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11
道里沙龍第三屆年會“鬼神之義”
TAG: 中庸 鬼神

道里沙龍第三屆年會鬼神之義

2006年1月7日,上海師範大學,主持人:郭美華。會議論文:

鳶飛魚躍與鬼神的如在 / 柯小剛

“鳶飛戾天,魚躍於淵。”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
只有在此純屬文/面幻象的如在世界中,那純屬不可能性的中庸才有必要以及才有可能在魚躍鳶飛的上下頡頏中小心翼翼地敞開一個“淵淵其淵、浩浩其天”的巨大現象場域,以及使得這個現象場域化成為“肫肫其仁”的敦厚道-德。

《到來的中庸》第七章:中庸之道:作為一種全面深邃的文化理想 / 陳贇

一、“致廣大而盡精微”的文化理想:當下地打開天下,個體地接納全體
二、“藝”:中庸之道的當下抵達
三、至德無文:文明的盛極之處到來的總是質樸
四、中庸之道與現代世界:是什麼使中國和自身脫離?

鬼神經驗何以可能? ——墨子經驗主義鬼神觀理解(初稿) / 郭美華

墨子之所以將歸而為鬼之後與經驗性在世的有效溝通訴諸于先王經驗,顯然一方面是肯定溝通本身的經驗性維度的必要性,一方面也是承認一般經驗性在世與鬼之間的閉塞性。如果對於神的如上言說表明經驗以為必須經驗的東西被經驗為不可經驗而進入經驗中的被讚歎的東西,那麼,對於鬼的言說,則顯露出必須被經驗的東西被經驗為不可經驗而逸出經驗外的被敬慎的東西。

邊界與超越 / 周原

方法:無法逃避的責任
主體:“超越者不可被超越”的困境
超越:不可能的任務


发表于09:15:53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2006-02-11
黑格爾《精神現象學》中對“教化及其現實王國”的討論 / 張軒辭
TAG:黑格尔 张轩辞

黑格爾《精神現象學》中對教化及其現實王國的討論 / 張軒辭

這是我去年上靳老師《精神現象學》課的課堂報告,主要是一個整理和復述的工作。。。


发表于07:32:12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2006-02-11
海德格爾全集65卷翻譯草稿1
TAG:海德格尔 柯小刚 翻译

海德格爾全集65卷翻譯草稿 / 柯小剛 譯(未定草稿,僅供批評,謝絕轉載)

§13.抑止 

抑止是基本-情調,因爲它調校著此-在和本有之基礎的原建基(Ergründung),從而也就調校著此-在的建基。。建基于此-在的歷史是偉大之寂靜的庇藏的歷史。只有在此寂靜之中才仍然有著一個民族的存在。。。將來,我們是否仍然會被校定入一個歷史,一個似乎與人們現在所持有的歷史完全不同的歷史。。。如果一種歷史,即一種此在的樣態,仍然會被贈予給我們,那麽,這只能是偉大寂靜的庇藏曆史,在這一歷史中以及作爲此一歷史,最後之神的主宰將敞開和型塑諸存在者。。。抑止:在無-基礎中的創造性的堅韌(Aushalten)。

§11.本有-此在-人 

本有:在歷史性人類的最內在急迫性之最外在歷史境域中的確定之光。
此在:中心-敞開的(mittehaft-offene)因而也是庇藏著的之間(Zwischen),在諸神的來臨和逃逸之間,作爲根植于此之間的人。

§12.本有與歷史 

歷史在這裏不是被理解爲諸多存在者領域中的一個,而只是著眼于存有本身的本現(Wesung)。。。本-有(Er-eignis)是源初的歷史本身,這也許可以被闡明爲:在這裏,存有的本現(Wesen)首先是被“歷史性地”把握的。

“建基”部分章句 

基礎之“保持在離去之路上”,即它的無-基礎性,時間化著和空間化著(zeitigend und räumend),同時逸出著和迷醉著(entrückend und berückend zumal),從躊躇著的自行放弃中被調校(gestimmt)出來。

§115,§116,§117“跳躍”部分頭三節

§115. 跳跃的主导情调(Leitstimmung)→→跳跃,这个在开端的思想行动中最冒险的行动,把所有熟知的东西都抛诸身后。。跳跃因而表现出如此一种假象,仿佛它是最无所顾忌的东西,但实际上它恰恰是受着那种畏怯[5]之调校规定的。
§116. 存在历史→→在从第一个开端过渡到另一个开端的准备工作的起始,人们并不是踏入一个尚未发生的什么“时期”,而是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历史领域。
§117. 跳跃→→“基本存在论的”沉思是从第一个开端的终结到另一个开端的过渡。而同时这个过渡也是跳跃的发动,只有通过这一发动,一个开端尤其是那另一个开端——这个开端经常被第一个开端所赶超——才能发端开始。


发表于01:19:52 | 阅读全文 | 评论 (0) | 引用 (Trackback 0) | 编辑



分页共25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