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姑娘/涂草 | 返回首页 | 答家日书/归来子  >>

2007-10-21
对知识分子角色转换的现代性思考/大玮韩
TAG:大玮韩 知识分子 丽泽门

对知识分子角色转换的现代性思考 

大玮韩

最近发现了一个问题,即自已不会愤怒了。愤怒这个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愤青,不成熟的逮着什么愤什么当然很好笑,然而没有了“愤”劲不也让感官麻木,生命力衰退?从清末国人受辱以来,好多代志士仁人号召“强身强种”,为的就是要保持国家民族的奋进意识,努力图强,振我华夏。百十年来,这种“强种”意识已深入到了各代“食肉者”的政治焦虑中,并在文革时借用马克思主义外衣达到了高潮,谁知最终却落得虚火过剩,不得不回过头来从长计议。

八十年代末的政治风波与随之蜂捅而至的市场大潮对我们进行了彻底阉割,我们都变成了没有脾气的人。一时间,“流感”盛行,患了“流感”的人呢,就会变得缩头缩脑,畏首畏尾。五四式的知识分子在激进的政治情怀受挫之后,或退居学院玩味学术考据,或投身经济探索学识与市场间的“软着陆”。而与此同时,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公众知识分子却未能在社会各个领域内及时地生长出来。当然,这种状况最近在各方学人的努力之下,已有所改观。但我们都清楚,问题依然相当严重。知识分子中犬儒意识依旧占上风(尤其在拥有话语权的人群中)。这一方面根因于没有很好地营建出一个良性的公众知识分子的生存空间,另一方面也根因于知识分子自身参政议政意识、关注社会民生意识的低落。而之所以有这种低落,则是因为知识分子的断根状态,从而缺失一种公共责任认知的自觉。在改革开放的进程中,原本阶层比较单一的社会,突然出现了分化。而面对这一分化的现实,并没有人认真地去做研究分析,即使政府也只是将之简单解释为先富后富以便实现现代化的策略。这样不但在通常百姓中造成了阶级认同的混乱,致使其政治诉求不明;同时也使得知识分子的情感认同出现了危机。知识分子对特定阶层的情感认同决定其言论的倒向。作为特定阶层的利益代表,知识分子有责任也有义务,尤其在该阶层没有言论权的情况下,表达出该阶层的诉求。而这即要求知识分子深入到其所代表的特定阶层的生活中,了解该阶层成员的社会生存状态。然而,在社会主义向来求同不求异的心态下,政府很难立足现实,认真客观地面对各阶层的分化与矛盾。知识分子的犬儒化也使得他们很少有人对当前社会的民生状况进行关注研究,进而使自已可以于各现实利益体中自觉地站位。以此种种,都不仅致使社会各阶层的真正成形异常艰难缓慢,同时也使得各阶层的利益“和解”遥遥无期。

在我们开展现代化的进程中,知识分子似乎只扮演着两种角色:一种致力于将官僚政治的平稳运作及市场经济的实现形式合理化、合法化;另一种则以温和的不合作姿态确认或修正前者所确定的合理与合法(那些享受沉默的投机主义者也属此类)。这样,我们就会发现,真正的愤怒没有了,一切都成了“温文尔雅”。现时所谓的愤怒,大多流于情绪化,与社会责任和民族(或个体)生命力基本脱节。无人欲愤,无人敢愤,成了我们的生存现实。如何改变这一现实?我以为知识分子在寻求自己的角色担当之时,至少要做到以下几点:

第一、培养新的精英意识。精英意识的培育有助于防止知识分子的犬儒化。它可以随时随地地提醒他们:必须找到适合于自己的角色担当。而不论是在寻找过程中,还是在担当的过程中,都有必要保持自身的生命力,即要设法使自我“愤”起来。同时,需要说明的是,这种新的精英意识决不是传统精英意识的翻版,它抛弃了传统中知识分子的“上帝”角色,而选择以更平民化的参与姿态出现。

在将“愤”的优良传统引入到当下构建的轨道中来的同时,知识分子应当对之可能引起的破坏性有所认识,尽量将这种现实破坏度降到最低。注意保持和提高自身对现实的敏感力,怀着“愤怒”、“不满”的建设激情,投入到对社会的关注中来。

第二、在社会阶层的图景不甚明了之前,防止知识分子自身利益的特殊化。当前,知识分子在没有对社会的分化做出足够反思与研究的情况下,提前将自己的利益与社会中他者的利益对立起来,强调自我价值观的与众不同,从而自已把自己跟周围的社会隔绝了起来。

第三、独立人格的塑造。我国知识分子因长期独立人格的缺失,而形成随波逐流的生活惯性。在帝王时代,知识分子多依附于政治,清末以后又有大量知识分子依附于商贾。民国时,由于社会多方面原因,知识分子内部严重分化,在大批左翼知识分子(包括国民党的左派)的努力下,一种强势的批判性知识阶层出现。这一阶层所起的破坏作用是被历史(民国政府的倒台)所验证了的,也正因此,新中国成立后,政府多次打压和阻止已散落的批判性知识分子再次以团体的面目出现。这一度使得对抗的知识阶层彻底失声。当前,我们在实现现代化的进程中,提出要构建和谐社会,走科学社会主义之路,这必然对知识分子的社会角色有一种新的期待。如何获得并坚守自我的独立人格?这是当前知识分子们不得不深思并且试图着手解决的问题。

最后,我们怀着一种被游戏所召唤的急迫心境,以尼采在《善恶彼岸》尾声中的一句话结束全文:

Wo bleibt ihr, Freunde? Kommt! 's ist Zeit! 's ist Zeit!

你们在哪里,朋友们?来吧!时间到了!时间到了!
 



发表于16:05:46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姑娘/涂草 | 返回首页 | 答家日书/归来子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