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幻想/楼观台 | 返回首页 | 沉河的诗学/老拍  >>

2007-12-08
诗数首/紫光凝
TAG:紫光凝 丽泽门

城   

 

城 秃头的秀才

干杯吧

过度劳苦 身心疲惫的秀才

干杯吧

 

装书的脑袋是船

身体是躯壳

呼吸盘桓着 

不是每晚 都渴望安稳的大床

 

你躲起来

依然是夜的猎物

冰冷枪筒残杀在霓虹灯光

 

古老 没有这个名称

没有不喜欢坚硬的石头的

没有人不希望 街道如熟透的乳房

 

永远熟悉的巢穴

囚笼里的母亲们

快快长大吧

面如洪钟的人们 敲击着记忆

 

 

有种女人

 

女人们占领了南方最后一个岛屿,

有些人比她们地位还低

不愿意参与纷争 不愿意把爱情逼到走投无路

女人们用奶水喂养远离土地的蝗虫

用充实的汗水给蝗虫整夜的星空

虽然 夜晚的庄稼早已睡熟

高跟鞋 声响碰坏了多少个脑袋

一次次 身边有味道相似的人 渐渐飘过

家乡小巷气味浓浓的安居乐业者们哦

凌晨 自在的所有男女老少

自在的所有泪水 各奔东西

 

 


绝望之歌

 

 

绝望中先论证

然后长大

不是猴子

不是绝望盐水湖

饮酒作乐的花花草草

 

故居如我的秋天 我走过你们 走过早晨的猫头鹰

石头城市啊 请铭记那些走过你黄昏的人

 

荒芜的雪花来临了

像一张捅不透的红纸

街道里每个人都是猴子 长大 啃啮着脏土

 

街道里 抬棺材的人民手牵着手

脚丫踩踏者自杀者的私人隐私

 

绝望的歌谣唱得手舞足蹈

绝望的红领巾如火的飘

 

 


关于四季

 

有几个冬天 就有几个渗透进季节里的叛徒

春的时令来了 口口张大 唱 没命的唱

夏天 时令如此硕大 榕树下我们吃瓜吃瓜

秋天从来就是这样感伤 从来就是收获海水的浅滩

苦行犯点烟的时辰 在冬天 望着茫茫的日子 自由的脚镣

在大大小小的行程里 失掉的双腿

独自走远了 为何必须是远方

或者粮食?

 

 


农民

 

都是农民们失去的好日子

日子压着肉体

蹂躏仅存信念的概念们 波波袭来

偶尔是白天勤劳的蜂群 偶尔的夜晚

酒醉的破坏狂们度过圣诞

 

都是被风筝牵引的一对一对

谁料得到呢 今天河水满溢

明天几碗麦子换几碗水

今天哥几个睡到天亮

明天睡到地下

成为千年的新矿

 

 


所堕玛一日

 

明日 假如依然痛快降临

试该如何安排后事?

黑暗里的好时代 假如

门口没有弧线 无所事事的信众

能过逃得劫难?

 

蹲在大树底下 三个陌生路人

火焰烧着他们的手指

树枝烧坏所有潮湿的手指

烧毁肮脏的暮色

伤痕让他们读懂彼此

而他们真的懂吗

 

蹲在天堂里的人们啊

寂寞的面孔

你们好么

度日如年的你们

 

10.26.07
11.1.07改
11.8.07改
11.20.07改毕

洪水再来

 

 

我们坐忧伤的长椅

我们尝青海湖盐粒

我们每个早晨都低着脑袋

我们是工匠抛出的板斧

 

我们编清脆的鸟笼

我们抚摸妻子和女儿

我们每个夜晚都只等着

我们即将远行 永不回头

 

 

请佛

 

 

请来佛国的精神几尊

死生白头不肯搔

碧空闪念架虹桥

请来历史的破解者几尊

 

安慰人们

空洞的大千世界

欲望如门前的葡萄树

 

 

 

去往爱琴的船

 

 

西渡

上瘾的人们踏碎此岸

爱琴海边

坚硬的臂膀伸展成山

 

春风

送出山海关门口

岸边的妻子泪流成笑

岸边的孩子撅着嘴 呼唤爸爸

 

春风吹跑男人们的誓言

女人们的眼睛是标记

舵手你好

那吹拂死亡愿望的飞鸟你好

 

秦岭 此第一座山

水手茂密的胸膛如倾盆大雨

压迫着这唯一的山

降落黄土坑中的大雨

是海之名

那不可抗拒的婚嫁

 

死神眷顾的民族

彷徨的邯郸学步者

爱琴的果实快点收获

快点长大的孩子们

盼望着归家的船

 

 

 

免费的晚餐

 

 

被免费的晚餐欺骗

最后一次吃掉免费的自我

 

