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斐多篇》中的“自杀”与“不朽” / 吴飞 | 返回首页 | 海德格尔全集第65卷试译稿 5. 为少数人——为罕有之人 / 柯小刚 [附ASR读书笔记]  >>

2006-03-02
福柯《生命政治的诞生》一文简要导读 / 柯小刚
TAG:生命政治 福柯 柯小刚

这是上学期一次课的简单课件提纲。

福柯《生命政治的诞生》一文简要导读

柯小刚

为同济大学哲学与社会学系社会学本科“专业外语”课讲授

阅读材料:Michel Foucault, "the Birth of Biopolitics", in The Essential Foucault, ed. by Paul Rabinow and Nikolas Rose, New York: The New Press, 2003, pp. 202-207.

一、释题及背景说明:

虽然在阅读材料中福柯没有直接提及古希腊政治生活,但是我们有必要首先从题目的古希腊文辞源讲起,因为这构成了福柯生命政治思考的未明言的深远背景。(我们知道福柯晚年的工作都是围绕古希腊而展开的,如我们在前面几讲中读过的几篇文章,Ethics、History of Sexuality等等,所显示的那样。)

Biopolitics=βιο+πολιτκη(Bio+politikê)

生命(弓)+ 政治(城邦公民之公共事务)

但是,在古希腊语境中,城邦公民的生命既不是在现代自由主义个人(modern liberal individual)意义上得到理解,也不是在“人口”或大面积的人群生活意义上得到理解。古希腊城邦公民的生命自由或自由生命是以有限的空间为前提保证的:很小的城邦国家、人数比例不大的和高度同质的(homogeneous)公民权范围(广大妇女、奴隶和外来移民无公民权)保证了城邦内部政治的和谐。在古希腊城邦政治中,只有小“国家”+小“社会”(但其实“国家”和“社会”这两个词对于古希腊人来说还是完全陌生的东西,此不详及)。这构成了西方文化中最早的政治经验——或者更准确地说,只有这才是“政治的”经验,THE political experience。但是这种政治经验在面对现代社会的范围巨大、高度复杂的结构形式时遇到困难,因为它无法面对广大人群作为一个整体所带来的问题。于是,随着资本主义在西欧的发展,古典自由主义建构出“人口”这一政治学的和社会学的对象,企图以此应对现代的变化。但是,这种宏大叙事的理论建构又带来了新的问题:即加剧一方面是巨大国家机器,另一方面是自由主义孤立个人的两极对立。在此对立中,古希腊的小型和谐城邦生活一去不返。这种对立是最基本的现代性两难处境。福柯的思考仍然深处这一两难处境之中。

二、福柯的“生命政治”是什么意思?

我们要读的阅读材料“The Birth of Biopolitics”是福柯在其1979年(去世前五年)的同名讲座的结语。这篇文章以上面我们补充介绍的内容为背景,从“生命政治”诞生的现代处境18世纪讲起。那么,首先,什么是福柯所谓“生命政治”?

重点阅读P202:

By "biopolitics" I mean the endeavor, begun in the eighteenth century, to rationalize the problems presented to governmental practice by the phenomena characteristic of a group of a living human beings constituted as a population: health, sanitation, birthrate, longevity, race...(“生命政治”,我用来指那种肇端于十八世纪的努力,它试图对[政府的]治理实践所面临的一些问题进行理性化[的处理],这些问题是由生活着的人类群体——他们又被建构为人口[概念]——这一现象带来的:诸如健康、卫生、出生率、人寿、种族等等……)

三、转入批判自由主义的主题(或可涉及:批判一词的康德起源)

第二段起首福柯说:

It seemed to me that these problems could not be dissociated from the framework of political rationality. ..."Liberalism" enters the picture here.... (p. 202)

然后,福柯就全部转入关于自由主义的探讨中了。注意这不是离题,而是抓住了“生命政治的诞生”这个题目中的“诞生”两字的要点:这个诞生及其问题何在?提示:注意下划线的短语“the framework of political rationality”。

背景说明:实际上,古典自由主义正是在古典理性时代,这在哲学上表现为笛卡儿的理性主义,在自然科学上表现为牛顿的经典力学,机械论的理性主义世界观是主流意识形态。自由主义尝试把全部人群建构为一个整体概念“人口”来进行理性化的政治学、社会学处理,犹如古典本体论形而上学把整个世界划分为“广延”和“心灵”,或经典力学把时间、空间建构为一个绝对背景概念以便为力学奠定基础。

(1)在人群治理或生命政治问题上自由主义的起始动机

While any rationalization of the exercise of government aims at maximizing its effects while diminishing, as far as possible, its cost (understood in the political as well as the economic sense), liberal rationalization starts from the assumption that government cannot be its own end. (pp. 202-203)

阅读:p.203倒数5行从Liberal thought starts not from the existence of the state, seeing in the government the means for ...开始,到p.204最上面一段末尾。(翻译)

自由主义的这个初衷还深深地值得我们借鉴。实际上,马克思关于“消灭国家”的共产主义构想,以至中国提倡的“为人民服务”和“做人民公仆”,都是与自由主义的这一出发点不矛盾的。

(2)国家和市民社会的二分?

从上面可见:自由主义的一个根本前提,也是目的,便是对国家和市民社会(civil society)的二分:自由便意味着国家权力的受限和市民社会的成熟发育。这个区分诚然是很具诱惑力的。但是福柯在此问题上比较冷峻。因为他看到这一区分仍然不过是一种特殊的统治技术(technology of government, governmentality)即资本统治技术而已。这里体现了前面所说的现代性的两难。

Instead of making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state and civil society into historical universal that allows us to examine all the concrete systems, we can try to see it as a form of schematization characteristic of a particular technology of government. (p. 204)

(3)自由主义的困境:经济学的考察

接下来,福柯就分别从经济学史和法学史两个方面来分析了自由主义在处理大面积人群政治事务(即所谓“生命政治”)问题上的困境。在经济学上,困境在于现代资本市场这个巨大的难以把捉的人群及其政治生活问题。福柯指出:在自由市场的理想经济发展进程和政府行政过程的最优化之间,总是存在着“根本的不兼容”(basic incompatibility)。

阅读:跨越p.204~205的那一段。其中,注释:

1、所提及“physiocrates Table”为法国“重农学派”的经济表。(physiocrate由希腊语φυσις+κρατος自然+统治构成。)点击此处获取关于重农学派更多说明

2、法文“Le Capitalisme utopique de l'idéologie économique”为“《资本主义与乌托邦:经济学意识形态批判》”。

(4)自由主义的困境:法学的考察

阅读205页中间一段的最后一个长句:

The "state of right," the Rechtsstaat(德语:法权国家), the rule of law, the organization of a "truly representative" parliamentary system was, therefore, during the whole beginning of the nineteenth century, closely connected with liberalism, but just as political economy--used at first as a test of excessive governmentality--was not liberal either by nature or by virtue, and soon even led to anti-liberal attitudes (whether in the Nationaloekonomie[德语:国民经济] of the nineteenth century or in the planning economies of the twentieth), so the democracies of the state of right were not necessarily liberal, nor was liberalism necessarily democratic or devoted to the forms of law.

State of right,合法的国家,有赖于议会的代表性。但是,在这里福柯指出议会代表制却往往走向非自由乃至反自由。这是现代性两难处境在宪法学上的表现。



发表于10:03:06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斐多篇》中的“自杀”与“不朽” / 吴飞 | 返回首页 | 海德格尔全集第65卷试译稿 5. 为少数人——为罕有之人 / 柯小刚 [附ASR读书笔记]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