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惟止能止众止——谈谈词类活用 / 长亭公子 | 返回首页 | 村庄 / 郭洪体  >>

2006-03-11
§ . 道-德 / 柯小刚
TAG: 道-德 柯小刚

柯小刚写作中的一本书的一个片断。。。

 

§ . 道-德

 

“道-德”,以这个词的独特书写方法(method,道路,方式),首先意味着对“道德”这个汉语习语的拆解——通过拆解其已然僵固不化的双声词语而回到其原初的“道”与“德”这两个单字的联合——,其次,也是同时,或者乃至在先,意味着对“道”与“德”这两个单字之联系的原初实情的提示。

一个短短的横杠,或者“连字符”——就像在西文构词法中所称的那样——,在这里有望起到这样一种拆解和提示的功能。然而,这不是一种“现代的,太现代的”野蛮构词法吗?这难道不是来自西方语文的一把利刃?它难道不会深深地刺痛汉语的肌理?这样一种做法,如果不是出于追赶时髦——“时髦”,这不是对modern这个西文词语的带着深深的殖民地文化印记的洋泾浜式翻译?——的话,那么它又是出于何种严肃的和必需的考虑?

然而逗号、句号、顿号、分号、引号、尤其是破则号这个更长的剑峰,早就已经深深地植入汉语的气息和节奏,构成了汉语感觉中不再为我们所感知的内在痛楚——或者说已经成为我们通过汉语感知其它痛楚的前提或仁性的觉知能力本身。(痛感之觉难道不是必须以“仁”或一种无痛之痛为前提吗?)而现在,不仅是汉语单字和传统汉语词汇,而且是大量在翻译中形成的词语或固有单字的重新组合,以及各种源于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标点符号,乃至汉语拼音这样一种记录汉语语音和语调的外来记号系统,都已经成为我们汉语的仁觉身体本身。这个身体在持续不断的外来刺痛中一直在不停地变化自身,成长为新的身体,在这个新的身体中,原先的刺痛逐渐转变为对渐趋麻木的身体仁觉的唤醒,以及内化为身体仁觉中不可或缺的灵性感受和生发的元素。



发表于16:27:31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惟止能止众止——谈谈词类活用 / 长亭公子 | 返回首页 | 村庄 / 郭洪体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