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放者的悲歌——评米兰·昆德拉的《无知》/大玮韩 | 返回首页 | 诗数首/老拍  >>

2007-12-08
觉-思/归来子
TAG:丽泽门 归来子

觉-思

归来子

我能写什么呢?这是一个夜里。窗外漆黑一片。我坐着,一个人静静坐在夜里。夜色包含了我。夜色美丽,温柔。岁月的河水一点点的流过我的身体,淹没我的身体。如德勒兹说,他读是他想要飞。我写我想要的是去寻找自己的形式,建造自己的结构,象建造一所房子那样。当然,我写是我也想要飞,我想拥有自己生命的形式。但“写”总是先要让人沉下来,时时看着自己。你总不能把自己的房子建造在云彩里。

生活-世界是一个大水塘。你生活在这个水塘里,你是一只鱼。你是鱼。你要不喜欢在水里,你可以时不时的冒出来,观察天地和世界。你也可以因为不习惯在水上,沉入水里,自个儿悠游玩乐。你可以完全自由地选择自己生活的形式,这个生活-世界是你的,你是这个生活-世界的中心,它主要由你构成。那个你从水里而冒出来的动作,我把它叫做“觉”。觉是一种上升的,放开的,绽放的状态。有觉意味着有道,得道和见道。道包含了我们一切。道充塞在我们以及事物之间的空隙。道是粮食,友谊,或智慧,春雨和阳光。你从水里盛放,张开,象一朵美丽的清洁的荷花。而那个你从水上而下沉的动作,我则称之为“思”。思总是意味着下沉,你必须凝神注目,集中精神,好像你要在水里沉好一段时间,你才能到水面上漏个气。否则你便不知道落在水下的是什么?那些思想者要想弄出点思想来,不是也要沉下去酝酿几阵子吗?它可以深深地契入到事物的内部,或者凌驾于事物之上,沿着事物的表层活动,它都是一些接触和亲熟事物的形式,它需要我们开动脑筋和敞露心扉。我要说的是,思是一个个在事物之内/之上游牧的游子,它出游,返归,再出游,天马行空,充满变化和跳跃,刚动,稳健而成熟。它是游子,它游牧过,它正在游牧,它将要游牧。每一个游子都标记着你,你走过的,在走的和要走的道路。

通常我们既不全在水下生活,也不全在水上的天空中生活,我们坐在水上生活。我们眼目所见的水是个特殊的位置。上接天空,接雨水,接阳光。下面是无穷无尽的水。这就说,我们的生活需要觉-思。而且这是个无尽止的过程。就象航行在浩淼无际的大海上。

 



发表于17:46:41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流放者的悲歌——评米兰·昆德拉的《无知》/大玮韩 | 返回首页 | 诗数首/老拍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