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漂浮/涂草 | 返回首页 | 姑娘/涂草  >>

2007-10-21
秋临小记/涂草
TAG:涂草 散文 丽泽门

秋临小记

涂草
 
清晨起来,蓦然地发现,窗外楼下的地上竟然湿了。推开窗,抬头仔细看看,空中正洋洋洒洒地下着小雨。伫立稍许,一阵微风拂来,顿时不觉打了个寒战。心中忽然一惊,又升起几许不解与怀疑:昨日还是朗朗炎日,高温天气,今日瞬间天公怎么就变了脸面。我站在这夏秋交界的接壤处莫不充满好奇。是夏走了,秋来了吗?

赶紧,轻轻掩上窗,回屋穿衣,说时迟那时急,因着吹了凉风,赶忙披上衣服还是止不住地打了个喷嚏。向窗外望去,只见绿叶抖动不已,莫不是,刚刚算是秋姑娘和我开的一个小小的玩笑,她正站躲在叶子的背后偷偷地笑呢。我是个很少去关心天气预报的人,总是个人之见地认为那实在是一件多此一举的事情:当天的天气当天不就知道了嘛。所以,这清晨的天气于我就是一个突如其来的惊喜,外面已经凉风细雨袭袭,我却还穿着短裤短袖呢。

只好赶忙翻箱倒柜地去寻找秋衣。慌乱中脑海不觉地浮现出一些昨晚梦醒时的情景与声音,才想起,原来秋姑娘的到来并不是没有跟我打一点招呼呢。是的,我忽然记起,在半夜时自己曾被骤然降温的天气冻醒,虽在迷蒙中没有十分在意,但已有稀疏的雨声从窗外飘进屋中,钻进了我的耳朵里,那轻轻的声音仿佛轻盈的脚步,又好像柔声的呼唤,似乎秋姑娘在说:我来了,我来了。只是,当时我过于沉迷在与周公的棋局之中而忽略了这美妙的声音罢了。此时,我倒是有几分遗憾,可惜昨夜未起来细细地观雨,那样,不仅能独自倾听秋的低吟浅唱,也可以去追逐一下夏姑娘离去的背影。

走在潮湿的马路上,不得不承认,秋,她真的已经来了,夏,她真的走了。仅仅一夜之隔,再也感受不到昨日夏的火辣的热烈与俏皮的激情,取而代之的是秋的透彻的清凉与沉实的浪漫。马路上俏丽的姑娘们换下凉鞋穿上长靴,男人们披上了潇洒的西服外套,老太太与老头子们拎着菜篮子的胳膊上都多了一件马甲或是毛衣。雨在不停地下着,从昨夜开始,到这个清晨,或许,还会一直下到今晚。并不大,细碎的雨滴像一粒粒细碎的银子一般叮咛。我倒是希望它能多下几日的,好让我好好地嗅一下秋的迷人气息。

路上撑起雨伞的人并不多,行色匆忙。偶尔也有几位和我一样悠然独步的。人们总是说,下雨就一定是天上有人在哭。我要说,这初秋的雨水决然不是泪水,这是脚步,是秋姑娘降临人间的脚步,它清凉且稳重,风韵且成熟。这也是问候,是秋姑娘初来乍到对人们的问候,它拂去夏之炎热与烦躁,带来秋之高爽与平和。这还是礼物,犹如春之三月繁花,夏之六月葱茏,冬之一月落雪,是秋姑娘独自特殊的珍藏,待雨季过后,才得以叶落归根,才得以红枫似火,烧遍海角天涯。

这是时光中崭新的一天,日历上崭新的一页,季节里崭新的一个季节。连绵的细雨洗去了昨日的海浪一般滚滚的风尘,带来今日湖面一般平静的轻柔。人们的心情似乎顿时就由着这初秋的雨水变得尤为凉爽,愉悦而恬然起来,脚步虽如同昨日一般忙碌,却不是那么腾云驾雾一般漂浮,而是一种脚踏实地的沉实。眼中不再是那些仿佛灰尘飞舞一般的躁扰,而是和雨水一般晶莹剔透的悠远。

也许,你要说这不过是一场普通的雨,任何一场雨,气温都会有所下降,何以见得就真的是秋来了呢?为什么不能是夏姑娘临走时轻轻挥别的裙裾?我要肯定的说不是,全然不是。看,马路两旁的那些高大的梧桐,这些季节的见证者,守卫者,它们对季节的更替是最为心知肚明不过的了。瞧,瞧它们的枝干,瞧它们的叶子。这些粗壮的枝干因着春雨的浇灌而发出鲜嫩的绿芽,而绿叶又因着夏雨的磅礴而愈发葱茏,但是如今呢?枝干已因着秋雨的潇潇而显露出历尽岁月风雨的苍老与遒劲,叶子更是不用说了,绿色逐渐褪去,一点点泛漫开来的是那枯槁易折的蜡黄,似乎一具具慢慢走完各自生命历程的肉体,马上就会成为天边陨落的星辰。秋雨,是唯一能够打落叶子的雨水。低头看去,地上已是落叶纷纷了。

转眼,又到了傍晚。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已经一整天。天气愈发寒冷了。不一会儿,天就完全黑暗了下来。这个时节的日子似乎突然间就短了许多。秋,不像夏,一定要闹到很晚才肯和人们一起似睡未眠,她早早地就拉下了窗帘,好让忙碌了一天的人们早早地安眠。

秋实在是一个滋养懒惰与适宜睡眠的季节。不要说在这宁谧的夜晚,即使是在午后,即使窗外依然有建筑工地上的机器轰然作响,只要往床上一躺,把被子暖暖地捂在肚脐上,裸露出小腿去享受凉风袭袭,不消片刻,就在浑然之中惬意的睡去了。反倒是此时,缘着午睡的充实与舒适,尽管已渐入深夜,坐在窗前却是没有丝毫困倦。眼睛也似乎是由着雨水的洗刷而变得愈发明亮起来,仿若黑夜深处的两盏闪烁的明灯。

春,像温柔的母亲,夏,像热烈的恋人,冬,像纯洁的妻子,那么,秋呢?这如同另外三位一般美丽但又更显几分成熟风韵的女子,该在我们的生命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呢?我不知道别人会如何定义与感悟,但是我,要赞美她那温温尔雅的气质,要感谢她那轻言细语的呵护,这雨便是她恬适的安抚的手。她——这个在无声之中悄然来临的秋女子,她是我的姐姐。她正坐在我床头边上的那张椅子上,巧眸含笑地看着我,看着我在她清凉无比的呼吸中——安静地,睡了。

 



发表于16:01:34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  漂浮/涂草 | 返回首页 | 姑娘/涂草  >>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