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祗、英雄幼年被弃主题的解析/李竞恒 | 返回首页 | 历史(人类)学想象的想象和缺失/李镇超  >>

2007-09-29
自杀和家庭暴力的谋杀/崔海峰
TAG:崔海峰 东林门 自杀

自杀和家庭暴力的谋杀

 

 

崔海峰

 

 

 

 

 

一、导论:“自在-孤独的私域空间”和权力世界的碰撞与错位

 

 

社会权力以某种主体形式和置入方式对人的生活世界进行介入。如果需要对这种介入本身的价值意义作出评价,那么就必须首先根本性的对权力本身的力向形态以及本质性基础作出详尽或概述性的准确和深入的描述、考察和探微。

 

现代性的权力谱系的叠层化的力向形态始终竭力与苛求的显摆:对“人道主义”基础地位的强调;对身体效应-恶性相关项的排斥与抑止;对“权力化理性”的强置;对具体化“自由”权利的追取;对群体和个人心智的规范和塑造。

 

我们在此无法对权力演变进化史作出全面的分析性描述和相关阐释。但很显然,如同法国思想家福柯在其《规训与惩罚》中所表达的观点,始终贯穿着全部现代性权力谱系的基础和出发点是,对“人”本身给予认同和尊重;对“人”本身的态度向现代性精神的进发发生着根本性的逆转,规训术已不再重点于对肉体进行血腥与公开的摧毁。

 

因此,从对现代性权力谱系的视域轴心点的“人”本身这一启示性视角出发,引导我们认识到,一种自在发源而喷涌出的关于人道主义的始发性界定的自为体系或许可以应然解答现代性权力的本质性基础和权力自身权利的问题。

 

人道主义,其首要的是关于对人的本质属性和人最深层义理的神性自由的涵义和内在祈向作出界定和论述,并在此神性经验的基础上发延出人具体的世间经验,即人在世界之中的根本态度和价值祈向。

 

人之所以为人,人的存在最根本性的基础场域和最终的突显意义就是人必须与那个使然整个世界存在,决定这个世界存在和显貌的绝对物本身以一种通彻与自明的某种连结方式发生交互关系,这也就是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所在,亦人之所以更接近于“神”的本质性证明。如果这个绝对物与人的交互存在被彻底性的抹杀。那么,我们也就无法谈论人的任何存在意义。对人来说魂灵的生存与健康永远比肉体的生存与健康更为重要。而魂灵的健康首要的就是要与人或可能是人的肉体发生关联。否则,人本身及其肉体彻底的处于真空与虚无之中。而关于最深层的神性“自由”的经验和践履性问题,我们以一种人道主义的抽象论说方式来给予解释:人的“自由”的最高和最终的意义是,人与绝对物之间的交互关系必须是通彻自明、灵魂的无衰微和交互的永恒无碍。此种人的“自由”就是“至善之境”和“最高价值”的含义。也是“善性”(善行)倡导的根本缘由。

 

因此,在以“人”本身为至尊之轴展开的现代性权力谱系的内在建构之中,“人-道”交互的神性经验场域是作为权力源发存在的根本基础和权力谱系互联机制构成的最终决定因素;权力必须接受其生猛却隐默无声的决定性导引;权力必当映射与迂显神性体验世界的丰绕之域和其对世间活动的自觉性意识。

 

但是,现代性权力却在关注对人的世间具体的生存和活动的监督、管理和规训的同时试图通过一种灵魂改造术的复杂机制构成出人工化的机械灵魂以使得从人的内在性之中挤压进一种权力自身自构的权力运行的“法”的基础,从而使人自觉的服从权力的力向指导。而不是在这一基础的奠定视域中引入并突显“人—道”神性经验的决定性意义及其权威性。现代性权力谱系中的人道主义式的关怀处在一种对本源遮蔽的“无根”效应之中;权力对其真正本源的发言与回应几乎是完全沉默的。因此,在无比切近却又无比遥远的社会权力与“人-道”神性经验场域的关联中,这种关联意味着“碰撞”和“错位”。其所碎散迸裂出的猛烈花火伴随着死亡和悲怆的巨爆声响:生构出无根态的、僵死和虚无的群体主义意识世界;“人—道”神性经验场域滑向一种它自身“意谓”的“自在-孤独的私域空间”。

 

权力对“人-道”神性经验场域作为自身“根”意义的遮蔽,而将人的“人-道”神性经验场域置于人的心灵隐幽和幽暗的“最深”和最黑暗的底部。或许,这一最深源、最本质性的自在的人与自身灵魂的相会之所,只有在这一人的心灵的凄戚和孤寂的“夜”的黑静中被空灵的心灵之眼感悟、探微和触握;“人-道”神性经验的场域在与虚无的权力的群体主义意识世界的撞裂中永远意味着或许只能在这最孤独的凄悲中以个体的私域化的人的静悟方式才能被重新开显的“自在-孤独的私域空间”。

 

那么,究竟如此于人的深层中的孤独的幽深、隐暗和神秘的“自在-孤独的私域空间”是为何貌象呢?世间的人的沉郁而深邃的心灵之眼又如何在自身孤寂深沉的践履之途中隐微且切实的探寻出在这一“自在-孤独的私域空间”中自身灵魂的真实所处和灵魂的涌动所祈望的它不懈寻归的绝然自由的空灵天堂?而权力与“自在-孤独的私域空间”的生生撞裂是否同一的四射出错位而融聚的光芒机遇?

 

展开对“自在-孤独的私域空间”貌象的描述与对作为实际由它生根挺冒的决定性产物的权力及其谱系的分析和梳理是处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