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知识分子角色转换的现代性思考/大玮韩 | 返回首页 | 但是生活,生活/归来子  >>

2007-10-21
答家日书/归来子
TAG: 归来子 丽泽门

答家日书 

归来子
 
家日兄:

      见信好!望兄平安,康健!合家欢乐,幸福!

自收到兄的来信已逾多日,久未回信,还望兄勿怪!与兄别后,益复无聊。以至今日,独坐愁苦。原先时候在思想和写作上的积累,对这些东西的追求和琢磨,于今想来,怕是淡漠不少。我想,之所以造成这样的结论,是由于我自己对事业,生活和写作的态度还不够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勤勤恳恳。正如你我所知的,我们要想在写作和思想的地头有所精进和收益,是非得需要我们先耕耘不可的。没有一分耕耘,怎来一分收获呢?有如我的农民父亲们种庄稼,不事先作好锄地,播种,施肥和除草的工作,或怠慢之中的任何一个环节,又怎能谈丰收呢?在秋实的时节,只能“两手空空”,“顺手摸不到任何东西”。这是一套系统或结构或道。我们要做事,做学问做文章,其中定然也存在这样的系统。这个系统修正,警醒,督促和锤炼我们的心性,行为和道路。系统总是预先给予的,我们给予,我们被给予这样那样的系统。要到达某个位置上去,我们便需要遵照着系统的内在要求去办事,小心翼翼地行道。我们只有在这样那样的系统中间站稳自己的脚跟,遵道微行,才可能生长,熟而成之。我想到,写作有写作的系统,求道问学有求道问学的系统,这些东西由于是我们“后天”的生活中碰到/习得的缘故,要想写作,要求道问学,便需要我们循其系统之道路/化迹去切近之。而要写作,写作的东西需要我们日日月月的积累。或者说,我们需要观察天地日月,水文地理,鱼虫鸟兽。这种观察是积累的形式。我们常常在户外闲游逛荡,或在屋子里翻看别人的书和文章,便是为了积累我们日后的写作材料/基调。我们要细心地看多少作品,最终才能写出自己的作品来?我们常说,做个东西不能凭空兴起,全无章法,没模没样,要有个样子,像个样子,这个样子不是想要就要,想有就有的。样子包含着它应是的,和它所是的。而一旦要写出来,我们首先要认识它的样子,心中有它的样子。而这个样子从何而来?这个样子需要我们慢慢的细细积累。不停顿的叨问是一个积累方式。比如写作的事情,写作是什么?我们为什么写作?思考这些东西就是为写作准备种子和肥料。而写作作为一门技艺,我们要写作,便是要寻找对写作的接触和切近,也就是对写作这件事情的了解,亲近和熟悉。它需要我们作好各方面的准备,比如心性,方法,题材和理想。想兄生性隐忍通达,抒情思辩,是块写作的好料。在兄之来信中,字里行间透出的自在逍遥之情致,宁远开阔之襟怀,则是我坚信兄可以写出好作的缘由。

念兄之来信,谈及作家冯骥才先生对青年学生的殷殷期待,想冯老心怀之坦荡,真切,是吾辈应当记取的,也是吾辈当努力发愤的。而写作有很多种的形式,不止是写,写的这一挡子事,它还有其他的东西。譬如农民田间的勤恳劳作,也是一种写作,农民们把锄头和木桶当作写作的笔杆,种地,浇肥,锄草。还譬如村子里的娃儿们到处游玩打闹,娃儿们用自己天真的心性不竭的力气,勾出了自己何等欢快盎然诗趣的童年。农民父亲们每年都有好的收成,五谷丰登,足食丰衣。娃儿们一年年趟过童年的桥,欢快天真,勾勒出诗一般的画卷。你能说他们的结果不美吗?

人生漫漫长途,能说没就没了吗?你走过的错误的路,别人还会走。你看过的无益的书,别人还要看。我想到,人生实在是个大东西。人生有道。生而有道。而活着就要参人生的道。胡过乱过,精打细算着过,也都是参道的形式。你不能说谁昏愚,不懂事,不得道。每种活法得每种活法的道。不能强求,这也不是可以强求的事。人生有好多的东西,在躲藏着我们。你可以说它害羞,说它罪大恶极,说它玄妙绝伦,但它都在躲着我们。我们仍然需要积累,去找,探问,摸索,山下求索,去走出自己的路来。我们要转变我们的观念,态度和精神,要转变我们思问的东西,要改造我们的灵魂。我们每个人都处在这样那样无论哪样的转变之中。我们正在变好,变善,变得知情达理,或变恶,变臭,变得愚昧无知。谁又知“道”呢?基于一种行道的经验,日常所见的经验,我们要求转变,需要内在的转变,因为我们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为了不辜负这些巨人的基托之功,我们努力寻求对这个世界的接触。我们寻求不是为了逃避自己,这种寻求也只为权宜之技,我们寻求是因为我们身体内还有许多未完成的东西,是因为我们的心田还是空唠唠的。我们企望通过这种寻求来填补心中的空位,缺失。况且这么些年来的生活,生活这东西肯定把我们身体内的一些东西用坏了,一些东西早就发生变异了。我们寻求也是居于这样的考虑,通过寻求的东西来修复我们的原来状貌。

行书至此,也算略谈了我的意见。待兄复信,再叙。我的情形无恙,勿以为念,兄当努力自爱。

 

                        

                                                 自豪

                                             2007.10.5
 



发表于16:12:44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对知识分子角色转换的现代性思考/大玮韩 | 返回首页 | 但是生活,生活/归来子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