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道说与暗示/马小虎 | 返回首页 | 關於對反道德性質的研究草案/馬小虎  >>

2008-07-15
柏拉圖和亞里斯多德的對反學說/卡爾·傑·卡拉奈 文,馬小虎 譯
TAG:卡拉奈 对反 柏拉图 亚里士多德 岳麓门

柏拉圖和亞里斯多德的對反(Opposites)學說

卡爾·傑·卡拉奈(Carl J. Cranney)/文,馬小虎/譯

 

作者簡介:卡爾·傑·卡拉奈(Carl J. Cranney),布利格漢姆青年大學(Brigham Young University)。本文曾獲2005年大衛·合·亞恩(David H. Yarn)哲學論文比賽的冠軍。

文章來源:http://aporia.byu.edu/pdfs/cranney-opposites_in_plato_and_aristotle.pdf

 

 

一、導論

只要匆匆一瞥,就能發現許多前蘇格拉底哲學家在其理論之中都有對反學說。亞里斯多德洞察到了前輩的這一點[1],儘管他的表述還是籠統的。[2]對反思想明顯地出現在希波克拉底、巴門尼德、畢達哥拉斯、恩培多克勒、赫拉克利特、阿那克薩格拉和其他人的思想中。[3]關於對反的修辭學使用先例甚至可以追溯到荷馬。[4]儘管這些思想家們在處理各自的對反時存在方法上的差別,但是在這些對反(熱和冷,濕和幹)之間和其他對反之間建立某種關聯——這一點是不可質疑的。[5]直到柏拉圖和亞里斯多德的時代,對對反的修辭學和哲學使用才有了大量和長久的先例。

我們直觀地意識到對反——西米亞斯高於蘇格拉底,也就是蘇格拉底低於西米亞斯。瓦囊克(Warnock)幫我們定義了對反的概念——對反是一個相同序列的部分。亞里斯多德使用過一個空間的比喻——對反是不離開原路而能擺脫某物的最遠者。[6]對反雙方“必須屬於同一個種類,雖然屬於同一個種類,但是又盡可能不同。”[7]

任何一種對反學說都必須講清楚至少以下幾個問題:首先,我們如何認識被我們稱為對反的概念本身?其次,我們怎樣應用這些概念去製造差別——類如“蘇格拉底小於西米尼亞斯”?第三,一個物件或一個人如何從對反一方演化到對反另一方——類如蘇格拉底是小的但是逐漸成長為一個大的?第四,該學說如何成為前後一致的學說?一種對反學說能回答的問題越多,它能做的也就越多,它就越使人信服。這篇論文的目標是要考察柏拉圖和亞里斯多德如何處理從前蘇格拉底那裏繼承過來的對反概念[8],以及兩位哲學家的對反學說何者更令人信服,如果這樣的區分被允許的話。

二、柏拉圖理念論中的對反學說

在柏拉圖之前對反概念被處理得很籠統很隨意,前蘇格拉底哲學家沒有區分對反的不同種類,而且認為對反只能面向同一個單純物體在同一時刻才能講出來。柏拉圖對反學說的主要貢獻是闡明了一組對反面向同一對象在同一時刻被表達出來——這在何種情況下才是可能的,但是關於這一嶄新的思想他沒有走遠。[9]進一步的討論要求充實柏拉圖思想的其他方面,以便從中發現相關的資訊。

柏拉圖的存在學認為個別事物缺少真實,而永恆理念最為真實。我們並不是要去認識和理解哲學在生活中的對反——我們對它們的理解乃是帶著生前既有的永恆理念遭遇它們時的回憶。[10]理念從不改變,因此我們能夠談論高、低和其他理念——它們總是已經存在,而且總是將來也存在。

在《斐多篇》中蘇格拉底討論了理念論和理念自身的各種性質。[11]他談到高和低,相比之下,他是最低的,西米亞斯比他高,斐多在三人中最高。[12]顯然這意味著,西米亞斯既分有高的理念(和蘇格拉底相比)也分有低的理念(和斐多相比)。在這篇對話的前面部分蘇格拉底介紹了一個論點——一切事物來自其對反一方。[13]那麼在理念論中對反的本性是什麼?是否每一個理念都有一個對反的一方?

