097b26-27。

[9] 同上,第20页,1098a7。

[10] 同上,1098a4。

[11] 参见同上,第165-167页,1139a1-15。

[12] 同上,第68页,1112b6-7。

[13] 同上,第38页,1104a3。

[14] 参见同上,第167页,注⑥。

[15] 同上,第167页,1139a19。

[16] 同上,第185页,1143a35。

[17] 参见同上,第16页,注①,第167页,注⑥。在这里注者指出努斯这个词有广义、狭义两种用法。狭义的用法里努斯是一种包含欲望的具体的情感,而从广义的意义上说努斯是一种类似于理智(διανοια)的,或者说是包括作为派生的理智和作为本原的整体。在这里说科学里没有努斯是从第一个意义上说的。

[18] 参见同上,第174页,1140b32-1141a8。

[19] 同上,第171页,1140a5。

[20] 参见同上,第169页,1139b1-5,第173页,1140b5。

[21] 同上,第171页,1140a20。

[22] 同上,第25页,1099b18-20。

[23] 同上,译注者序 第xviii页。

[24] 苗力田:“品质、德性与幸福”,《中国人民大学学报》1999年第5期。

[25] 亚里士多德:《尼各马可伦理学》 廖申白译注 商务印书馆 2003,第20页,1098a7-8。

[26] 同上,第42页,1105b12。

[27] 参见同上,第312页,1179b1-4。                                                                            

[28] 同上,第36页,1103a30-35。

[29] 同上,第37页,1103b20-25。

[30] 同上,第39页,1104a30。

[31] 同上,第64页,1111b5。

[32] 同上,第72页,1113b14。

[33] 同上,第67页,1112a15。



发表于21:46:05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亚里士多德的运动学说及其本体论基础 / 张轩辞 | 返回首页 | 正德利用厚生:从政治合法性到儒学公共性 / 邓曦泽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