幼稚的儿童不提防天鹅

不提防天鹅广场支离破碎的云彩

 

插把旗杆在肩膀上 或把

痛苦统统插在肩膀上

 

没有必将灭亡的兆头

淡忘一段日子

撑住骨头 相信

幸运还会来到

 

然而

 

谁是免费的洞穴野牛

谁会允许抚摸

 

10.27.07
11.4.07改
11.20.07再改


亚洲开始

 

 

亚洲开始 快开始

漫溢的海水吹翻了你 亚洲

你是融化的冰雪

是阴阳

是最忙碌的出嫁女

 

亚洲开始 快开始

栽好九棵松 如九盏长明的灯

母亲和父亲重归于好

昆仑和地中海再度接壤

月亮的名字谁来称呼 亚洲

别慌别慌

 

亚洲开始 快开始

盛夏 勇敢而健康的王子们

记下纸船般愿望

记下祖先世世代代的心愿

哀愁 久已沉睡的城

刚刚点亮

 


给儿子

 

给你 我亲爱的宝贝

为什么不能这样叫你

即使你已奔向空无

 

给你 向日葵上蹲着的天使

妈妈是你温柔的画笔

爸爸是个祝愿

小小的祝愿

 

给你 倒在西伯利亚 倒在冷杉林

没有温暖的手把友谊点亮

你频繁的画蛋糕和雪橇狗

频繁的安慰肚皮

泪水长出冰凌

 

给你 播种的农民

和爸爸一样 依依不舍

过去时代的职业留恋者 病态分裂

乡村敏锐鼻头的沟渠 如雨后的猎狗

眷恋着咱家的老红薯

火焰般的手掌 压住童年的大树

 

给你 我亲爱的酒缸

你的目光比诗歌更适合歌唱

老骨头不朽 肩膀扛着城墙和喜鹊的巢

咱家的水塘不朽 听啊

鞭炮在头顶敲响

我亲爱的宝贝 年关还是到了呀

 

 


证人

 

 

不要背叛自己的职业

不要为身体作伪证

不要被陌生石头堆砌的密不透风

不要偷偷写下欠条 烧焦点钞的手指

不要蹲在山下 不要懒散抱怨

不要忘记走出伙伴的手掌

不要仅仅仰望天空

不要放弃饮水

 

 


北溟有鹿

 

北溟有鹿

回首笑

脚步追逐

猎枪的眼珠紧紧的盯

背靠悬崖

战争是个弃儿

背是三月富贾

腿的刀币

南方 那长寿的雪山

高于所有民族的白塔

 

 


大海的幻觉

 

海上

水鸟从船尾坠入波浪

太过专注于思考

空气在昨晚淡淡的响

 

星星眨眼

如新娘的头盖

木桨旋转

莽苍野外蒸腾的马血

 

 

新郎何处

 

 

钢筋水泥的梯田 坟墓太多

阴风乍起的窗台 流星频落

 

每个夜晚都是交易

每场交易都与自由无关

 

愿作个新郎

愿拿筷子为你夹菜

 

花开在伤口和缅怀里

道路不曾结出真实的果子

 

笛声悠悠 一个同龄人

黑了眼睛

 

10.28.07
11.23改一跃

 

玫瑰皎洁的望着你的过去

耶路撒冷的手 白熊乳房温热无比的手

双腿是多利亚石柱

支撑所有悲伤的神庙

或者 偎依在深井目光里的星球

从一口粮食飞向另一口

从凝神观看到缓缓走路

同胞 沉默的所有女人和男人

拒绝电灯的流浪汉

拒绝洗礼的自虐狂们

不要诫牌和高架桥墩

不要玫瑰和朵朵流星

只要最后一跃

苦难的树根

生活在天地深处的民族

醒醒

 


未来之歌

 

大泽中 水之弓如期而至

仿佛明早再也不见太阳

两个瞎子 奔走在无数圆点

寻着圆点上居住的群落 握手或者诉说

 

即使是今天 跛脚者依然稀少

地球仿佛永恒的圆点 背后是无尽的群山

和沼泽似的金字塔

 

没有不经过映像之他者可以存活的

没有不挖掘虚空来填补罪恶的

即使是今天

照耀都被复制

 

即使在今天 月 独自沉思他的结局

她是圆点一个

我们总是尽在掌握

 

 

冬天,或者如今

 

 

冬天来了

羽毛暖和的很

渐渐暖和的冬天 长出了绿斗篷

 

航行已久的破冰船 发现众多罹难者

孤岛上栽祖先的种 星球坟墓超越光速

 

倘若问起气候如何辨认

闭上双眼 深吸进整个虚拟幻景

你会长出羽毛 像长出辐射的灯

 

冬天 一个记忆中的字眼

祖先们滚烫的花园模糊了

生灵只剩 大大的脑袋 大大的眼

和即按即用的电子开关

 

如今啊 四季在哪里

冬天犹如顽固的手指

人们勤劳的于宇宙背景里流浪

懒惰的我只想沉睡

 

 

 

 

从我身边飘过

像许多女人飘过

花朵径直绽放

 

赴虚空中写生吧

为单调的天空图上颜料

 

你是蓝色的血液

今天 差不多最后一个女人

为了古老的概念

整装待发

 

冰河

 

 

远远的控制别人的心灵

探索精神科学的人们狂妄

把我扔在哪里 才配危险的大床

假如明天 机器无法控制旋转?