柏拉圖的理念論認為對反理念實際存在,所以有三種可用的方法接近這些對反——反映在《智者篇》中由埃利亞陌生人提出的三種選擇上。[14]第一,每一個理念都有其對反理念;第二,所有理念都沒有對反理念;第三,有的理念有對反理念,有的沒有。柏拉圖並沒有武斷地從三者中挑出一種,而是逐一地考察它們。

假定每一理念都有對反——這個思想見於柏拉圖的其他幾篇對話中。在《普羅塔格拉篇》中有一個關於諸如美與醜、好和壞、尖叫和低音以及其他之類的對反的討論。[15]蘇格拉底問道:“無論什麼都可以由於某一性質以某一方式而做,並且無論什麼都可以由於其對反性質以其對反方式而做嗎?”[16]

在《斐多篇》中給與靈魂不朽的證據如下:如果每一事物都有性質,那麼它來自於那個性質的對方一方。如果某人現在是高的,那麼他一定曾經是低的。如果某人現在活著,那麼他之前一定死過,而且他將來一定會複歸於死。據此,所有陳述都來自它們的對方一方,[17]所以對反一定存在。

這一探索有兩個主要問題。首先是三個人高度的例子。西米亞斯被認為既高(分有高)又低(分有低)。但是這個如何幫助我們製作區分呢?西米亞斯既高又低——這麼說的意圖是什麼?“一組對反的一方如何與另一方區分開來?”[18]如果每一理念都有對反一方,那麼每一分有這個理念的事物就會同時分有這一理念的對反一方。柏拉圖在《理想國》的一個答復中無意之間發現了,“同一事物在同一時刻對於其同一部分不能分有對反理念雙方。”[19]但是尼哈馬斯(Nehamas)問道:“既如此,柏拉圖為什麼要介紹理念呢?”[20]如果只需要比較西米亞斯、蘇格拉底和斐多三者的高度,那麼理念有什麼必要呢?

第二個問題出於柏拉圖不願承認帶有消極涵義的事物的理念的存在。如果每一理念都有對反一方,那麼諸如邪惡、疾病、痛苦、醜陋之類的事物其理念一定存在。反駁不是什麼新東西;柏拉圖自己在《巴門尼德篇》中表述了,當少年蘇格拉底被問道“頭髮、泥巴、污穢或者其他低賤的沒價值的事物,開起來荒唐的事物。”[21]柏拉圖似乎不願意寬恕消極事物的理念,正如少年蘇格拉底稍後所言,這倒不是因為理念論尚不成熟。柏拉圖始終沒有回答他安排巴門尼德針對少年蘇格拉底稍後所言而作的反駁。

 

為了解釋柏拉圖如何否認某些理念的存在,我們就要考察理念論中對反的第二方法——沒有對反。這一方法沒有直接的原文證據只是出於柏拉圖不願意承認惡和醜的理念存在。這裏將返回前面三者高度的例子來加以說明。為了否認低的存在,那麼必須讓三者都分有高。這意味著西米亞斯不是同時分有高和低。他分有的高沒有斐多多,但是比蘇格拉底多。

這個方法存在潛在的問題。也許不是斐多分有最多的高,而其他二者分有的少;也許是蘇格拉底分有最多的低,而其他二者分的少。兩個理念之中,那個是更好的選擇,高還是低?是否有合理的解釋讓它們分出高下?誰宣導在理念論中沒有對反,那麼他就得在對反理念之間分出高下。但是在此例和其他例子中都不存在一個好的根據足以做出抉擇。

另一個反駁來自《斐多篇》回憶說的論證。[22]根據那一論證,我們在今世不能遇到“美本身,善本身,正義本身,虔誠本身,”乃至其他理念本身。[23]既然我們今世從未學習過它們,那麼我們必定在生前就存在過而且在生前的某個時候學習過這謝理念。反駁是:如果不存在醜陋、壞、不義、不虔誠之類的理念,那麼我們是在什麼地方得到關於它們的思想呢?我們並不是只有善的理念,說希特勒分有的善沒有甘地多。我們說希特勒邪惡,不止是不善,我們確實具有邪惡的真切概念。按照柏拉圖的說明,惡的概念從何而來,如果其來源和善不同?當我們發現柏拉圖有時候認為對反之間存在間體(the intermediates)[24]——在描述一個特定屬性的程度時,不再只有兩個詞,而是有三個詞,[25]此時這個問題就更加複雜了。

最後一個反駁是柏拉圖自己在不同地方都提到對反,正如我們前面討論的。有一個好例子可以使我們轉向對反第三方法的討論,它來自《普羅塔格拉篇》中蘇格拉底和普羅塔格拉討論各種對反諸如美與醜、善與惡、尖叫和低音。[26]我們認為柏拉圖相信至少有些對反是存在的,因此沒有對反——第二種方法就被否定了。

