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虚拟历史/柯小刚|海裔 | 返回首页 | 从文质史观来看世俗社会与超越精神问题/柯小刚  >>

2008-04-13
关于counterfactual和像的讨论/海裔|柯小刚
TAG:海裔 柯小刚

海裔:counterfactual的词源学考证


以下文字出自本人博士论文前言。英文单词counterfactual 在古希腊文与拉丁文中并没有直接对应。在中世纪拉丁文中有contrafactum一词,但其意思与今日的counterfactual并不相同,指的是对原本或真实的模仿。

... neitherLatin nor classical Greek has any single word strictly corresponding to theEnglish word “counterfactual” we are using  now, although this word itself isobviously the conjoining of two Latin words “contra” and “factum”. 1 Before English made this conjunction, the two Latin words had already come next to each other in the legal aphorism “Nemo contra factum suum proprium venire potest”(“No one can go against his own deed”), known as theprohibition of “venire contra factum proprium.” It is commonly held that this aphorism derives from Dig. 1, 7, 25 pr.; However, the word in Dig. 1.7.25 pr is not “contra”, but “adversus.” 2 Etymologically, the word “counterfactual” derives from the late Medieval Latinword “contrafactum” (whose verb form is “contrafacere”). But the meaning ofthis word is essentially differently from that of “counterfactual”. As PeterMarshall points out, 3 the English cognate of “contrafactum” at that time is “counterfeit”. In art, Contrafactum refers to a suitable copyor reproduction of an original model. Therefore, it carries the connotation of “resemblance”or even “imitation”. Some contemporary Greek scholars use αντιπραγματικός, αντιγεγονικής or μη πραγματικός to refer to counterfactual reasoning. But this is atotally new invention based upon translation, not a conventional use passeddown by the classical tradition. All in all, ancients do not have an exact counterpart for our English word “counterfactual”.

1 This use of the Latin term "contrafactus" and itsvernacular cognates are discussed in a fascinating article by Peter Parshall,"Imago Contrafacta: Images and Facts in the Northern Renaissance,"Art History 16(1993):554-79.

2 Thefull text of Dig. 1.7.25 pr. is: “Ulpianus 5 opin. Post mortem filiae suae, quae ut materfamilias quasi iure emancipata vixerat et testamento scriptis heredibusdecessit, adversus factum suum, quasi non iure eam nec praesentibus testibusemancipasset, pater movere controversiam prohibetur.”

3 Peter Parshall, "Imago Contrafacta:Images and Facts in the Northern Renaissance", Art History, Vol. 16 No.4December 1993, pp. 554-579.


柯小刚:
现代counterfeit与古典mimesis(如在《理想国》第十卷)之间的不同可见之于一个小小细节:那就是被仿画作的画框是否被画进仿作之中去。画框不被画进去,这是counterfeit,画框连画一起被画进去,这是mimesis。counterfeit不画进画框,便是去除参照系,所以它造成的不只是假像,而是系统假像,不只是仿造,而且是仿冒,不光是模仿,而且是代替。从中可见古今问题的不同境况:柏拉图的问题只是如何对付诗艺作为mimesis的问题,所以要驱逐诗人,马克思、西美尔面对的货币问题,德里达面对的伪币问题,则是counterfeit的问题。这个问题在现代性中特别突出出来,与资本体系的建立关系重大。在胡塞尔那里,这个问题被认为发源于近代几何学的代数化。所谓欧洲科学的危机,就是“可代性”造成的危机。几何学的图形并不是任何意义上的像。恰恰是代数化带来世界的系统性图像化。这可以从好莱坞的黑客帝国等电影通俗地反映出来。这在海德格尔那里叫做世界图像的时代。他往上溯源到拉丁语ratio对希腊语λογος的转译,以为这是现代技术理性的肇端。海德格尔的世界图像思想可能源于尼采的假像思想,而尼采的想法则源于印度。在中国长远的佛教传统中,世界作为系统假像的问题在汉传佛教的各家各派早经深入思考,尤其表现为华严法相思想和唯识宗庞大精微的详尽描述。世界图像的时代就是世界工厂的时代,其中关联的枢机在于货币和计算。硬币、纸币在金融系统的电脑屏幕上显示出来的数字,在股市交易所的电子屏幕上显示出来的数字,是这个时代的神的epiphany。黑格尔大逻辑的数量部分对于马克思资本论的影响可能是根本性的。德勒兹称自己的哲学是纯粹量的哲学,是一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办法,能否对治现代性,可能如马克思一样悬。


海裔:  作者中心主义应该是近代以来的现象.
      “主体” 被发现,于是作者签名就变得很重要.

