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拍的言说(601-610)/老拍 | 返回首页 | 为了夜晚而战,为了月亮而战/寒羽  >>

2008-01-26
我们必须走出自己的语言/寒羽
TAG:寒羽 岳麓门

我们必须走出自己的语言 

寒羽


晚饭后,坐在电脑前,我愁思百结。我很为自己难过。25了,在学问上毫无进展,没有一篇像样的文章。不止一次,发奋要读完一本书,可每次都是只读了几页便放弃了。比以前更懒惰,也比先前更没有希望。我说过,我要学会耐得住寂寞,甘于坐冷板凳,寒窗苦读而不是急于求取功名。但我发现,我越来越等不急了,我的耐心被时间一天天的消耗,我厌倦了这漫漫的白天和黑夜。每当,看到身边的朋友,在学术上有起色,我在暗暗为他们高兴的同时,也为自己的裹足不前伤怀。我有太多的灵感的火花,但都放任它刹那生灭。好久了,心思就像戈壁上的风,没有方向的吹着。我知道,我不能放弃,因为我的梦还没有死。我还很年轻,只要给我十年的时间,我一定能创造出属于我的思想事业。但我怕,怕我的心会把我的思想谋杀,在时间的路上。

人真是奇怪的动物,被情绪裹挟着,不得自由。难怪斯宾诺莎要说:自由就是用理智来克制情感。但说说容易,做起来何其难哉?毕竟,圣人是少数,更多的人是大千世界的一粒尘埃。我知道,我曾经和肉欲战斗过很多年,我以前写的日记,见证我的失败,因为在日记里,到处是我放纵情欲后的忏悔,有的文字现在读读,还能读出悔恨的眼泪。我觉得我活在自己用语言编织的梦里,在这25年,我只有很少的时间走出自己的语言世界。语言是我的牢笼,我不过是语言的囚徒。我很想打破监牢,逃出来。

人是否能走出自己的语言?我现在才明白,为什末许多毅然去死的人,只字不留的沉默的离开人间,没有祷告,没有悔罪的语言。自杀不是在反抗生命,更不是对抗生活,而是向语言证明“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维特根斯坦在其后期的哲学文本中,揭示出私人语言的不可能。我觉得,当他说出这句话时,内心一定很沉重。如果私人语言是不可能的,那末,我们就没有一刻走出语言牢笼的希望,哪怕所有我们自认为的向来是我属的内心独白,其实也都不过是“一叶障目”“掩耳盗铃”的自欺欺人之举。可以说生活世界,没有给个体留下任何的私密空间,哪怕内心的角落,甚至在梦境也都说着大家共通的语言。这就是祛魅和铁笼的悖论。

我们必须走出自己的语言,不然我们的生活的一切都会曝光,信息社会将使我们的一切毫无秘密可言。为了持守我们内心的秘密,为了让我们不至于成为语言的完全意义上的囚徒,我们需要重新恢复我们内在的情感。斯宾诺莎的话,不是要我们抛弃情感,而是让我们的情感理性化,只有理性化的情感,或者说经过理性规范的情感,才能使我们更加本真的自由。自杀,虽然是一种反抗,但自杀后的世界,不是世界的“寂静”,而是“死亡”。墓地里的风声,不会沉默,他只会更大的咆哮,扰乱世界的寂静。

世界的“寂静”,是一种无声的呼唤,呼唤人,穿过自然这个公共的空间,返回到内心的语言。
 



发表于21:35:03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老拍的言说(601-610)/老拍 | 返回首页 | 为了夜晚而战,为了月亮而战/寒羽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