關於對反的第三種方法提出有些理念有對反,有些沒有。如果我們想避免諸如惡以及其他消極涵義的理念,那麼可以簡單地把它們歸到沒有理念的類別之中。畢竟,“柏拉圖所用的每一個論證都為每一普遍詞語形成一個理念——這是沒有理由的。”[27]

柏拉圖在有些地方討論了“中性理念”。它們沒有對反,也沒有道德上的涵義。《理想國》X卷開頭關於床的理念的討論就是一例。[28]顯然不存在床的對反一方。它應歸於沒有對反的第二類別之中。[29]

接下來路在何方?什麼理念有對反?最直觀的思想會得出後物理和物理之間的區分。分界線會設置在有關物理屬性(例如高、快)的理念有對反(低、慢),有關後物理屬性(正義、德性、虔誠)的理念沒有對反。這會使一個人不正義,因為他缺乏對正義的分有。同一個人之所以低是因為他分有低,而不是因為他分有的高少。

這聽起來是個好主意。儘管分界線能在除了上文那個倉促的例子之外的地方得到,但是消極事物的理念就不需要存在了,而且其他有用事物的對反又能得以保持。

然而不幸的是前面兩個方法所遇到的一些反駁也適用於這裏。首先柏拉圖討論了消極事物的理念而且回憶說的論證提醒我們我們必須在某處見到了醜陋然後才能有關於它的概念。其次,對對反的論證曾說為了有某事物,它必須從其對反中產生出來。

第三也是最有力的反駁,它受到限制。哪里有一個滿意的地方去做分界線?一個可能的地方前面已經勾勒出來了,就是用物理和後物理的界限去區分有對反的理念和沒有對反的理念,但是這個區分絕不是充分的。在某種意義上這個區分本身就是成問題的。床是一個物理世界的特性吧?看起來是——某事物不分有床除非它具有物理特性。但是,床的對反唯一可設想的就是非床——不能描述物件的屬性。[30]另一例子是美和醜。在物理美(既然我們稱一首詩是美的而不是醜的)的意義上使用這個詞,這意味著美的事物必須物理地存在。這是成問題的,如果把物理——後物理作為分界線,因為醜是消極理念之一;然而美是一個物理性質。顯然這樣倉促的區分不不充分的。但是在有對反的理念和沒有對反的理念之間能有還是不能有一個充分的令人滿意的區分?

我們重構了柏拉圖對反學說的所有可能性,這一學說能夠回答導論中提出的問題嗎?我們這樣認識對反的理念雙方——第一個問題的回答來自《斐多篇》提出的回憶說。在過去的某個時候我們事物靈魂和理念居住在一起,因此我們認識它們。對這一回答的反駁是我們不確定是否曾在這樣一個地方。更加直觀的回答是我們僅僅考察了例如兩塊岩石,並且注意到一個大於另一個。對理念領域的假定是哲學上的負擔,因為它不必要地把問題複雜化了。

對第二個問題的回答,類似“蘇格拉底小於西米亞斯”的區分可以製作出來。然而,區分好像是用經驗證據製作出來的,正如蘇格拉底在《斐多篇》所為。我們沒有必要使用理念本身作為測量和比較的工具。[31]理念對於回答這個問題沒有必要。

第三個問題——一個人如何從對反一方演化到另一方例如變高,它無法回答。我們說一個高的人分有較多的高,但是柏拉圖沒有解釋例如一個嬰兒從分有低(或者分有的高不多)如何演化到一個分有高的成年人。

自身前後一致的問題又解決的怎樣呢?事實上,關於對反在理念中如何起作用這個問題柏拉圖沒有充分地想明白。正如前面補充的那樣,無論使用哪一種他的學說都是不一致的。進一步看起來,他關於這個方面的思想不會表現得一致了。

從這一簡要的概括看來,柏拉圖的學說不能夠充分地完成一個令人信服的對反學說所應該完成的那種功能,而且它不能充分地回答導論所設置的四個問題中的任何一個。

三、亞里斯多德對對成或相對(Contraries)的討論

亞里斯多德對對反(opposites)[32]的討論比柏拉圖的討論更加複雜、更加多姿多彩。[33]他是創造系統的對反【opposites】分析的第一位思想家,[34]他在《範疇篇》第10和第11章概括了四種不同種類的對反【opposites】。這四種是:相關【correlatives】、相對或對成【contraries】、闋失與持有【privatives to positives】,和肯定與否定【affirmatives to negatives】。[35]

