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伍庸伯《大学》正解草注/谢夕阳 | 返回首页 | 道路与Ereignis/柯小刚  >>

2008-05-04
五四、共和与新礼乐:“五四运动”八十九周年网上研讨会纪要/海裔
TAG:五四运动 共和危机 新礼乐

五四、共和与新礼乐:“五四运动”八十九周年网上研讨会纪要 海裔/ 会议摘要 北京时间二零零八年五月四日下午,赵寻(中央美院),柯小刚(同济大学),陈赟(华东师范大学),唐文明 (清华大学),海裔 (美国UCLA)五位学者利用先进科技 (很好很强大!)skype举行了纪念“五四运动” 八十九周年网上研讨会。会议持续了四个半钟头,就推进“五四”研究进行了一些新探索。 1. 首先:今天讨论“五四” 的处境是什么?可以法国大革命研究进行比较:法国历史学家傅勒虽然眼见大革命史学在学科体制内部建立起的传统,却发现所有有关的辩论都已经不再与实实在在的政治利害发生关系。今天,我们讨论五四,仍然会牵涉到一些政治利害,但已经远不如以前那么明显,五四更多地是镶嵌在诸多学科体制之中。 2. 1980年代末,随着林毓生将五四描述为全盘性的整体的反传统主义,五四运动的思想意义不再成为我们可以直接继承的遗产。林毓生的判定给八十年代末期的知识界带来了巨大的冲击,甘阳宣布“超越五四以继承五四”,汪晖考证五四不过是某种“态度统一性”的松散同盟,不具备实质性的思想原则,余英时更是发展出一个“激进主义与保守主义之争”前者压倒后者的历史观,五四在中国现代思想传统中凝结知识分子认同的作用也开始衰落。五四运动的意义已经不再是某种直接、明显、单一的东西了。原先那种通过回忆来追索起神圣起源的方式,已经不再可能和没有必要了。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所产生出来的与“五四”的历史距离感,成为我们今天对“五四”进行重新思考的起点。 3. 今天的讨论将对“五四”的考察置于一个新的框架之中:三个共和国的危机,以及对于危机的应对。1911年是第一共和国,结果共和国的第一任总统成为中国的最后一个皇帝,他死之后中国陷入了军阀割据局面;第二共和国诞生于国民革命,但南京政府无力应对内外困境,终归崩溃;1949年诞生的是我们所在的第三共和国。“五四运动” 是对第一共和国危机的直接反应,并直接影响到了第二共和国和第三共和国的危机以及反应。 4. 有关第一共和政治的危机,陈独秀曾说“吾人处共和制度之下,而倍受专制之苦”,所以其应急之道是民主和科学,将传统塑造成现代的对立面,从而全盘扭转中西问题的讨论。但由此带来的问题,将由珍视传统遗产的中国士人承受。梁父的自杀和梁漱溟的由佛入儒,便与此背景有关。 5. 作为革命政党的国民党从“五四”的讨论中汲取了“反帝”的资源,在第二共和期间形成了自身的文化民族主义,认为自身继承了尧舜禹文王周公孔子的道统,并试图将之贯彻到治国与对民众的教育上去。但是,这一文化民族主义过于空洞与抽象,面临着一个政治主体缺失的问题。文化民族主义以国民党政党组织为依托而展开,而这引起了相当一部分坚持“五四”话语方式的知识分子的不满,鲁迅对此反应尤为强烈。关于中华民国的政治合法性的辩论在持续进行,直到被抗日战争打断。而在抗争期间,中共逐渐发展出了一套大众民族主义论述。中共的民族主义是有政治主体的,那就是人民 —— 不是现成给定的民众,而是在革命动员中所产生的,具有自我意识的政治主体。必须肯定,有政治主体的大众民族主义相对于缺乏政治主体的文化民族主义来说,是更准确地抓住了现代政治的本质。 6. 大众民族主义是有政治主体的,但同时具有一些明显的缺陷:其同样依赖于政党组织,其对政治主体的塑造有赖于平等主义的政治运动的展开,而这为文化的保存和生产带来极大的危机。而塑造政治主体的运动本身也不停地造成人道伤害。林希翎对此有激烈的反应。八十年代以来,大众民族主义遭到弱化,而“人道主义”话语地位上升。然而,“人道主义”正是一种无主体的政治话语,以之作为政党的意识形态基础,是无效的,其结果恰恰使得政党丧失理想,落入腐败。 但这种无主体,需要引起反思的“人道主义”话语,本身恰恰是“五四”的遗产之一。 7. 在今日,作为对于第三共和危机的回应,或许需要对于文化民族主义和大众民族主义的某种综合。必须认识到,“五四” (无论是其民族主义,还是自由主义-人道主义)本身就内在于第三共和危机,以“五四”自身的方式,回应一个由“五四”本身所生长出来的问题,恐怕是没有出路的。 8. 那么,最终应该如何面对“五四”?“五四”本身是对旧礼乐崩溃之后共和危机的应急反应,它的意义和局限,也便需要在建设共和新礼乐的目标下得到判定。而在今天问:何谓共和新礼乐?如何建设共和新礼乐?这些问题,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越出“五四”的视域,需要在一个古典的视域中得到审视。


发表于21:53:3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伍庸伯《大学》正解草注/谢夕阳 | 返回首页 | 道路与Ereignis/柯小刚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