柯小刚: 应该是这样

海裔: 而镜框跟主体是联系在一起的
      参照系 —— 个人的经验 —— 专名
      这个关联在古典的框架里没有意义

柯小刚: 好像不对,我说的画框,是无论主体签名与否都不能消解的参照系。
试想:临摹一幅画是怎么回事,把一幅画本身当作一个静物来写生入画又是怎么一回事。这之间的区别是无关签名与否的。

我的意思,除了画框之外,还有透视角度的问题。

海裔: 恩,这里牵涉到把临摹的原画当作对事物的再现,还是事物本身的问题
      不过这个争议在艺术史上何时出现,还需要历史的考证.

柯小刚: 临摹仿作相对于原作来说,是无透视角度的;把原画当作一个被摹写的对象来画出它的mimesis,则是有透视角度的。
        画中之画,这是个古老问题了,呵呵

海裔: 不过,透视法本身也是文艺复兴时期发展成熟的
      跟解剖学的大发展同步
      所以你说的争议的出现,我想是文艺复兴以后.

柯小刚: 解剖学在古希腊肌肉医学里就有其根源,透视在希腊几何学、雕塑、和建筑里,也有其渊源。

海裔: 这个问题是在什么样的历史语境下提出的,恐怕值得专门考证
      其提问的方式,对于教廷的柏拉图主义是一种溢出

柯小刚: 历史的考察是一回事;我们也可以一般性地问:仿作如果本身是一幅画的话——毫无疑问它是一幅画——它与被仿的原作是什么关系呢?是在一幅画里含有另一幅画吗?很难这么说,因为它并不是把另外一幅画“画进”自己这幅画,而是要把自己这幅画“画成”另一幅画;它与原作是同一幅画吗?显然不是,因为它本身也是一幅画,另一幅画,否则就不叫仿作、伪作。

但理想国里床与床的mimesis之间的关系则与此不同。

海裔: 我们之间实际上并不冲突,是提问角度不同:你指出一个问题所在,而我从历史角度指出, 这个问题的提出,是在文艺复兴之后。

柯小刚: 是啊,我所说的实际上是在支持你的counterfactral辞源考证工作,并且试图发明这个工作的实际意义啊。

为什么counterfactual这个现代英文词语在希腊罗马找不到对应词?那是因为现代性的counterfeit相对来说是一个新东西,不同于古典的mimesis啊。就counterfeit,我要说的是:现代性是一个系统假象的时代。而古典哲人对mimesis的驱逐,还建立在被模仿之物的真实基础之上,但这个真实基础在现代性中已经不存在,所以为了对治现代性问题,驱逐诗人就没有打在点子上了。
在这个意义上,尼采、马克思、弗洛伊德、海德格尔的、福柯的现代性批判,都是有见于现代性作为系统假像的系统批判。但吊诡的是,任何系统批判由于不得不染上现代性的系统性病毒,而往往难免本身即成为现代性问题的一部分,从而加剧现代性的系统危机。陈赟前日讲的毛游击战的问题,即同此。但反过来更是毁灭:最后的武士电影片尾武士持剑与现代化军队决战,为什么不去抢来敌人的枪炮,进入现代系统的黑客帝国,然后与现代敌人战斗呢,因为那样的话,他们会觉得,还没有打就已经输了。所以电影的基调是矫情的怀念封建贵族的浪漫主义,不堪一击。


海裔: 恩,这么说很有启发
       让人思考历史学和美术之间的关系......

 



发表于12:29:35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关于虚拟历史/柯小刚|海裔 | 返回首页 | 从文质史观来看世俗社会与超越精神问题/柯小刚  >>

评论

cynric () 发表于2009-01-06 16:32:07

太深奥了,超于我们这些非专业人士的理解能力


amiee () 发表于2009-01-05 14:26:40

看完至始至终不知conunterfactual为何物,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