相關是用相關的一方來解釋另一方的一組對反。例如,認識的事物和知識是一組對反。兩倍和一半是亞里斯多德舉例過的兩個獨立對反。兩倍必定是某物的兩倍。兩倍和那個無論什麼的某物——智者、蘋果餡餅、足球票——是一組對反。它們相互依賴,不能獨存。不存在無的兩倍。這和他早期討論關聯【relatives】很類似。[36]

相對是柏拉圖理念論更多關注的普遍詞語。例如,“好不能說是壞的好,但是可以說是壞的相對【the contrary of the bad 】。”[37]這是一種不同於相關的對反,因為一方的過多將會導致另一方的滅亡。這意味著它們不是相互依賴的。

闋失和持有共同涉及同一題材或主詞。例如,盲和明都是表述眼睛的。這一題材的本來狀態是持有視力,在此例中。欲成為真正的對反,這些必須是針對同一個單純物件的的表述,就像相對一樣。如果蘇格拉底盲而斐多明,那麼在此例中盲和明就不是真正的對反。蘇格拉底或盲或否——這是一個展現闋失和持有如何成為對反的表達。闋失和對反也不是相互依賴的。

肯定和否定處理單獨的判斷。健康和疾病不能是真正的判斷因為它們不是判斷。然而,像“蘇格拉底病了”的句子是一個判斷。像這樣,它或真或假。肯定和否定是關於世界的兩個判斷,它們互相矛盾【contradictory】。用現代術語講這是排中律。要麼蘇格拉底病了,要麼他沒有。肯定和否定也不是相互依賴的。

四種對反之中,只有闋失與持有、相對才和本文有關。它們處理著柏拉圖理念論所做的差別的同一種類型。相關、肯定與否定,儘管是亞里斯多德使用的對反,但是不是本文關心的對反。

闋失與持有和相對都可以用亞里斯多德的存在學進一步解釋。柏拉圖的存在學認為永恆理念更加真實,但是亞里斯多德的存在學認為個別事物更加真實。[38]在《論生滅》一文中他說事物變化是因為本體、基質【the underlying substratum】在性質上的變化。[39]銅可以被製作稱硬幣、棒子、劍、塑像,但是他一直是銅。如果它和不同合金混在一起,你並沒有改變它的性質;你只是改變了實際的基質本身。亞里斯多德叫這種基質的變化為生和滅。[40]

這和他在《範疇篇》中的說法很接近,儘管用詞不同。之前用substratum基質,之後用substance本體;之前用property性質,之後用accident偶性。雖然用詞不同,但是意思相同——本體不容許程度的變化,[41]但是本體的偶性能夠變化。這是“本體的顯著標誌,當數量上保持同一的時候,它能夠容許相對性質。”[42]

這裏提出一個反駁。亞里斯多德使用過盲和明的例子,[43]它們當然是對反。但是怎麼處理那些視力弱的人呢?闋失和持有之間存在間體【intermediates】,但是亞里斯多德沒有討論。然而這個反駁很容易處理。首先,正如前面所述,[44]關於一個屬性【a particular attribute】的範圍如何被描述,也許存在語義上的演化。假如在語言發展史上沒有描述視力弱的專用詞語,那麼就不是亞里斯多德的錯了。亞里斯多德肯定明白一些人視力勝過其他人。一個有力的答復是亞里斯多德是正確的,儘管明和盲容有間體,用排中律【the law of excluded middle】表述為一個人或者能看見,或者不能看見。

在《物理學》中亞里斯多德開放地承認他的大多前輩都把對反用作運動的原理。[45]似乎他自己追隨這一傳統並且至少把這一思想納入了他自己的學說之中。任何人個子低,這並不是一個確定的特性【characteristics】;蘇格拉底也許某一天會長高。這意味著低或高是偶性。它是蘇格拉底的一個性質,而不是成為蘇格拉底的必然條件。蘇格拉底能夠從低變高。它僅僅是描述變化或運動的一種方式。

亞里斯多德在《後物理》中討論了變化和運動的如何發生。關於物體的偶性他說每一物體都有兩種狀態——實現與潛在。[46]例如,橡樹果於潛在是一橡樹,但是橡樹已經得到實現。它不再於潛在是一橡樹。