高架马路消费着我们 谁竟可生养父母么

假如明天 太平洋结成厚厚的冰

风雪里 谁竟可烹食子女么

远远的控制别人心灵的科学家

住手吧 请法律瓦解在你们面前

没有自然在心中长留

没有太平洋水上静坐的佛祖

如此的纯粹投入 究竟为了什么

这个迷雾的星球

如此所谓纯粹

 

 

剧场之影

 

暴风雨把面具打落

贪婪的商人收敛金币

枪炮声如白浪的同盟

战船的身躯渗透了胜利

呼吸急促的人们一个两个

泪水会否更加酸涩

毕生辛苦的冷静者呵

向我们走来

撕去历史的面具 和朋友们一同站到山顶

领袖是伟大的戏子 也同我们一同眺望

洗雪了破旧街道士兵 如观众 郁郁葱葱

其中不乏肃穆者

汉朝的侍卫死了许久

尽过许多职责


10.29.07
11.23改

 

 

正在下沉

不知晓

不占卜

面孔变呆板

记忆 轻拂如尘

皮肤是无从穿透的铁盾

 

黑夜抚摸村子里每一张网

血液咸腥 溅到井中

不知所措 审判官

收回长鞭

愁绪满腔

 

风摸过的砖头

生根发芽的砖头 酿出时间

埋没者的酒 时间这个精神紊乱的疯子

 

羞于储存水源的未来家庭

心胸多么博大 河流如路人遥望

可有人

觉得寂寞

象形文字 劈头盖脸

渐趋失落的指引

一坠到底

 

寻不着歌谣 皮塞 和欢喜童年

保佑吧 大鸟

积累起营养留给弟弟们吧

大鸟如早逝的母亲

不可轻浮

不可比喻

 

坠落的太阳

残片的形象

细心整理起所有露水

从这里 在早晨

整理支离破碎生活的人

命运如纸

10.30.07
11.25改

 


华表夜歌

 

 

假如

哪天消失 请别为我伤心

陌生人 我们曾是溪水

每晚流到清晨

 

倘若如此 伤害了一种可能

来自阿里斯多芬无尽噩梦

情绪散了 就请骂我 就请痛哭

为了逝去的角色

在剧中

 

起风了 你感觉到么

如此多的眼睛凝望着我

今夜 只想写你

 

从自身逃出来的一切是我

别忘记拔掉电源 别忘记寒冷

刚刚来临 从自身逃脱的尝试全是徒劳

 

只有确切的人前来

才能得到安慰

睁开双眼 目光包裹你的身体

陌生的来者都可能有罪

因为他们慕名而来

 

风 吹进骨头

渐渐把我吹向春天

如此渴望的太阳是爱情

如此漆黑的夜晚是等待

 

空气里 寻不到安稳的位置

让雨水纷纷划出界限

被语言的嘴唇覆盖 夜晚啊

包括你遗忘了的一部分

 

你说得对 我信任你

你说夜晚如同受伤的水井

没有人会帮你度过童年

没有人会强迫你记住童年

没有人把你打捞

 

即使 你姗姗来迟

依然与我无关

胡乱吹拂的风

没有任何边缘的自怨自艾

何时结局?

 

假如能点一支烟

忘记深潭般处境 赞美你

你是童年的单车 棉花糖

和圆圆的苹果

我哪里舍得吃 我依然赞美你

 

灯熄了 萤火虫照亮了战争和奇迹

写诗不可以取暖

此时该往何处去

写诗 提前经历伤悲

不属于我的误解和奢求

 

这一夜

我熄灭了


11.4.07
11.25改


红蝴蝶











鲜血
闭上眼
继续沉睡
想起一些人
忘记另一些人

11.25

 

 


只是走过

 

 

我走过二号建筑工地

走过四块砖头和腐烂的草坪

走过匆匆回家的许多愿望

走过树林的公寓

 

我走过月亮下的垃圾桶

走过红色的消防栓

走过老师们的烟灰缸

走过夜里酒醉的嘴唇

 

11.28

 

 



发表于17:59:03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幻想/楼观台 | 返回首页 | 沉河的诗学/老拍  >>

评论

Amelie () 发表于2007-12-28 11:16:47

安稳的大床~萨宾娜的那张大床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