潛在“或是天生的,就像感覺能力,或是來自實踐。”[47]健康對大多人而言是天生的,但是成為一個音樂家是需要學習的。在每一潛在中,無論天生還是獲得的,都隱藏著為某個事物被移動或改變的能力。大地不會被移動或改變成為一個人,[48]但是建築師會蓋房子,使材料的潛能實現為一處居所。[49]某人或某物必須遵照物體或人的潛能,為了使其潛能實現,如果所需必要條件足夠的話。[50]例如,一個高的竹竿於潛在可以再短些,如果它被遵照砍下一段的話。一個低的樹可以變成一個高的樹,因為它有生長的潛能。

對亞里斯多德天生潛能說法的一個可能的反駁是一個橡果必須於潛能是一個橡樹。

——這不存在一個令人滿意的理由。這種潛能從何而來,以及為什麼這一天生的潛能以其方式存在?亞里斯多德從未回答過這一反駁。潛能的被理解依靠一事物能變成什麼。我們不知道一物變成另一物之原因。

 這一更加複雜的對反學說回答了導論中的三個問題了嗎?前兩個問題被一起回答了。我們認識對反是靠比較,西米亞斯低於蘇格拉底,等等。當我們說“一個高樹”時,我們真正談的是“一棵高於其他樹的樹”[51]或者它高於平均樹高。為了首先生產出高和低這些詞,我們必須製作差別。事物如何從對反一方變向另一方?首先,憑藉前面我們為柏拉圖學說而勾勒出來的困難,回答這個問題不會令人苦惱。我們並沒有武斷地哪個理念有,或者決定何時一人從分有得多,例如低,變成另一個,例如高。其次,假如亞里斯多德關於潛能虎實現的說法能夠更加容易地說明一物體或一人怎樣變化——一個嬰兒于潛能是一個成人。然而,亞里斯多德從未描述天生能過的潛能如何運作——一個橡果如何一定會並且只能變成一棵橡樹。

四、結論

柏拉圖在其理念論中提出了對反學說,但是他的著作沒有最後支持三種對反方法的任何一種。這也不奇怪,因為柏拉圖從未在開端構思過他的理念論,它一定是拼湊起來的。[52]進而,他不能充分地回答導論提出的三個問題。至於一致性,由於他的不能成立的後物理假定,在深入考察下,他也是令人苦惱的。

亞里斯多德沒有製作相同的後物理假定。他的存在學和柏拉圖的存在學極為不同,他相信個別事物更加真實而柏拉圖相信普遍者更加真實。這使亞里斯多德回答尼哈馬斯【Nehamas】道:“為了得出個別可感覺事物的矛盾【contradictory】方面,某些事物必須保持恒定,以便相對【contrary】性質運用到它們上。”[53]

存在學上的差別使亞里斯多德能夠回答柏拉圖不能回答的問題。亞里斯多德可以說,區分的製作僅僅是因為兩個事物的相互比較,而不是因為它們對後物理理念的分有或缺乏。既然事物從分有理念到缺乏分有或分有對反理念——這不是事實,那麼一個物體如何從對反一方變到對反另一方,例如變得更高或更熱。畢竟,本體的首要特性之一就是能夠容有對反。[54]變化出現是因為潛能和實現之間的相互影響,正如物體或人從潛能變向實現。我們認識這些對反的概念是為了解釋一些變化,例如從低到高,從熱到冷,而不是因為世界上的物體能夠分有後物理的理念。總而言之,亞里斯多德的學說比柏拉圖更好地處理了對反學說,因為它沒有被迫去處理那些和柏拉圖的後物理假定相關的問題,它對任何一種對反學說都必須面對的三個問題的回答比柏拉圖做的更加從容,它在內部更加一致。儘管亞里斯多德的學說不是毫無瑕疵,但是在這個有限的話題上它比柏拉圖的更加令人信服。

 

--------------------------------------------------------------------------------

[1]Aristotle, Physics, 188b 27. All works by Aristotle are cited in Bekker notation, and all direct quotes come from The Basic Works of Aristotle, ed. Richard McKeon (New York: Random House, 1941).

[2]G. E. R. Lloyd, Polarity and Analogy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66) 15.

[3]Ibid., “The Hot and the Cold, the Dry and the Wet in Greek Philosophy,” Journal of Hellenic Studies 84 (1964):92-93. See also Lloyd, Polarity, 16-17.

[4]Lloyd, Polarity, 90-91.

[5]Lloyd, “Hot and Cold,” 105-6

[6]Mary Warnock, “A Note on Aristotle: Categories 6a 15,” Mind, New Series, 59 (1950): 552.

[7]Ibid., 554.

[8]Specifically opposites between terms, not opposites between statements. Lloyd, Polarity 161-62.

[9]Lloyd, Polarity 169-70.

[10]Plato, Phaedo 74b-77a. All works by Plato are cited in Stephanus notation, and all direct quotes come from Plato:Complete Works, ed. John M. Cooper (Indianapolis: Hackett Publishing Company, 1997).

[11]Ibid., 102-03.

[12]Ibid., 102b-c.

[13]Ibid., 71.

[14]Plato, Sophist, 252e.

[15]Plato, Protagoras, 332.

[16]Ibid., 332c.

[17]Plato, Phaedo, 70e-72e.

[18]Alexander Nehamas, “Predication and Forms of Opposites in Phaedo,” Review of Metaphysics26(1973):466.

[19]Plato, Republic, 436b.

[20]Nehamas, "Predication and Forms," 480.

[21]Plato, Parmenides, 130c.

[22]Plato, Phaedo, 74b-77a.

[23]Ibid., 75d.

[24]Lloyd, Polarity, 147. Plato, Symposium, 202a.

[25]So for some concepts we have one term, like “justice.” We use this one term to describe the entire spectrum, the other end being simply “unjust.” For other concepts we have two terms to describe the opposite ends of a spectrum, such as “beautiful” and “ugly.” For yet other concepts there are three terms, like “ignorance,” “correct opinion,” and “wisdom,” which describe both the ends and the middle of the spectrum. Is this merely semantic evolution, or would Plato say there is something else at work here?

[26]Plato, Protagoras 332c.

[27]Nehamas, "Predication and Forms," 463.

[28]Plato, Republic, 597-8.

[29]The only way an opposite form could be generated would be by using the law of excluded middle, namely there’s a form of “bedness” and one of “non-bedness.” However, this is such a basic rule of logic that it makes the move nearly worthless in trying to describe the attributes of an object. Besides, describing something as partaking in nonbedness would lead to lots of useless descriptions. To describe a car would be to mention that it partakes of nonbedness, non-tableness, non-horseness, etc. Plato’s purpose was not to use the forms to describe things via negativa.

[30]See note 29.

[31]That we must make the distinctions using empirical evidence is supported by the statements in the Phaedo that we cannot encounter the forms in this life (75a-c).

[32]In the edition cited the word is translated “contraries” on occasion, but since Aristotle has a more specific use of that term I will continue to use “opposites” in the body of the paper.

[33]Lloyd, Polarity 161.

[34]Ibid., 170.

[35]Aristotle, Categories, 11b 15-20. Aristotle also mentions the four classes of opposites elsewhere, but his discussion in the Categories is the most relevant. Lloyd, Polarity 161.

[36]Aristotle, Categories, 6a 35-6b 35.

[37]Ibid., 11b 35.

[38]Ibid., 3b 15.

[39]Aristotle, On Generation and Corruption 319b 12.

[40]Ibid., 319b 17.

[41]Aristotle, Categories 3b 33.

[42]Ibid., 4a 10-11.

[43]Ibid., 12a 26.

[44]See note 25.

[45]Aristotle, Physics, 188a 18-27.

[46]Aristotle, Metaphysics, 1045b 34 and 1046b 30.

[47]Ibid., 1047b 31.

[48]Ibid., 1049a 1.

[49]Ibid., 1049a 10.

[50]An exception are those contraries that cannot be predicated of certain things. A fire will never be cold, for example. Neither would we ever call a stone blind. Aristotle, Categories 12b 38, 12a 33.

[51]Christos Evangeliou, Aristotle’s Categories and Porphyry (Leiden, Netherlands: E.J. Brill, 1988) 160.

[52]Nehamas, "Predication and Forms," 461.

[53]Ibid., 469

[54]Aristotle, Categories, 4b 14.



发表于12:01:0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道说与暗示/马小虎 | 返回首页 | 關於對反道德性質的研究草案/馬小虎  >>

评论

财达证券 (http://www.cs17.com/) 发表于2011-01-11 17:41:19

文章真不错,让人值得回味思考


bishenyuan (http://www.bisy.info/) 发表于2010-11-19 21:21:47

文章真不错,让人值得回味思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